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智库
正本清源,传播常识。

埃及政府将迁往“新行政首都”

瞭望智库

按照此前总统府的声明,从12月1日起,埃及政府将迁往“新行政首都”(New Administrative Capital,NAC),并进行为期6个月的试运行。

2021年11月3日,埃及新行政首都新外交部大楼。图|新华社

开罗以5000年的古老历史与横跨尼罗河的雄伟气势,成为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和文化圣地。自7世纪被穆斯林征服以来,这个国家第一次将权力中心迁移至开罗以外。

那么,埃及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丨李雪妍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生

编辑丨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忆往昔,“胜利者之都”

开罗,曾畅饮过历史的醇酿。

公元前3100年美尼斯统一上下埃及,在尼罗河两岸建立新都“白城”,古希腊人称之为孟菲斯,若从当时算起,开罗的历史可追溯5000多年以前。

2020年12月31日,埃及首都开罗,尼罗河上空上演烟花秀。

641年,有“伊斯兰教时代阿拉比亚四位天才政治家之一”称号的名将阿慕尔·伊本·阿绥,率兵沿着亚伯拉罕、冈比西斯、亚历山大、安太俄卡兹、拿破仑、哲马勒等人先后走过的古代国际大道,攻占巴比伦堡,并在此建立起一座兵营——弗斯塔德。此后,它逐渐发展为城市。

【注:阿慕尔·伊本·阿绥:(عمروبن العاص),古莱氏人,伊斯兰扩张时期赫赫有名的大将。他足智多谋、易怒好辩、骁勇好战,早期因征服约旦河左岸的巴勒斯坦而树立起威望,后助穆阿威叶夺取了哈里发之位,被称为“阿拉比亚四位天才政治家之一”。

弗斯塔德( فسطاط),意为“营地”,相当于叙利亚的查比叶、伊拉克的巴士拉和库法等三大营地。641-642年,阿慕尔在此建立了开罗第一座清真寺,即阿慕尔•伊本•阿绥清真寺。】

969年,法蒂玛王朝发兵征服埃及,在弗斯塔德东北几千米的地方筑起新城开罗。据传,建城之夜,象征“胜利之神”的火星在夜空中闪耀。4年后,开罗成为国都。

之后,这个城市先后经历了艾尤布王朝、马木鲁克王朝,成为新兴的东西方贸易中转地,由此迎来“黄金时代”——成为中世纪少有的大城市,居民达到五六十万。

1517年,土耳其人入侵埃及,将其并入奥斯曼帝国,开罗降为省会,加上地理大发现后贸易中心西移等原因,逐渐衰落。

17到18世纪,部分埃米尔离开开罗南部区,西迁到更别致的阿兹拜科耶区,到18世纪,47.7%的埃米尔居住在哈勒吉的西岸。

【注:埃米尔,阿拉伯国家的贵族头衔。】

1798年,法国入侵埃及,短暂殖民带来的破坏与建设,从理念和行动上,将这个古老国家推上了现代化之路。1805年,穆罕默德·阿里建立起阿里王朝,并以开罗为都推行现代化改革,这座城市再现生机。之后,伊斯梅尔(1863-1879年在位)西化改革时,下令在旧城以西到尼罗河之间建设欧式新城,开罗城由此不断扩大。

1882年英国占领埃及后,外国移民不断涌入,城市人口持续增多。

2

止不住的人口爆炸

1952年独立后,总统纳赛尔着手建设遭到严重破坏的城市,并进一步开发尼罗河三角洲地区,建立岛屿和城市滨水区。政治和社会趋向稳定,使开罗人口大增。

2021年11月15日,埃及开罗,人们拥挤在一个地铁站的卫生中心等待接种新冠疫苗。

70年代,埃及的城市化起步,“开放”政策的实施,为开罗步入世界大都市之林创造了条件。人口爆炸问题随之而来。1970年,开罗人口约为590万;1980年升至972.4万,增长率远超同期发达国家。

实际上,为了缓解人口猛增给开罗带来的发展压力,早在1976年,时任总统萨达特就开始以美国的“卫星城”为模板、推出沙漠新城计划,陆续搞了十几个,如斋月十日城、萨达特城等,然而并没有取得什么显著成果。

到1996年,开罗人口达到1460万、占当时全国人口的1/4。政府没有考虑到高昂的房价、拥堵的通勤、配套设施的缺位、房地产商的炒作严重影响了普通老百姓的居住意愿,让这些卫星城最终沦为“鬼城”。到2014年,这些卫星城的总人口尚不足100万。

塞西上台后曾发起了一项名为“两个就够”的运动,呼吁埃及民众少生孩子。从实际结果来看,也不是很乐观。

埃及人口约1亿,每年增加的人口超过200万,未来40年内总人口将达到2亿,其中大部分都生活在仅占全国面积4%的尼罗河沿岸。大开罗市区目前的人口超过2200万,已经严重超过了适宜居住的警戒线800万人口。预计到2050年,开罗人口将达到4000万。

埃及总理马德布利指出,人口增长已经成为埃及面临的最大挑战,影响到埃及的国家安全。

3

拆不动的“死人城”

由于近代化起步较晚,开罗缺失科学的市政规划,导致了许多问题。

*交通

城市设计者把政府部门分别设在了商业区和卫星城市纳赛尔城,工业区被安排在城南的卫星城赫勒万,而居民区大多扎堆于北城。很多人每天早晚都要跨越城区,随着人口的增长,交通问题愈演愈烈。

*“死人城”

人口猛增、土地使用缺乏规划,导致住房短缺。开罗至少有112个规模不等的贫民窟,多分布在历史悠久、低矮破败的老城区。占地面积约6平方公里、14世纪来开罗富人的墓地,甚至也成了城市贫民的蜗居之地,被称为“死人城”。

日久经年,这些区域成为城市规划和管理的死角,街道狭窄,缺少垃圾清运、消防等基本公共服务,不但不能保障水电供应,甚至没有下水道。

贫民窟陷入了拆不动、又难以改建的僵局。另外,居民随意搭建住宅、乱接电线等在其他国家被明令禁止的违规操作,在开罗几乎不会被当作问题。

4

特权阶层盘根错节

从纳赛尔时代开始,军人便是埃及最重要的政治势力。

独立后的埃及,成为中东各种矛盾的焦点。此后发生的三次中东战争,埃及都是主要参与者。1973年“斋月战争”胜利后,作为奖赏,政府给予士兵们在开罗等城市居住的权利,并给他们安排工作。

军官对国民经济的控制越来越紧密,当政府推行国有化时,很多国有企业都由军官掌控,参与经营管理和规则制定;穆巴拉克政府推行私有化改革,非但没能使埃及进入市场经济阶段,甚至使国有企业彻底沦为军官们的私产。

军官们不但支配着重工业、军工产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领域,还延伸到通信、旅游、房地产等行业中。埃及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多有军队背景,其他企业难以与这类特权型企业竞争,只能依附其生存。开罗有大量的军人垄断企业,有资金、有市场、好办事,附属企业与员工不断向这里集中。

同时,埃及的军队和公务员阶层都在迅速膨胀,到1992年时,一度占据了总就业人口的1/4。军人和公务员不但有稳定的工资收入,还有种种其他不可言说的收入,拥有较强的购买力。于是,更多的人依靠服务这一阶层而生活。

迁都,在分散人口压力的同时,或许也有打散此种依附关系、分散军队/公务员利益集团势力的打算。

5

跟老城较劲不如迁都

2015年,“阿拉伯之春”后,埃及政局趋于稳定,经济趋于崩溃,“城市浮肿”与失业问题,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安定的大患;严重的拥堵、散乱的贫民窟和各类生活垃圾使这个城市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2021年8月3日,埃及“新行政首都”大型在建的住宅项目。

为避免事态进一步发酵,112个国家派出代表参加埃及经济发展会议(EEDC),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阿曼等国直接出资,支持埃及的经济发展。

在此次会议上,埃及时任住房部长穆斯塔法•马德布利(现任埃及总理)宣布了新行政首都(NAC)计划。

在沙漠上建起来的新行政首都,总面积约700平方公里,选址距苏伊士运河经贸区约50公里、距开罗国际机场32公里,西部尼罗河三角洲农场、北部的亚历山大港口等也被纳入规划,预计能够转移约650万人口。

这座新城代表了埃及对于未来发展方向的全部设想——将承担金融、商业、工业、贸易、文化、娱乐等职能,成为“中东和北非地区领先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

与巴西、哈萨克斯坦等国迁都规划相比,埃及新行政首都项目并非严格意义的“迁都”,埃及更强调新旧两座城市间的连接和带动作用。根据官方定义,新行政首都并没有取代开罗或与开罗享有同等政治地位,宪法规定埃及的首都就是开罗。

2021年11月30日,埃及工人为通往开罗以东的新行政首都的轨道施工。

未来,将有数条高速铁路、轻轨、高速公路将这些重要节点连接起来,带动整个尼罗河三角洲的经济一体化。

从短期来看,这项工程将创造200万个就业岗位,建成后将成为埃及持续的经济增长点。埃及政府希望将其打造成为“埃及的迪拜”,通过吸引世界范围内的投资,来促进经济良性发展,希望届时开罗将重新成为宜居的历史名城。

6

新城,长什么样?

新政府办公区将建造融合了古埃及、拜占庭和伊斯兰建筑风格的新总统府、国会大厦及34个部门的办公大厦。其中,新国防部大厦由10座八角形建筑组成,8座在外部围成一个大八角形,2座坐落于圈内,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宏伟建筑群。一旦建成,这里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建筑之一。

2021年6月17日,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务区标志塔(中)主体建筑封顶。图|新华社

最受人瞩目的便是超高规格的中央商务区。按照规划,这一区域将由20座大厦组成,包括12栋高层商业办公楼、5栋高层公寓楼和2栋星级酒店,以及1座高达78层、385米的非洲最高建筑“标志塔”(Iconic Tower)。

为解决交通、住房等问题,新城的方案是打造智慧城市:

为消除年轻人的买房、出行和生活压力,35%的规划住房是一居、两居的小户型公寓,居民可以靠步行和新能源公共交通到达城市的任何角落;

屋顶铺设太阳能电池板,城市所需的60%能源将来自太阳能和可再生能源,将污水利用率提升至百分之百,将人均绿地提升至15平方米;

实现及时回收垃圾、电力稳定供应、监测基础设施保养情况等功能,迅速处理交通事故、火灾和治安等方面的突发事件,未来还将实现无现金支付和无纸化办公。

从这个角度来说,新城为埃及新阿拉曼、新曼苏拉、新明亚等城市提供了样板。埃及还有13个类似新城正在建设之中。如西北部的沿海城市新阿拉曼,同样拥有自己的中央商务区,由包括1栋300米、4栋200米的高楼等15座高层建筑组成,预计可容纳300万人。

另外,引人注目的还有中东最大教堂基督降生大教堂和打破埃及最大清真寺纪录的法塔赫阿莱姆清真寺。2019年1月9日,塞西通过参加新都这两座标志性宗教建筑的剪彩仪式,释放出期待各宗教消除分歧的信号。

7

这事,并不容易

塞西表示,“建立新城是国家向前的一大步,这个国家已经受了几十年的经济停滞。”

埃及国内存在不同意见,他们认为,这只不过是前任失败案例的翻版,会严重增加埃及的政府债务,应该把这些资金用于医疗、教育等公共支出上。

2021年11月3日,埃及新行政首都政府大楼区建设现场。图|新华社

就实际情况而言,此项工程确实面临着许多困难。

其一,资金问题。2015 年宣布启动不久,一家阿联酋公司便退出了该项目,军队和政府迄今承担了国家总预算之外 250 亿美元的第一阶段成本的负担。

其二,新冠肺炎疫情减缓了该项目的进展。埃及政府原计划在2020年中期开始迁都第一阶段,将各部门和52300名公职人员迁至新首都,新冠病毒将迁都时间延后了1年。今年7月开始、到明年8月底,将转移5万名部委和政府机构工作人员到新城。

未来,埃及人口还会攀升,如果没有这些规划良好、设施完善、环境美好的新城去疏解不断涌入的人口,发展,便无从谈起。

此番大兴土木,是埃及针对现实问题的一次勇敢尝试。愿埃及人民能够赢得这场城市建设与人口爆炸的赛跑。

参考文献:

1.《中东国家通史·埃及卷》,主编|彭树智;雷钰,苏瑞林著;商务印书馆,2003年。

2.《阿拉伯通史》,菲利普·希提著,马坚译,新世界出版社,2008年。

3.陈珊珊,《埃及七年内迁都——开罗难以承受之痛》,世界博览,2015.No.07。

4.肖天祎,《新行政首都——为何“象征新的埃及”?》,光明日报。

5.《埃及宣布12月起政府将迁往新行政首都》,《世界知识》,第1809期,2021年11月16日出版。

6.车效梅,《当代开罗城市化问题探析》,《西亚非洲》,1997年第5期。

7.汪小英,《穆罕默德·阿里时期开罗城市空间嬗变研究》,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9年5月2日。

来源:瞭望智库

评论
热爱学习的男人!
进士级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2021.12.20
向卫民
举人级
2021.12.09
飞马腾空
学士级
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