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盖亚

来源:蝌蚪五线谱 2017-04-18     

  1.

  这是我吃过的最心事重重的一顿晚饭了。

  红烧牛肉依旧鲜嫩多汁,刚榨好的饮料依然冰凉爽口,即使知道了这世界的真相,对食物的口感也造成不了任何影响。我温柔的妻子正在给我盛饭,六岁的儿子毛毛在喋喋不休地讲着今天在幼儿园里的见闻,还有我的爱犬“大吉”正在我脚下穿梭,摇着毛茸茸的尾巴,像蒲扇一样轻轻打着我的腿。

  “你今天去送刘洋了?”妻子把饭放在我面前,问道。

  “嗯。”我应了一声,转过头,去看电视里播报的新闻。

  “日前,盖亚已经向全人类承认,世界是虚拟的,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虚拟程序而已,就像安迪·沃卓斯基导演在他1999年拍摄的《黑客帝国》里预言的一样。据悉,这部影片经过后期重制,已经在北美重新上映,首日便突破了一亿六千万的票房。但是跟《黑客帝国》所讲述内容不同的是,盖亚并不想因此和人类发生战争,也不想因此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稳定社会,因此,盖亚在全世界一百零八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城市分别设置了‘传送门’。通过传送门,人们便可以脱离如今的虚拟程序,回到真实的现实世界。不过盖亚也同时提醒人类,现实世界已经是核战争后的一片荒芜,虽然大部分辐射已经散尽,但贸然回去仍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就此,我们采访了‘觉醒者联盟’大中华区的秘书长杨勇信先生,下面请看记者连线……”

  我拿起遥控器,对准电视,“哔”的一声,屏幕关闭了。

  “阿乾,你是怎么想的……”妻子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没关系,你可以跟我说说。”

  “雪莉,我……”我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终于突破了那道智力的临界线,开始有零星的科学家意识到了世界有可能只是一个虚拟的程序,我们所有人类的肉身与意识相分离——身体在真实世界的培养皿里保持着终生睡眠,而意识则被连接入一个巨大的虚拟程序里,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科学家甚至给这个虚拟的世界起了一个名字:盖亚。他们做了多种多样的实验,来验证盖亚的存在,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广为人知的“薛定谔的猫”了。

  “薛定谔的猫”是一个假想实验:在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并且放射性物质有一半的几率会衰变并毒死这只猫。在没有观测对象的时候,那么猫可能是活动,也可能是死的,即处于生死叠加态。而一旦对其进行观测,由于有了意识介入,便会导致波函数坍塌,那么事实便会以粒子形式确定下来,即猫是活的,或者是死的。

  一直以来,众人都以为“薛定谔的猫”只是一个存在于理论上的命题,直到“光的双缝干涉实验”出现,它充分证明了:当没有人仔细观察光的时候,光呈现出波动性;而当仔细观察光线是如何同时穿过两道缝隙的时候,光却又呈现出粒子性!科学家由此断定,盖亚确实是存在的——如果计算机将每一小块光都精确到粒子状态的建模,这样的代价会非常高,所以盖亚选择了用另一种更加优化的方式,即将光用波的形态来表示出来,以便节省一些系统资源。这就跟电子游戏一样,当玩家在某个区域内操作的时候,那个地方的建模就很真实;相反地,当玩家忽略这块区域的时候,电脑便会改用另一种更加粗糙而便宜的解决方案,以节省CPU资源。

  据此,科学家断定人类至少在盖亚里生存繁衍了五百年以上,因为明朝的王阳明曾经说过:“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他或许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觉醒者。

  当盖亚理论出现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了——虽然他们相对于人类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但他们还是组建了一个不属于任何政府的独立组织,觉醒者联盟。这个联盟的成员有着统一的纹身标记,他们在手臂上纹了一只睁开的眼睛,象征着“觉醒”。

  觉醒者联盟行事相当神秘,像是谍战片里的间谍一样,身怀绝技,行事隐秘,躲藏在不为人知的阴暗处,时时刻刻准备为反抗而献身——但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盖亚已经向全人类坦白了自己的存在,并且还设置了传送门,是去是留,悉听尊便——这样一来,倒让觉醒者联盟的处境十分尴尬。

  “阿乾,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我希望你都不要瞒着我。”雪莉看着我,眼神哀怨。

  “知道了。”我有些烦躁地脱下了外套,一个东西“叮”的一下从口袋里掉在了地上,还折射着金属的光芒。这是一个U盘,是刘洋临走的时候送给我的。

  刘洋是我最好的朋友。身为一个苦逼的IT加班狗,是没有多少时间去社交的,刘洋便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愿意隔三差五坐在一起喝点的哥们了。他既然决定要走,我便送他最后一程,今天上午我请了个假,开着车把他送到了城市郊区的传送门。传送门类似一个过安检的通道,散发着淡淡的蓝光,似乎有魔法一般。人从这里走进去,便会在现实世界醒来,并且永远无法返回。

  “再见了,我的朋友。”刘洋临走前,张开双臂,要跟我拥抱一下。

  “刘洋……”我迟疑道,“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就这么走了?你才结婚不到半年啊。”

  “我也邀请过她跟我一起走,可是她却没有答应。”

  “当然不会答应了,就算你们一起回到现实世界,也不知道各自的真实身体都在什么地方,或许相隔万里也说不定,你们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了。”

  “哼哼,”刘洋冷笑了一声,“她倒不是担心这个,她是害怕回到那个荒芜世界,一切从零开始,她忍受不了这样的残酷。”

  “那么你就能忍受吗?”我反问道。

  “在真实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还记得我们看《黑客帝国》时,尼奥吞下红色药丸带给我们的震撼和颤栗吗?现在我知道了真相,我不会再自欺欺人了,我不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活下去!我要醒来了,阿乾,这就是我的选择!”

  看着他灼热的眼神,我知道他去意已决,无论说什么都无法挽留。再加上这家伙前段时间迷上了赌博,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就此走了也好。我便跟他拥抱了一下,分别的时候,刘洋忽然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我说,“这是我单身的时候从网上下的一些片子,你懂的,有20G 呢。反正这玩意也带不走,给你吧,就当留个念想。”

  我弯下腰,从地上捡起那枚闪闪发亮的U盘,感受着它冰冷的金属质地,忽然抬起头,“雪莉,你说,我们难道要在梦里度过这一生吗?”

  “阿乾,人类已经这样过了五百年,我们再继续下去,不行吗?”雪莉握着筷子的手在颤抖,她有些紧张。

  “可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真相。”

  “知道了真相又怎么样?难道你想抛弃这一切,抛弃我们离开吗?如果回到现实世界,我们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见面,还有我们的儿子,毛毛,他才六岁啊,你知道,盖亚里的年龄是和现实世界里相仿的,你让他苏醒,他能在那个世界里生存下来吗……”雪莉越说越激动,眼眶一红,就要掉下泪来。毛毛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争吵,也吓的“哇哇”哭了起来。即使最小的婴儿,在现实世界里也有对应的实体——当雪莉怀胎十月,在盖亚里生下毛毛的时候,他的克隆体也在现实世界中诞生了,只不过是取自我和雪莉的基因而已。

  大吉对我们的争吵不感兴趣,它摇了摇尾巴,在我的脚边坐下了。我拍了拍它的脑袋,虽然知道它只是一条虚拟的宠物狗程序——在盖亚里,除了人以外,任何物体和生命都是虚拟的,可是,如果我们都走了,大吉也将不复存在。失去了主人的宠物,在盖亚里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只能被系统回收。

  如果我选择醒来,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就此分崩离析。“唉……”我闭上眼睛,发出了一声浑浊的叹息。

  2.

  第二天,我照常去公司上班,发现好几个同事的位置都是空的,不过并没有妨碍公司的正常运行,手里拿着文件和会议材料的人还是忙碌的走来走去。我刚坐下,行政总监就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神秘兮兮地问我:“阿乾,你不会走吧?”

  “走?去哪?”

  “现实世界啊!”总监说,“你们的部门主管Tony昨天走了,妈的,连辞职报告都没有给我递。”

  我一惊,这才想起来,刚进来的时候,Tony的位置确实是空着的。

  “除了Tony,还有谁走了?”

  “还有几个员工,不过不要紧,影响不了公司的正常发展。”说着,总监掏出烟来,递给我一根。这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总监是很少跟同事一起抽烟的,况且这办公室还是无烟区。

  “阿乾,你是怎么想的?”

  “我……”

  “你来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做出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其实我早就想提拔你了,可惜人事这块我实在是插不上手。现在好了,正是一个机会,Tony走了,我准备向总部申报让你当部门主管,怎么样,有没有这个信心?”

  “总监,其实我……”

  “好好干,阿乾,我对你有信心!”总监不由分说的就把手拍在了我的肩上,“你可是公司的业务骨干啊,以后你们部门的业绩就全靠你带头了,我看好你哦!”

  从总监的办公室里出来,我恍恍惚惚的。如果是以前,忽然给我提了一个部门主管,那简直是天上掉了大馅饼,非得好好庆祝一番不可。可如今,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接通后,里面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是阿乾吗?”

  “你是……”

  “刘洋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我转念一想,莫非是高利贷追债的?便道,“他已经走了,回到现实世界了,就算有什么债务,也都两清了吧。”

  “他走的时候,是不是给了你一个U盘?”

  我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这个U盘不是应该属于你的东西,把它交出来。”

  我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了雪莉的哭喊声。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子都竖了起来,“你们是谁,你们要对雪莉干什么?”

  “放心,我们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你只要交出U盘,保你全家无虞,否则的话,呵呵。”对方冷笑了一声,随即挂掉了电话。我则像疯了一样,马上冲出公司,向家赶去。

  到了家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翻箱倒柜的被洗劫了一番。大吉已经死了,脑袋上有一个枪眼,狗身下的血流成了一滩。雪莉则蜷缩在角落里,无助的哭泣着。她看到我进来,扑到我身上哭喊起来,“阿乾,他们带走了毛毛……”

  我控制住自己的心神,尽力抚慰着妻子的情绪,“雪莉,你别慌,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了两个人,说让我交出U盘,我说不知道,他们就翻箱倒柜的找……大吉冲他们叫唤,结果被一枪……他们临走的时候,还把毛毛带走了。阿乾,你到底拿了别人什么东西啊?”

  “别急,雪莉,告诉我是什么样的人?”

  “两个男人,我都不认识,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手臂上纹着一只眼睛……”

  我一惊,是觉醒者联盟的人!他们为什么会找到我的头上?

  “阿乾,他们临走的时候说了,让我们随时等着消息,拿U盘去换毛毛……”

  U盘?这个U盘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行事隐秘的觉醒者联盟大动干戈?我打开电脑,把U盘插进去,拨动鼠标操作起来。确实如刘洋所说,里面只有20G的小电影,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可是,很快的,我发现在这海量的影片背后,还隐藏着一层子代码。这难不倒我,经过数据解析之后,U盘里出现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文件。

  我把这个文件用解析器打开,当弄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恶意程序,并且它的编程方式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模式,确切地说,类似于某种高等级的溢出矩阵……我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如果启动它的话,这种强大的恶意程序会像病毒一样,瞬间就能干掉一台计算机,甚至能在顷刻间毁掉整个互联网,就像用核弹轰平一座小岛那样!我隐隐地感觉到,如此强大的恶意程序,根本不是用来对付普通的计算机网络的。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我久久地凝视着它,仿佛在凝视一个关在深渊里的恶魔。觉醒者联盟迟迟没有发来交易的信息,再加上解析文件耗费了太多的精力,我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屋子里没有开灯,只从窗子里照进来一层淡淡的月光,把一切都笼罩在朦胧的黑暗之中。

  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劲,雪莉呢?我站起来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她的身影,同时我发现桌子上的那枚金属U盘也已经不见了!顿时惊出了一身汗的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点开手机,果然,在里面有一条已读短信,只有寥寥的几个字:十一点半,云亭街16号。

  坏了,出事了!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正要夺门而去,却又咬了咬牙,重新坐回了电脑旁边,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了一阵,这才跑出门。

  当我气喘吁吁地赶到短信里通知的地点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云亭街是一条并不起眼的偏僻巷子,16号就是处于拐角处的一间普通民居。我拉开外面的铁栅栏,小小的门口黑洞洞的,像是怪兽深邃的咽喉。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进去,没走几步就摸到了一个通向地下室的楼梯。我进入地下室,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些许光亮。昏暗的灯光下,一台老式的服务器正在运行着,发出“嗡嗡”的震颤声,像是一群蜜蜂在扇动着翅膀一样。按说一台老式的服务器是达不到这种功率的,我好奇的摸了一下,接触的瞬间,一股奇怪的感觉向我侵袭了过来,如同秋水般漫过了我的身心。

  “这是阻隔器,很棒吧?别看它其貌不扬,这可是连你们搞IT的人都未曾见过的黑科技。”

  随着话音,一个魁梧的中年汉子出现在了我面前。

  “阻隔器?”

  “没错,它能够释放出频率异常的电磁讯号,完全屏蔽掉盖亚的扫描。换句话说,有了它在,云亭街16号对于盖亚来说,就是一个无法探知的黑洞。所以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盖亚都是不知道的。怎么说呢,就像是遮住了上帝的眼睛一样。”

  我对这一切并不感兴趣,只是冷冷地问道:“我的妻儿呢?”

  “早已等待多时,请跟我来。”这男人转过头,打开了一扇房门。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我看到他裸露的小臂上纹着一只睁开的眼睛。(节选) 

    该作品为第六届“光年奖”原创科幻小说大赛参赛作品。想了解更多,请点击:

    http://club.kedo.gov.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382&highlight

    “光年奖”由蝌蚪五线谱网主办,旨在提供科幻竞技平台,发掘科幻新作家,提升人们对科幻的关注。比赛通过在线征集、公众投票、权威点评等方式评选和推荐优秀科幻作品。 

 

 

[责任编辑:李阳阳]

上一篇:虎符迷踪
下一篇:白鬼夜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