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震减灾科普基地
宣传防震减灾科普知识,提升公众防震减灾意识。

希腊字母已用六成,奥密克戎凭什么成为最高级别值得关切的变异株?

地震三点通微信公众号

根据世卫组织11月26日下午发布的通报:B.1.1.529变异株已被该组织定性为最高级别的“值得关切的变异株”(VOC),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

意大利罗马儿童医院科研团队发布新冠病毒新型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全球首张图片

南非于11月24日首次将这一变异株报告给世卫组织,该变异株的样本的采集时间是11月9日。这意味着该变异株已经在世界范围传播起码超过3周的时间。

继26日比利时报告欧洲首例“奥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病例后,27日,英国、德国、意大利也相继报告确诊感染病例,荷兰、捷克也报告发现相关疑似病例。我国香港也出现了“奥密克戎”毒株的确诊感染病例。随后世界各个主要国家都采取了应对措施。

为防止疫情入侵,以色列27日宣布将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奥密克戎”毒株而封锁国境的“国家”。11月29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宣布,从30日0时开始,暂停所有外国人入境日本。11月29日,美国宣布将开始对来自南非、博茨瓦纳、津巴布韦、纳米比亚、莫桑比克等8国的公民实施旅行限制。为何这一次的变异引起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恐慌?“奥密克戎”和以往的变异株又有何不同?

一、 新冠病毒为什么说变就变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属于β属的冠状病毒,属于RNA病毒,它的结构相对简单:蛋白质包裹遗传物质RNA。其中一种结构蛋白被命名为刺突蛋白(也被称为S蛋白),刺突蛋白通过结合细胞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从而入侵宿主。

灭活新冠病毒全病毒三维精细结构

当新冠病毒进入我们的身体以后,携带的RNA就开始疯狂复制,感染的人数越多,复制的机会就越多。在数以千亿的复制过程中,病毒极有可能会随机出现复制错误,导致RNA核苷酸序列改变,这就是我们说的突变。复制过程的绝对值巨大,即使突变率很低,量的积累也可导致质的飞跃,当复制错误累计到一定程度时,就会产生一种新的变异新冠毒株。

事实上,新冠病毒的变异并不稀奇。变异是生物界普遍存在的规律,新冠病毒当然也不例外。相对于其他生物而言,病毒更容易变异,RNA病毒又比DNA病毒变异的随机性和频率更大。

任何病毒在进化过程中,都会存在变异的情况,而且大多是向着适应环境、逃避抗体、对抗药物的方向变异。尤其对于像新冠病毒这样的RNA病毒,变异是常态,不断的变异可以帮助它逃避抗体的识别,也就导致我们检测、治疗更加困难。

新冠病毒不仅多变,而且还具有高度的传染性。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结合宿主细胞受体靶点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的亲和力要远高于SARS病毒的亲和能力(>10-20倍),也就是说,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比SARS病毒更强。

二、 本次变异的特殊性

自2020年初至今,新冠病毒经历了多次变异,从阿尔法到奥密克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用来命名的希腊字母不知不觉用了一半多,变异速度确实令人咋舌。

然而,即使算上新闻报道里大名鼎鼎的德尔塔病毒株,每一次都没有像“奥密克戎”一样引起全球的防疫地震,以至于以色列和日本到了“闭关锁国”的地步。

“奥密克戎”之所以被认为是危险的毒株,是因为在它的刺突蛋白(S蛋白)上发现了32处突变。与之相比,席卷全球的德尔塔仅有16处突变。刺突蛋白负责识别并结合宿主细胞表面的受体,在病毒感染的第一步发挥重要作用。目前研发中的各个疫苗除了灭活疫苗外,其他技术路线的疫苗均以刺突蛋白作为主要靶点。而在刺突蛋白中又有一个名叫RBD的关键部分,与人类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直接接触,进而感染人体的细胞。“奥密克戎”毒株在RBD的变异位点有10个,而流行的德尔塔毒株有2个,贝塔毒株有3个。

德尔塔毒株与奥密克戎毒株刺突蛋白突变对比图

因此,可以确定的是,“奥密克戎”比起以往的毒株,具有更强的传染性。但现阶段致病性尚不明确,目前比较好的消息是,最初报告的南非感染病例中,往往患有较轻的症状,包括肌肉酸痛、乏力,并伴有轻微咳嗽,但全面了解“奥密克戎”毒株的致病性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新冠病毒的变异,尤其是对免疫力较低的人来说,会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因此预防仍然是重中之重。

三、 核酸检测和疫苗还有效吗

我们现在对抗新冠病毒的两大手段,疫苗和核酸检测仍然有效吗?

由于核酸检测(RT-PCR)的靶序列之一是新冠病毒相对保守的ORF1a/b区域,之前出现的四大变异株(阿尔法、贝塔、伽马和德尔塔)的突变都不影响核酸检测。

目前 “奥密克戎”毒株的全基因序列已公开,尚未发现新型变异株发生影响检测的突变,“奥密克戎”仍然可以被核酸检测检出。先后有硕世生物、热景生物、之江生物、东方生物四家公司在公众号发文,称旗下新冠试剂检测相关产品可以有效检出“奥密克戎”变异株。至于现有疫苗对“奥密克戎”的有效性,目前还无法下定论。

11月28日,新冠疫苗制造商莫德纳首席医疗官伯顿发表声明,他怀疑“奥密克戎”毒株可能避开目前疫苗。他说,新改良疫苗可能在2022年初上市, “如果我们必须研发出一种全新的疫苗,我认为那将是在2022年初才能真正量产。”他说:“身为非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莫德纳厉害的地方是,我们可以非常快速地应对。”

伯顿表示,目前疫苗对病毒感染者的保护应该仍然存在,但这取决于一个人多久以前接种疫苗。目前最好的建议是接种现有的新冠疫苗。尽管疫苗对“奥密克戎”仍然有不确定性,但是我们不必过于担心。

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他认为对中国目前还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中国目前的快速响应与动态清零策略是可以应对各种类型的新冠变种的。

“新冠病毒再变,还是新冠病毒。中国目前处于动态清零策略所赢得的战略机遇期内,正在加速构建下阶段应对常态化抗疫所需要的科学支撑,包括形成足以支撑世界开放的有效疫苗与药物储备,以及公共卫生及医疗资源储备。基于科学与团结,我们可以应对德尔塔,也能应对奥密克戎。”张文宏说。

评论
发光的晶晶
学士级
南非于11月24日首次将这一变异株报告给世卫组织,该变异株的样本的采集时间是11月9日。这意味着该变异株已经在世界范围传播起码超过3周的时间。
2021.12.08
暮沉溪
举人级
始终对病毒保持高度警惕,保障全人类生命安全。
2021.12.08
赵雪娟yy
贡生级
南非于11月24日首次将这一变异株报告给世卫组织,该变异株的样本的采集时间是11月9日。这意味着该变异株已经在世界范围传播起码超过3周的时间。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