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你老家有龙吗?也许,世上本没有龙……

星球研究所
原创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收藏

图片

这个世上本没有龙

因为中华民族

才有了龙

它被我们赋予了

超乎寻常的神力与地位

腾云驾雾是它

兴风作雨是它

(腾飞的巨龙,摄影师@杜华林,制图@杜睿/星球研究所)

图片

民间神兽是它

帝王专属是它

中华民族的象征也是它

(节庆活动中总有它的身影,摄影师@城市穿梭客)

图片

它并不存在

却又“无处不在”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与龙有关的国家级、省(市)级非遗项目多达360种,制图@松楠/星球研究所)

图片

从古至今

它的形象一直相伴左右

(龙的存在几乎与中华文明同样漫长,摄影师@孙泽&张艳&梁小君&王晗&柳叶氘&黑敀&博物胶囊&徐勤&肖怡宁&徐畅宇&李文博&肖遥&孙岩&包浩霖&动脉影,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但是

至高无上的龙

并非生来不凡

在漫长的生涯中

它究竟经历过什么

才获得了如今的地位?

其中的波折

你也许无法想象

01

龙的童年

- 龙形象的来源 -

距今8000多年前

辽北大地上的一处远古聚落内

人们围聚在中央的广场上

用石块堆成了一个图案

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大家伙

也许就是龙

刚刚诞生时的模样

(查海遗址堆塑龙,摄影师@孙泽,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这时候的龙

单纯且懵懂

它既没有固定的名称

也没有统一的形象

作为想象出来的生物

它的原型或许来源于

那些生活在古人身边的

“神奇动物们”

在东北地区的先民们眼中

它是维系生存的重要保障

于是,他们用玉石雕琢它的模样

成为了神圣的“玉猪龙”

(它有着猪的头部和长而卷曲的身体,摄影师@梁小君,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甘肃地区的先民们

在河流边惊讶地发现

它能够自由地往返于水陆两地

于是,他们用线条勾勒它的样貌

成为了独特的“鲵鱼龙”

(它长着人脸和细长的鱼身,摄影师@王晗,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它性情凶残、气势十足

让河南地区的人们

恐惧着、崇拜着、渴望着

于是,他们用蚌壳堆砌出它的形状

成为了威严的“鳄鱼龙”

(它看着十分像鳄鱼,摄影师@张艳,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它行踪诡秘

有些更是身藏剧毒

山西地区的先民们

对它是既畏惧又好奇

于是,他们用色彩描绘出它的形象

成为了神秘的“蛇龙”

(它在吐着信子,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猪、鲵、鳄、蛇...

龙的模样就这样

被慢慢“打磨”了四千年

直到夏朝建立

作为当时中国最强势的王朝

它有着其他各地区所无法比拟的影响力

夏人心目中的龙形象

也逐渐普及开来

(夏绿松石龙形器,其原型更像是蛇,摄影师@黑敀)

图片

夏朝灭亡之后

人们对龙的喜爱有增无减

借由铸造技艺的发展

龙时常出现在各式各样的青铜礼器之上

形象也由曾经的简单质朴

变得更加神秘狞厉

(西周青铜爬龙,摄影师@博物胶囊,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此时的龙

不仅有了规范的形象

更拥有了专属的名字

(龙文字演变,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数千年的岁月

让吃着“百家饭”长大的龙

逐渐褪去了远古时期的“稚气”

变得成熟的它

即将正式步入“神界”

迎接不凡使命

02

初入“神界”

- 龙的神力与民间形象 -

龙的“神仙生涯”

开始得并不顺利

对于上古时期的人们而言

龙可以是被驯养的宠物

它的肉甚至还能被拿来吃

(出自《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这里的龙很有可能是鳄鱼,死后被做成肉酱献给了夏王吃)

帝舜氏世有畜龙......龙一雌死,潜醢(hǎi)以食夏后。

中国人不养闲神

要想在神界“打响名声”

实力不过硬可不行

龙,决定学点“看家本领”

(商代玉龙,摄影师@柳叶氘)

图片

艺术源自生活

鳄鱼,作为龙的原型动物之一

平日总是与水相伴

雨季恰好是它们更活跃的时候

观察到这些现象的古人

便将鳄鱼与雨水联系起来

龙因此“学会了”

行云布雨

(在水中捕食的鳄鱼,图为凯门鳄,仅作示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

对于农业大国来说

这项技能可谓十分重要

龙也理所应当地担上了

控制雨水的重任

洪水时

它是疏通水道的得力助手

(出自《山海经》,应龙为大禹疏通了泉水)

禹治水,有应龙以尾画地,即水泉通,禹因而治之

久旱时

人们又会在求雨仪式上

挥舞着它的身躯

期望它能够回应祈祷

为大家降下甘霖

(早在商代,就有通过舞龙来求雨的记载,摄影师@蔡朝阳)

图片

辰时(清晨)

正是神龙下雨的好时机

于是它被纳入了历法

成为了十二生肖中的“辰龙

与人们的命运紧密相连

(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有生肖纪年的记录,摄影师@袁欢欢,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不止于此

穿梭在云间的龙

拥有着沟通天地的本领

(西汉透雕龙凤纹重环玉珮,其中的龙如同奔行在云间,摄影师@柳叶氘)

图片

它是坐骑

由神明牵引

翱翔于天地之间

(请横屏观看,这里的龙看上去十分“呆萌”,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它还是墓室内的“常客”

往返于生死两界

将逝者们的灵魂带往仙界

(马王堆汉墓帛画中的龙,成为了引导墓主灵魂升天的手段,摄影师@任俊豪)

图片

唐代

随着佛教的传入

佛教经典中的“龙王”形象

进入到了人们的视线内

作为“畜生道”中的一员

它们亦正亦邪

既拥有神通变化

也有着各自的喜怒嗔痴

(敦煌第35窟《龙王礼佛图》,梵文中代表蛇的“Naga”被误译成了“龙”,因此图中的龙王有着人首蛇身的形象,摄影师@孙志军)

图片

在外来文化与本土信仰的结合下

龙摇身一变

成为了龙首人身的龙王

有了“人情味”之后的龙

受到了百姓的喜爱

他们供奉龙王,为其修建庙宇

龙,因此获得了新的任务

就是成为一方的保护神

佑护着当地风调雨顺

(濒临江河湖海的地方,往往都有龙王庙,摄影师@张炜)

图片

口口相传之下

龙的故事也变得更加丰满

人格化的形象之外

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龙生九子的描述最早见于明代,且存在多种版本,本图仅挑选其中部分展示,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作为地方的保护神

自然也要守护着人们的身体健康

龙,身为鳞虫之长

能够镇压住各种毒虫

(出自《说文解字》)

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

于是,每逢农历的二月初二

人们便会撒灰熏虫

称为“引龙”

期望龙能在这一天“抬头活动”

驱散春分时节蠢动着的毒虫

让大家免受疾病的困扰

(二月二龙抬头,人们摸龙头以求祝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

除了这些主业之外

龙还是一名活跃的

民间文艺工作者

它是戏剧中的常驻嘉宾

(傩戏中的龙头面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

是建筑中的经典元素

(山西汾阳太符观中栩栩如生的龙雕塑,摄影师@邢睿泽)

图片

更是绘画中的重要角色

(图为宋代陈容所绘《九龙图》,每个龙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摄影师@包浩霖)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虽然任务繁杂

但好在业务能力过硬

龙在民间混得风生水起的同时

也受到了皇室的青睐

于是,龙成功“上岸”

拿到了皇家的“正式编”

03

天选神龙

- 龙与封建王权 -

龙进入帝王之家的时间

大约是在汉代

出身卑微的开国皇帝刘邦

为了向天下宣告自身的正统

便将算盘打在了龙的身上

于是,史书中的刘邦摇身一变

成为了“龙之子”

(出自《史记·高祖本纪》)

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在史书的渲染下

不仅刘邦的父亲是龙

刘邦自身是龙

刘邦的儿子也是龙

如此“大费周章”

无外乎是借用了龙的神圣属性

来强调西汉政权的合法性

(西汉龙首形盖弓帽,摄影师@一一的博物集)

图片

受此影响

帝王们开始意识到了龙的价值

纷纷将自身与龙绑定

龙,看似拥有了帝王之气

却也压力重重

成为了制造舆论

自证天命的“工具龙”

(唐赤金走龙,摄影师@柳叶氘)

图片

龙与皇家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到了元代

统治者更是试图将龙彻底垄断

政府正式下达了禁令

除了官方机构外

民间不许织造任何与龙有关的图案

(龙的长相集合了各种动物的特征,摄影师@李伟,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民众对龙千年来的热爱

又岂能被一纸禁令阻挡

为了避免审查

人们纷纷对龙纹进行了“魔改”

有的减了个角

有的则少了个爪子

各种变异的龙纹层出不穷

(这件瓷器上的龙长得十分奇特,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不仅是龙纹

那些出现在民间节庆中的龙

长得更是五花八门

有用板凳拼成的龙

(浙江云和板凳龙,摄影师@梅育源)

图片

有用草编成的龙

(汾口舞草龙,摄影师@程海波)

图片

有用烟花制成的龙

(烟花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

在人们的手中

龙可谓是各种形态

布、草、竹、纸、木、纱

只要是生活中的常见材料

都可做成龙

(用纸拼接成的玩具龙灯,摄影师@于奕奇)

图片

面对现实

统治者不得不作出让步

重新规定了龙的形象

即“五爪二角

仅有帝王一人

可以将它穿在身上

(帝王服饰上“张牙舞爪”的龙,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到了明清时期

帝王们的欲望日益膨胀

于是,龙包揽了

皇家生活的方方面面

它是皇家的护卫

盘旋在宫殿的梁柱上

守候在帝王的坐榻边

(乾清宫牌匾下的金龙,摄影师@柳叶氘)

图片

它承包了琐碎的“家务活”

锦被、茶盏、果盘、文房用具上

处处都有它的身影

(明清皇室器物中的龙,摄影师@柳叶氘&袁欢欢&杨文杰)

图片

图片

图片

它还成为了

皇室工程的“包工头”

上至天花板

下至下水道

每一处细节

它都要严加把控

(故宫太和殿台基上的螭首,每逢大雨便会出现“千龙吐水”的景象,摄影师@潘之望)

图片

尽管身兼多种神通

但此时的龙

与其说是皇室专崇的图腾

不如说是皇帝专属的“工具龙”

(故宫中的龙,摄影师@焦潇翔&宫迷&姚朝辉&柳叶氘)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工作虽然辛苦

但在外人眼中

好歹也是体面的金饭碗

在皇家勤勤恳恳工作的龙

或许不会想到

它即将迎来“龙生”中的低谷

1911年

辛亥革命的一声炮响

彻底覆灭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

与皇家高度绑定的龙

也因此遭受了株连

(象征着清政府的黄龙旗,摄影师@吕效楠,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图片

失去了皇权这个“靠山”

龙再也不是神圣与威严的象征

反而成了愚昧与落后的代表

进步人士将其视为打倒对象

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自1911年《同盟会在港澳的活动和广东妇女界参加革命的回忆》)

一群培基学堂学生,到营地大街宝衡银号,抗议悬挂清朝的龙旗,和店方面的主事人发生争执,并向龙旗扔掷石块。

此时的龙

早已不复昔日的神采奕奕

陷入“龙生危机”的它

又将何去何从?

04

飞入寻常百姓家

- 龙与近现代社会 -

时间来到了60多年后

随着改革开放的序幕拉开

此时的中国

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

怀揣着民族复兴、走向世界的决心

这是中国的机会

也是龙的机会

(出自1978年发布的歌曲《龙的传人》)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

它的名字就叫中国

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

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

正如歌曲中的描述

也许没有什么动物能比龙

更适合象征中华民族了

毕竟,它早已在漫长的历史中

与我们相伴了数千年

(阳光下的舞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

龙,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古时的龙俗

被传承了下来

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最初只有在祭祀祈雨时

才会献跳的龙舞

如今早已成为了日常庆典中

不可缺少的一环

(汕头澄海西门龙凤舞,摄影师@城市穿梭客)

图片

曾是荆楚地区

为了纪念屈原而划的龙舟

如今也成为了一项

广受民众喜爱的体育赛事

(赛龙舟,摄影师@卢文)

图片

腾飞反转的身影

早已深深印刻在了人们的心中

它可以在空中飞

(由无人机组成的龙,摄影师@匪霸)

图片

可以在火中舞

(舞火龙,摄影师@张乐)

图片

可以在水里游

(在水上巡游的“金色巨龙”,摄影师@罗期文)

图片

一路走来

龙经历了太多

它的存在几乎与中华文明同样漫长

它曾是远古部族的图腾

是呼风唤雨的神兽

是威严皇权的象征

(故宫螭陛,摄影师@王天羽)

图片

在经历过时代的磨炼

与岁月的沉淀之后

龙,终于迎来了真正的高光时刻

那就是成为中华民族的

“精神代言”

一切美好而向上的事物

都可以是龙

它是瑰丽秀美的祖国山河

(请横屏观看,秦岭亦被称为“中华龙脊”,摄影师@王永杰)

图片

是“霸气十足”的大国工程

(核电工程“华龙一号”的核岛内部,图片来源@过东海)

图片

是勇往直前的科学探索

(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与企鹅,摄影师@阿凡昌)

图片

亦是每一个自强不息

热爱生活的中国人

(舞龙的人们,摄影师@城市穿梭客)

图片

从初入神界

到天选神龙

再到14亿人心中的图腾

龙用了八千年

但不管它的身份如何变换

有一项工作

却始终没有改变

那便是承载着人们

对幸福生活的渴望

(画着糖画龙的老人,摄影师@苏凌汉)

图片

或许

世上本没有龙

有的只是中国人的

梦想与创造

(北京箭扣长城,宛如一条盘旋的巨龙,摄影师@周青阳,制图@杜睿/星球研究所)

图片

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新的一年即将启程

祝大家

万事兴“龙”

一路长安!!!!!!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黄太极

编辑:所长

图片:潘晨霞

设计:汉青&杜睿

地图:张松楠

审校:镜子&周天秀&郑艺

封面设计:汉青

外审专家

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研究馆员 张劲硕

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馆员 郭东珺

注:

1、第一章关于龙的原型存在多种说法,本文仅列举其中部分。

2、第二章关于龙行云布雨的能力来源,学术界有多种推测,本文选用的是鳄鱼来源说。

3、第二章关于二月二龙抬头节日来源存在多种说法,还有观点认为是与星宿位置变化有关。

【参考文献】

[1]郑军, 徐丽慧. 中国传统龙纹艺术[M].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2012.

[2]施爱东. 中国龙的发明:16-20世纪的龙政治与中国形象[M].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4.

[3]李零. 十二生肖中国年[M].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20.

[4]吉成名. 中国崇龙习俗[M]. 湘潭大学出版社, 2020.

[5]袁靖. 动物寻古:在生肖中发现中国[M].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3.

[6]朱学良. 上古至秦汉时期龙崇拜之嬗变及其文化意蕴[J]. 文学与文化, 2012(03).

[7]李零. 说龙,兼及饕餮纹[J].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7(03).

[8]朱乃诚. 炎黄时代的图腾与龙及中华龙文化的起源与形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9(09).

[9]袁广阔. 龙图腾:考古学视野下中华龙的起源、认同与传承[J]. 光明日报, 20201202.

评论
青冈~刘杨
举人级
几千年的口口相传,龙的故事神奇而丰满。
2024-02-12
yynpolly
庶吉士级
每年春节,都有舞龙。
2024-02-12
顾颜冰
进士级
这个世上本没有龙,因为中华民族才有了龙,它被我们赋予了超乎寻常的神力与地位!它并不存在,但又“无处不在”。
202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