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这只毛茸茸的螃蟹还会自己“穿背心”!但它还不是去年最神奇的新物种

果壳自然
探索万物之美,守护自然的丰富、独特与永恒。
收藏

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科学家又发现了哪些好东西?

尽管在每年新发现的物种当中,真菌、植物、昆虫和节肢动物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但总有一些物种令我们感到惊奇,感叹我们为何一直忽视了它们的存在

江西大鲵

2022年,国宝“娃娃鱼”家族喜迎新成员。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科学家宣布,在江西发现的一群大鲵属于新种,并将其命名为江西大鲵(Andrias jiangxiensis)。

图片

江西大鲵成体野外生态照|易木荣

更加令人欣喜的是,由于长期生活在封闭的环境中,它们的种群基因保护得很好,这可是一支“纯血贵族”。

中国大鲵并不是单一的物种,而是由5~8个遗传分化显著的物种组成。如今人工养殖的娃娃鱼尽管数量不少,却普遍存在杂交的问题,这种基因污染还会经过逃逸的娃娃鱼扩散到野外,危及野生种群。

保护这支珍贵的江西大鲵种群,对保存中国大鲵的基因库至关重要。但是,它们生活的水域仅有36平方公里,生存状态十分脆弱,科学家们呼吁尽快开展抢救性保护工作。

图片

江西大鲵10月龄幼体生态照|易木荣

南鬃毛树懒

没想到吧,直到2022年科学家还有机会发现新的哺乳动物,而且是体型这么大的动物。一定是……因为……它……不爱动……吧……

图片

生命在于静止🦥| Andreia Martins

南鬃毛树懒生活在巴西的大西洋沿岸热带雨林中,曾经被认为和鬃毛树懒(Bradypus torquatus)是同一个物种,但经过形态学分析、DNA鉴定和实地观察,科学家认为它们其实是两个种。其中,南鬃毛树懒(B. crinitus)主要分布在里约热内卢到圣埃斯皮里图州,原先的“北”鬃毛树懒则分布在巴伊亚州和塞尔希培州。

普林西比角鸮

普林西比角鸮(Otus bikegila)发现于中非西部的岛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它们因为独特的叫声吸引了科学家的注意。这种短促的叫声听起来有点像鸣虫,也有人觉得像发声玩具。

图片

被发现了!|Philippe Verbelen

令人悲伤的是,这种可爱的小猫头鹰数量大概不多了。科学家们跑遍了整座普林西比岛,发现它们只分布于岛屿南部无人居住的一片古老森林中。考虑到如此狭小的分布范围,科学家认为它应该被列为极危物种(CE)。

小猎犬绵蟹

嗯?这个螃蟹怎么看起来跟被裹着面包糠炸过一样?

图片

和亲戚相比,它的毛更长更浓密|Colin McLay / WA Museum

这种新发现的螃蟹被命名为小猎犬绵蟹(Lamarckdromia beagle),属于绵蟹科(Dromiidae)。这个科的物种常常将海绵或海鞘驮在背上,甚至还会用钳子把海绵修剪成适合自己的形状。下图这只小猎犬绵蟹背上就驮着一块海绵,用演化出特殊结构的后腿固定。海绵不仅能提供伪装,还能散发出劝退捕食者的化学物质。

图片

今期流行:海绵背心|Colin McLay / WA Museum

小猎犬绵蟹发现于澳大利亚西部海域。这个属的名字来自进化论祖师爷之一的拉马克,而新物种的种名有两重含义,一是纪念达尔文乘坐出海、曾途经此地的“小猎犬号”,二是因为它身上黄棕色的“毛发”看起来就像可爱狗狗的毛 。

至于它为什么这么毛茸茸的,科学家们还没想明白。

粉玫瑰丝隆头鱼

这种颜值很高的小鱼生活在马尔代夫到斯里兰卡一带的浅水珊瑚礁中,长期被认为是另一个近似物种的成体。

图片

好美|YI-KAI TEA

粉玫瑰丝隆头鱼(Cirrhilabrus finifenmaa)是第一个由马尔代夫本土研究者正式命名的物种,它的名字取自马尔代夫国花粉玫瑰(Rosa polyantha)的迪维希语名字“Finifenma”,与它亮丽的体色非常相称。

图片

彩虹色的鱼|YI-KAI TEA

斯威夫特马陆

多足类分类学家Derek Hennen是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铁杆歌迷,他将一种新发现的千足虫命名为斯威夫特马陆(Nannaria swiftae),以此感谢霉霉的音乐帮助他度过了求学生涯的高山低谷。

图片

不知道马陆会不会被TS写进下一首歌里|Derek Hennen

这种马陆分布于美国的阿拉巴契亚山脉,属于光带马陆科(Xystodesmidae)。研究者还用妻子的名字命名了同期发现的另一个新种,叫N. marianae,以“感谢她的耐心等待,在我们一同远足的时候我总是停下来找马陆”。

也别急着夸分类学家的浪漫。节肢动物以其极高的多样性(和数量)著称,向来是发新种的富矿。研究者这次一共发现了17个新种,足够每人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分几个。而因为这些发现,这个属的物种数目增加至78个,成为了整个光带马陆科中物种最丰富的一个属。

貘姬蛙

这就是《哈利·波特》里面的巧克力蛙吧?

图片

又是一个因为独特叫声而被发现的物种|Germán Chávez

貘姬蛙(Synapturanus danta)体长只有2厘米左右,生活在秘鲁普图马约盆地的泥炭中,行踪十分隐秘。科学家在当地考察时,夜间常听见地下传出陌生的“哔—哔—哔—”声。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这个新物种。

貘姬蛙属于姬蛙科(Microhylidae)。尽管此前没有得到科学界的描述,当地人却很熟悉它们,称之为“rana danta”(貘蛙),因为它的长鼻子很像貘。它们一生都生活在地下,对土地的生态系统和营养循环发挥着重要作用。

图片

未成年个体|Germán Chávez

肖恩艾拉游蛇

肖恩艾拉游蛇(Phalotris shawnella)有着鲜艳的红黑条纹和黄色的颈部,看起来很吓人,但其实没有毒。

图片

这个名字来自当地环境保护机构 Fundación Para La Tierra 创始团队成员的两个孩子肖恩和艾拉|Jean-Paul Brouard

它被发现于巴拉圭的拉古纳布兰卡(Laguna Blanc)一带,属于游蛇科(Colubridae),过着半穴居的生活。

拉古纳布兰卡曾经短暂受到法律保护,如今它的保护区地位已经失去。科学家们担心,因为狭小的分布范围、栖息地碎片化和当地的过度农业开发,肖恩艾拉游蛇的生存状态可能已经属于极危(CE)。

竹秆捕鸟蛛

竹秆捕鸟蛛(Taksinus bambus)是由泰国Youtube网红、野生动物博主JoCho Sippawat发现的。

图片

竹秆捕鸟蛛|JoCho Sippawat

捕鸟蛛有的地栖,有的树栖,但竹秆捕鸟蛛只生活在竹子上面,从不涉足其他的植物,这样的习性十分罕见。它们生活在泰国北部来兴府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竹林当中,利用其他动物在竹子上造成的洞穴栖身。

竹秆捕鸟蛛的种名自然就来自于竹子。它属于一个新发现的属,属名取自18世纪的泰国国王达信,他成为国王之前曾经管理来兴府。

玻利维亚王莲

2022年,英国邱园的科学家发现,园里种植的王莲中就隐藏着一个新种——玻利维亚王莲(Victoria boliviana)。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首次发现的新种王莲,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睡莲物种,叶子直径能长到3米多,比已经发现的另外两种王莲更大。

图片

玻利维亚王莲开放第一天的模样|Lucy Smith

玻利维亚王莲的原产地在玻利维亚的马莫雷河。一株王莲每次只开一朵花,一朵花只开三天。花朵初开时挺立在水面上,颜色洁白;随着时间的推移,花朵变成粉红色,逐渐沉入水中。这听起来好像什么玛丽苏设定,但王莲属确实就长这样。

图片

开放的第二个夜晚|Lucy Smith

寻找新种王莲的故事也很有意思。2006年,在邱园工作的睡莲专家卡洛斯·马格达莱纳(Carlos Magdalena)在网上看到一张巨型睡莲的照片,认定是个新物种,开始找寻这种睡莲。10年后,玻利维亚捐赠了一些王莲种子,卡洛斯将它们和另外两种已知的王莲并排种下——当它们逐渐长出略有差异的结构,他终于能够确定,这颗种子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新物种。

但实际上,邱园中有株王莲开的花就与新物种十分相似。此前它一直被当成了亚马逊王莲——卡洛斯没想到,他苦苦找寻的新物种,原来近在眼前

图片

卡洛斯·马格达莱纳(左)和植物艺术家兼插画家露西·史密斯(右)正在测量玻利维亚王莲的叶子 | RBG KEW

当然,过去这一年中,科学家们发现的新物种远远不止我们列举的这些。

图片

被命名为Tlalocohyla celeste的雨蛙科新物种,被发现于哥斯达黎加一个重新野化的自然保护区|Juan G. Abarca

图片

基巴莱叶蝉(Phlogis kibalensis),被发现于乌干达基巴莱国家公园(Kibale National Park),所在的属上次被记录还是五十多年前|Magnolia Press

图片

Burmagomphus chaukulensis,春蜓科新成员,被发现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的Chaukul村。这片区域的生物多样性很高,已知拥有190多种蜻蜓和豆娘,其实40%是当地特有的|Hemant Ogale

图片

強棱蜥属的新物种Sceloporus huichol,生活在墨西哥中部。这个属的物种常被称为“多刺蜥蜴”(spiny lizard)|Eric Smith

图片

2022年科学家描述的第一个植物新种,番荔枝科类紫玉盘属的Uvariopsis dicaprio,被发现于喀麦隆的埃博(Ebo)森林。新种以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命名,他曾在网络上呼吁停止埃博森林里的砍伐|Lorna MacKinnon

图片

图片

发现于越南森林中的盆距兰属新种Gastrochilus pankajkumarii,植株很小,只有10厘米左右|NGUYEN Van Canh

这些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地球上的物种,在2022年终于有了人类叫得出的名字。当我们多认识一个物种,就好像移除掉某一块马赛克,我们认识的世界会变得更加清晰和具体。

在新年到来的第一天,让我们向新朋友问好,希望它们能够安稳地生活在这颗蓝色星球上。

参考文献

[1] https://www.discoverwildlife.com/news/new-species-discovered-this-year/

[2] https://www.zoores.ac.cn/en/article/doi/10.24272/j.issn.2095-8137.2022.101

[3]https://lssf.cas.cn/lssf/zgxnyssw/xwdt/202205/t20220520_4571012.html

[4] https://academic.oup.com/jmammal/advance-article-abstract/doi/10.1093/jmammal/gyac059/6702641

[5] https://zookeys.pensoft.net/article/87635/

[6] https://mapress.com/zt/article/view/zootaxa.5129.3.1

[7]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2/jun/20/fluffy-crab-that-wears-a-sponge-as-a-hat-discovered-in-western-australia

[8] https://zookeys.pensoft.net/article/78139/

[9] https://zookeys.pensoft.net/article/73485/

[10] https://evolsyst.pensoft.net/article/80281/

[11] https://www.eurekalert.org/news-releases/944208

[12] https://zse.pensoft.net/article/61064/element/8/37243//

[13] https://www.eurekalert.org/news-releases/952694

[14] https://zookeys.pensoft.net/article/76876/list/7/

[15]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ls.2022.883151/full

[16] Uncovering the giant waterlily: A botanical wonder of the world | Kew

编译:玛雅蓝

编辑:麦麦

编译来源:https://www.discoverwildlife.com/news/new-species-discovered-this-year

图片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sns@guokr.com

评论
坦 荡 荡
少傅级
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2023-01-01
传承解惑
大学士级
尽管在每年新发现的物种当中,真菌、植物、昆虫和节肢动物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但总有一些物种令我们感到惊奇,不能忽视了它们的存在。
2023-01-01
演绎无限精彩!
大学士级
江西大鲵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独立繁衍,它的存在堪称一个奇迹,江西大鲵种群的“新发现”足以称得上是一个里程碑事件。
202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