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科学 懂科技 有未来,北京科技报出品

2022 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 丨刘清泉:筑起中医药抗疫的坚实屏障

中医
科普中央厨房

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科协等部门组织的遴选活动中,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等10名同志当选2022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并将作为2022年全国“最美科技工作者”候选人向中国科协推荐。让我们一起来了解最美科技工作者的感人事迹,体悟他们身上的“爱国、创新、求实、奉献、协作、育人”科学家精神。

新冠疫情爆发的两年多以来,中医医疗救治一直冲在最前线,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

撰文/记者 李晶 图文编辑/陈永杰

新媒体编辑/吕冰心

近日,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科协等部门组织开展的2022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遴选活动中,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刘清泉当选2022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

今年6月初,经过42天的沪上战疫,刘清泉刚刚返回北京。在隔离观察期间,他接受了记者的连线采访。作为深入一线指导抗疫的中医医疗救治专家,他战疫的脚步遍及武汉、辽宁等地,最近一次则是在上海。在他看来,面对传染病,早期应用中医医疗救治是重要的手段和方法,而且行之有效。

收集历次战疫积累的数据,通过科学方法对数千年传下来的中医医疗“瑰宝”进行梳理,用数据为中医医疗在传染病防治的效果发声。他表示,中医认为新冠病毒属湿毒热邪,虽然病毒从原始株,到德尔塔株,再到奥密克戎株在不断的变化之中,但归根结底的湿毒特征没有改变,中医有一些化湿解毒的方药,在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90%以上。

对抗病毒的用兵之法

在谈到中医医疗救援时,刘清泉用兵法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说,三国演义里的张飞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靠的就是精准的打击。然而,当无法进行精准打击时,诸葛亮也能够通过排兵布阵,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面对病毒既要精准打击,直接打病毒,也要排兵布阵,以暗度陈仓的方法,实现最佳的治疗效果。

▲刘清泉(左二)在病房检查新冠肺炎患者(供图/刘清泉)

中医治疗疾病和西医有很多不同之处,但是二者目的都是打击病毒,把病从人体祛除出去。西医采取的是精准打击,中医更多的是采取了排兵布阵的方法,道不同但殊途同归,可以实现同样的维系人体健康状态的目标。

刘清泉坦言,新冠病毒毒株不断变异“进化”出了新的特点,但总体来说,还是“风热湿毒”的性质。与此同时,同样的毒株在不同地域也呈现出了不同之处,所以治疗不仅是因人因时,也要因地制宜。

南方湿度大,新冠肺炎的湿热表现更明显,北方一带则表现出风热更加明显。这就像是同样用一块肉来做菜,不同地方就能制作出不同的菜式,川菜中可以做出鱼香肉丝、鲁菜中是芫爆里脊,京菜里就变成了京酱肉丝……同样的食材,却呈现出各自的独有味道。

刘清泉坦言,从科学认识疫病的角度来说,新冠肺炎疾病出现三年多以来,中医抗疫已经梳理出了“三药三方”等方案,通过调整人体状态的方式,能够实现不让病毒在人体内留存的目标。

遭遇战与阵地战

2020年武汉突如其来的疫情,就像是一场遭遇战。刘清泉临危受命,迎着风雪在武汉奋战了81天。

现在回忆起来,他仍印象很深。他提到,武汉疫情突如其来,病毒具有非常强的传染性,数万病人在一个城市,而且还不时地发生死亡病例,这样的传染病必然会造成社会的恐慌和医疗的挤兑。“我们需要一边应对、一边思考、一边形成规律。”他直言,在武汉与病毒的“遭遇战”过程中,中医医疗救治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应对原则,即分类指导、分类治疗。

▲在武汉疫情期间,刘清泉(右三)担任了以中医治疗为主的武汉江夏方舱医院院长(供图/刘清泉)

后来,武汉建立了很多方舱医院,也通过酒店和定点医院进行隔离,这就属于分类救治范畴。方舱医院里主要是病情相对轻一些的病人,他们在方舱医院进行救治,有效地减少了定点医院的压力,释放了相对有限的救治重症病患的医疗资源。

“武汉的方舱医院开放后,先后有2万余名病人进入,我们也提出建立一个以中医治疗为主的方舱医院。”刘清泉回忆着自己曾负责管理的武汉疫情期间唯一一个中医治疗的方舱医院。该方舱医院取得了医院医务人员零感染、患者零死亡、治愈患者零复发、患者零投诉的“四个零”战绩。他感慨地说,“我们采取的全部都是中医疗法、中药治疗,最终500多名病人都达到了非常好的疗效。”

后来,全国先后又发生了一些疫情,有些是小范围的,有些牵连地域较为广泛。按照以往积累的抗疫经验,应对德尔塔株的方法进一步细化,出现了更加集中的治疗方式,病情重的与病情轻的分类管理,集中优势医护的“战斗力”,让死亡率实现了进一步的降低,使得普通病人不向重症转化。

迅速建立起的中医医药防疫屏障,让未病先防,对各环节的控制有了良好的支撑。无论是在武汉还是在上海,抑或其他地区,抗疫的过程中也积累了很多医疗救治的数据。刘清泉表示,未来会对这些数据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分析,中医药对病毒干预的实际效果,要用数据说出来。

与此同时,新冠病毒继续变异仍未停止,出现了奥密克戎株,并呈现出潜伏期更短、免疫逃逸造成更多无症状感染者等新情况,也为治疗带来了新的困难。

方舱中的“一老一小”

上海发生奥密克戎株疫情后,刘清泉再一次临危受命,即刻驰援上海。上海同样建设了一批方舱医院,对于大量无症状感染者,通过施以中药的预防和治疗方式,阻断了病患继续转变为确诊者及病情加重的可能性。

从上海这次疫情防治的相关数据研究显示,在密接人员数量很大的情况下,在早期采用中医医疗救治进行防护,能够调节人体的状态,在某种意义上让疾病发生减少,症状减轻。

“奥密克戎的传染快、无症状感染者多,而且老年人和小孩子特别多。”刘清泉讲述着在上海抗疫中难忘的事情。

到上海的第一天,上海公共卫生的门诊大厅里住着的孩子们,牵动着刘清泉的心。大厅里家长和孩子混住在一起,孩子们吃不下“苦药”,家长们急得团团转,哭声闹声此起彼伏。

刘清泉思虑良久,想到可以用中医的推拿方式,让孩子们减轻症状。他现场用“推天门开肺”“捏积”等手法为家长进行演示,随后又回到住处与上海的专家讨论将甜味的药食同源的药物加到孩子们的药中,少用或不用苦味药。

经过不断调整,在同样效果的基础上,新的处方不再令孩子们难以下咽。“上海的老师们还把推拿动作做成了小视频放在APP上,家长们通过手机扫描二维码就可以观看视频,给孩子们进行推拿。”

▲刘清泉(右二)参加会诊(供图/刘清泉)

在逐渐完善儿科治疗方案的基础上,刘清泉又在调度会上提出了“亲子方舱”的建议。后来建设的亲子方舱,可以让家长与孩子一起到同一个方舱中进行治疗,既可以缓解孩子父母的担忧、稳定孩子的情绪,也有利于具体的治疗。

刘清泉每天要到不同的定点医院,以及方舱医院走访调研,他也看到几乎每家医院里都有百岁以上的老人在接受治疗。“这些老年人在治疗过程中,要注意稳定病情,通过健脾益气实现中医理念中的‘扶正’。”

无论是在武汉还是在上海,很多老年病人都是慢性基础病合并新冠的情况,这时既要治疗新冠,又要防止其他的慢病复发。这类病人的治疗难度更大一些。

对于不同类型的感染者,中医药采取辨证施治,分层分类救治。刘清泉介绍说: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病例,中医药治疗的主要目的是防止病情发展;对于普通型病例,主要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对于重症病例,采取“一人一方、一人一策”,在早期用中药治疗能够阻止病情进一步发展,防止基础疾病发作。

“上海市中医药在应对疫情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随着诊疗方案不断完善,诊疗方法不断推广和使用,中医药对于疫情防控将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刘清泉表示。

“最美”医务工作者要务实求真

对于此次获得2022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称号,刘清泉平静地说,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深入实际、深入临床,面对病人、直面病毒和细菌、直面疾病,是找出治疗手段和方法必须做的事情。所以“最美”的医务工作者应该是务实的、求真的。

▲成为一名医者是刘清泉心中始终坚持如一的初心(供图/刘清泉)

从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到成为一名医者,他心中的那份初心始终坚持如一。他希望建立起中医药抗疫的坚实屏障,让中医医疗方案在救治病患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同时,他也倡导基础医学研究,通过深入实验做好科研,将数千年积累的中医药经验和方法传承发扬,彰显出中医药的博大内涵。

出品:科普中央厨房

监制:北京科技报 | 北科传媒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科普chance
秀才级
“爱国、创新、求实、奉献、协作、育人”的精神是我们新一代青年的应具备有的,不只是在中医药抗疫方面,致敬最美的工作者,最美的白衣天使
2022-08-01
臧鸿
举人级
阅读
2022-08-02
刘海飞123
庶吉士级
已阅读
202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