高校科幻
高校科幻平台官方账号,专注于科普科幻文化类文章的创作与传播。

校园新星(第117期)/肖潇:遇弯截角,逢正抽心

原创

本期受访者:肖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本科生,科幻小说《三体游戏点•囚笼》获2019年三体同人新生力大赛三等奖,科幻小说《超越极点》获2017科普科幻作文大赛一等奖。

采访实录

高校科幻:您创作的科幻小说《三体游戏点•囚笼》在2019年三体同人新生力大赛中获奖,如果让您介绍这部小说,您会怎样向大家展示它的精彩之处?

肖潇:那可能要看看情况了,如果是很短的时间,1min以内的话,我觉得我会说这本小说讲了一个“心灵”的故事,到底如何看待“我”这一哲学概念,以及人类的存在本身意义是什么。此外就是,埋设了很多三体正文的梗啊什么的,相信喜欢三体原著的读者都会喜欢的。

高校科幻:最初接触科幻的时候是以何种方式?您是何时了解并主动接触科幻这一类型的作品的?

肖潇:梦开始的地方是北京四中科幻社,在当时社长的影响下看了《三体》和《基地》,我觉得我找到了最适合我的文学模式了,所以就开始激动地写科幻啦~

高校科幻:您对科幻的理解是什么,对于当时暂不了解科幻这一题材的您来说,科幻是怎样吸引到您的?

肖潇:在现在的我看来,科幻是人类对于一切极端性的终极关怀,那些在我们现在正常发展的社会中所难以呈现的,被掩盖的情感与理论,都将在这一最为极端的文学载体中获得绽放。这也是他最开始吸引我的一点,这里的点子数量比其他所有地方都要多。

高校科幻:您最喜欢的科幻作品类型是什么,主动创作首部科幻小说时是因何契机,第一次进行科幻题材的创作给您的感受是什么?

肖潇:科幻作品我都挺喜欢的,呃,硬要说哪一种接受程度最高,我想还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写的《三体》吧,这里面的文化背景,历史观念以及故事的设计都是我目前看了许许多多作品里面最贴合,最打动我的。主动创作科幻是由于科幻社里面要举办的活动,我就第一次拿起了笔,然后开始写:写啊写,结果发现我是唯一一个写完了故事的哈哈哈哈。整个写作过程带给我一种从憋屈到畅快的过程,尤其是一个作品即将收尾,所有伏笔都一一启动的时候,那种愉悦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高校科幻:您的小说《超越极点》中夜龙两次被眼泪浸湿眼眶,对家乡的思念和对炽热阳光的向往都令他留下泪水,两者之中他选择了后者,结尾“用黑夜赋予的黑色的的眼睛寻找光明“是与之相呼应的吗?为什么会安排”日半球的富家子弟向光“的视角来叙述这篇故事呢,向光是否只是为了衬托夜龙的精神的存在?

肖潇:首先我需要说明一下,《超越极点》这本小小说是一篇不折不扣的考场作文:他是我在一次科幻作文大赛上用三个半小时的时间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现在你看到的文本是当时留下的一手资料后润色的结果。所以呢,很多地方会显得有点处理的太粗糙了些吧,包括你在问题中提到的这个“富家子弟”的事情,其实当时的思路就是来自达尔文跟着探险船队周游世界这个历史潮流,我觉得可以在这里做一点点致敬,所以就用他来做了个对比。在这个潮汐锁定的星球上,追求光明被我阐述成了那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精神品格,并且把“黑色的眼睛”这句话拆成两部分,体现了一种对真理和美好事物追求的那种东西吧。主角不是衬托的,至少我觉得不是哈哈哈。

高校科幻:《超越极点》中“向光“和”夜龙“的名字寓意是否就是追求光明,但是两人均未平安回到故乡,这样略显悲剧性的结局是否有些消极?

肖潇:说真的,你难道不觉得这样一个结局才是最积极向上的嘛哈哈哈哈,在我写的那部大长篇《不朽》里面,主人公张恒还因为核辐射过量一点一点蜕皮死亡呢,可能只有写那种日常故事的时候才不太容易死人吧,所以在我小说里当主角基本得做好便当的准备(雾)。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年轻写作者来说,有些时候笔力并不像真正的作家那样有力和充沛,但是我依然需要尽力把我想要传达给读者的喜怒哀乐,还有角色本身的升华充分表达,因此就很多时候会采用一些悲剧一些的结局或者处理手段。我相信我的文笔不会让大家为任何一个角色的死而感到“吃刀”之类的,读者应当可以从中感到一种更高的慰藉,一定是这样的。

高校科幻:您对于现阶段自己的创作状态有何评价,您认为您最好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

肖潇:我现在比较忙着科研的事情,你知道的,发SCI的大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整个做实验到写文章的过程非常的漫长,这占用了我许多的时间。所以从大三开始,我的科研实践就占据了几乎所有的课余空隙,所以新的作品已经少了很多了,整体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但我并不会感觉非常难受,因为我每一次的好点子,好故事都是来自于我平时工作学习中偶然想到的一些东西,我会和舍友讨论,会上知乎搜索一些其他人的看法。这样一来,我就能把握住真正令人激动的点子,写出好作品。灵感只是幻想打上现实的花火,现实与幻想缺一不可。

高校科幻:现在或未来当创作与读者的喜好出现冲突时,您是愿意遵循自己的思路还是更多考虑读者,向读者的喜好靠拢?

肖潇:我应该在退休以前不会成为一个职业的写作者吧,也就是读者并不真的喂我恰饭,我也不会像那些网文作者那样一天码个好几千字,所以我的作品必然是代表我个人想要和大家分享的许多东西。当我没有特别想分享的时候,我会选择停下,要先让自己为一个故事,一个点子感到振奋,才能同时让他人感到有趣和愉悦。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舍本逐末了。

高校科幻:您个人最喜欢自己创作的哪一部作品,原因是什么?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您心中对这部作品持着怎样的想法或期待?

肖潇:毫无疑问是我最长的长篇小说《不朽》,这本小说其实年代非常早,在我满18岁之前就基本创作完成了,可以说是对我人生前18年做出的诸多哲学思考的一个大总结(笑)。这本小说从文学性上来讲写的不是很好,非常冗长,人物描写和情节其实看起来有些幼稚,但是里面的思考,尤其是关于“我是谁”,以及意识与身体的关系之类的情节设计,到目前为止我都是很满意的。另外就是,这是我目前唯一一篇完全是自己想要写,因此开始写的作品,不为了参加某些比赛或者什么的,因此就显得格外珍贵。

高校科幻:在创作长篇科幻作品时,您有遇到哪些困难,是怎样克服的?有什么创作经验分享给大家吗?

肖潇:最大的困难就是大纲的设计与实际写作时笔墨铺陈方向的微妙差异,我必须时刻把握主要的方向,但又要足够信马由缰(不然写出来的文字没有活力),再有就是事情太多,没时间写作吧。这些想克服其实有些困难,因此我非常建议大家在有时间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多写两笔,没准这就成了你青春年华最好最完整的回忆了。如果实在遇到卡文写不下去的时候,我比较建议放下笔进行复盘:好的点子都是从虚空中产生的,那时候你未必一定握着笔或者看着电脑,一定要尝试回溯你感到激动的源头,找到那个让你当时觉得赞叹,想要写下来的理由。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作品足够真挚,才能打动读者。

(完)

评论
(刘浩)
少傅级
已阅
01.03
易微尘
少师级
科学知识,就是科学知识!
2021.12.31
石林科协
学士级
2021.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