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德胜门箭楼是怎么保存下来的?多亏郑孝燮先生一封信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
普及规划学科知识,提升公众规划参与意识和水平。
收藏

德胜门箭楼是如今北京保存下来为数不多的城楼,它怎么保留下来的呢?

1971年拆除西直门之后,为了修环线地铁,也就是地铁2号线,本来是准备拆除德胜门箭楼的,但是由于从西直门北侧的北京内城西北角楼通往德胜门的城墙是从西南方向向东北方向斜的,地铁2号线按照设计图纸,从西直门往东走的是直线,所以就把德胜门箭楼让过去了。

△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京城全图》上的德胜门图

△1870年代,德胜门箭楼南面,瓮城内卖柿子的小贩。

△1900年代,德胜门城楼东面城墙上,洋人在此野餐。那个时代,这里是北京野游观景的好去处,视野辽阔,空气清新,可远观西山北山,可近览河湖景色。

△1918年,从北京内城北城墙外、护城河的外侧自西向东拍的照片。照片中,牧羊人赶着百十来只羊,朝镜头走来。照片左侧高处种着不少高粱,右侧远处是楼脊塌了一段的内城东北角楼。

德胜门城楼在1921年拆除,德胜门瓮城比较宽大,德胜门箭楼比较靠北,并不碍地铁建设,因此德胜门箭楼侥幸保存下来,但是德胜门箭楼还是命运多舛。

1976年,唐山大地震德胜门箭楼的一角发现裂痕,箭窗上的过木也有脱落——这都是我亲眼所见。当时全北京都在抗震救灾,顾不上维修或者拆除德胜门箭楼的事,但是1978年,就有人把拆除德胜门箭楼的事情提到了议事日程。理由是,德胜门箭楼因地震已经成为危楼,随时有倒塌的危险,为保证行人安全,应该责成有关部门拆除箭楼。

虽然,市政府当时没有立即表态,但是有媒体公布了这个消息。很多专家学者表示反对,吁保留德胜门箭楼。专家学者当中最值得一提的当数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城市建设研究所顾问郑孝燮先生。

1979年初,郑孝燮给党中央副主席陈云同志写信,呼吁保留德胜门箭楼。附信如下:

陈云副主席:

听说北京即将拆除一座明朝建筑德胜门箭楼。为此建议,请考虑对这类拆毁古建筑的事,应迅加制止。

(一)北京是个历史悠久的世界名城,风景名胜较多,特别是古建筑更是独具风格。目前除加强保护好城区和郊区的风景名胜外,还需要考虑在整个城区或郊区也能适当保留一些中小型的风景文物。这些中小景物应同北京风景名胜的主体风格取得谐调或有所呼应。德胜门箭楼是现在除前门箭楼外,沿新环路(原城墙址)剩下的惟一的明朝建筑,如果不拆它并加以修整,那就会为新环路及北城一带增添风光景色。

(二)德胜门箭楼位于来自十三陵等风景区公路的尽端,是这条游览路上惟一的、重要的对景。同时它又是南面什刹海的借景,并且是东南面与鼓楼、钟楼遥相呼应的重要景点。不论在新环路上或左近的其他路上,它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映入人们的眼帘。在新建的住宅丛中,夹入这一明朝的古建筑,只要空间环境规划好,控制好,就能够锦上添花,一望就是北京风格。从整个北京城市的风景效果来看,保留它与拆掉它大不一样。

(三)拆除这座箭楼,可能是出自交通建设上的需要。但是巴黎的凯旋门并没有因为交通的原因而拆除,这很值得我们参考。风景文物是“资源”,发展旅游事业又非常需要这种 “资源”,因此是不宜轻易拆毁的。

(四)破坏风景名胜有两种情况:一是拆或改。二是不拆,但在周围乱建,破坏空间环境,喧宾夺主或杂乱无章,如北京阜内白塔寺(1096年辽代建,1271年元代重修)就是一个教训。国外如日本在这方面是有严格限制的,欧洲有些城市把上百年历史的建筑也列为保护对象,为旅游服务。我们的城市规划、文物保护、园林绿化工作,迫切需要有机配合,共同把风景名胜保护好,并且应由城市规划部门牵头。

(五)像德胜门箭楼的拆留问题,白塔寺附近的规划建设问题,可以请有关单位组织旅游、文物、建筑、园林、交通、城市规划等方面的领导、专家、教授座谈,听听他们是什么意见。

仅此建议,如有错误请指示。谨致敬礼!

全国政协委员 郑孝燮

1979.2.l4

郑孝燮

陈云副主席阅信后表示同意并且立即批转给了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

谷牧接到陈云的批示以及郑孝燮的信后,签署了具体安排,请郑老牵头召集国家文物局、北京市规划局以及建筑科学研究院的专家讨论执行。

在郑孝燮给陈云写信的时候,施工单位拆除德胜门箭楼的的脚手架都搭好了,接到批示,北京市政府立即叫停了拆除德胜门箭楼的施工。并协助郑孝燮先生牵头召开保护德胜门箭楼的讨论会。在会议上,各位专家一致支持郑老的方案,说城门、城墙都拆了,仅存的前门的城楼和箭楼已显孤单,在北线上保留德胜门箭楼很重要。郑老在讨论会上说,他做了考察,看到箭楼墙体确实有很多“伤口”属于危楼,得好好治疗,再强身健体,得多投入些,一般的修修补补,怕不管用,时间一长照样会自行坍塌。他和文物局估算需经费30万元。

不过,这个讨论会没有解决维修资金的权力,会后郑老和建筑科学研究院的袁镜身主任,一起给谷牧副总理打了一个报告,建议由国家批拨30万元给北京市文物局,专款专用。他们俩愿意积极配合,负责维修好德胜门箭楼。结果,谷牧副总理很快就专批了30万元,并责成国家文物局负责工程。

△1950年代的德胜门交通路口。

△1962年,蒙古体育队来京,自行车队到达德胜门。 江定保摄

△1980年代末的德胜门。 叶用才摄

就这样,德胜门箭楼保住了,而且还得到了妥善的维修。1979年,国家有关部门宣布对德胜门箭楼重点保护单位。1980年,国家文物局进一步对德胜门箭楼进行维修。1982年,德胜门设立文保所,并对外开放。1992年,恢复瓮城内的真武庙。现在,德胜门箭楼上常年举办历史古钱币展。

多亏郑孝燮先生在1979年给陈云副总理写的那封信,现在我们还能一睹德胜门箭楼的风彩。真要感谢郑孝燮先生和众多关心爱护古建筑古文物的专家、学者们。

△1870年,德胜门瓮城里,从南向北拍摄的德胜门箭楼背面和瓮城里的一些情况。通过这张照片可以看到德胜门瓮城比较大。瓮城里的北侧是很大的一座真武庙,以及几家商铺和住家户,瓮城里还有好几棵大树,照片的近处是一个卖水果的摊子,在这个摆摊的摊主身后是进出瓮城的必经之路。

△1900年左右,在德胜门瓮城外东面,从东向西拍摄的德胜门瓮城的闸楼。闸楼下是城门洞,通过城门洞能够看到瓮城里有一座亭子以及瓮城的西城墙。这座亭子就是著名的德胜祈雪亭。

评论
科普65bf7cf37d4ed
贡士级
已阅读
2024-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