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虎符迷踪

来源:蝌蚪五线谱 2017-04-19     

  一 调查 

  2019年3月21日,上午10点,王府井大街27号。从警车上一下来,刘东林就感到炽烈的阳光从一片高楼大厦的缝隙里穿行而过径直刺入他的瞳孔,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真是个好天气,刘东林心中感叹,原本普通的一天由于北京连续的雾霾和沙尘暴,成为了难得的一个晴天。但刘东林心情却很阴沉,因为他明确地记得去年的今天,发生了一起命案,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使自己的生活从此变得狼狈不堪。他从心里诅咒这个日子,这个该死的晴天。面前这个建筑就是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办公楼,刘东林甩上车门大步登上台阶,玻璃自动门打开了,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在一年的时间里第几次来到这里了。现在他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几乎不用借助思考,腿就自然带着他来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前,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熟练自如。这是石永逸的办公室,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制的办公桌,一个普通的椅子,但是没有窗子,以前窗户的位置被一个不锈钢隔板代替了,这样即使是白天这里也漆黑一片。刘东林习惯性地打开灯,关上房门,坐在沙发椅上。今天他本不打算来到这,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已经装进了他的心里,他在任何地方一闭眼就能想象这里所有物品的位置,更重要的是一年的苦思冥想让他身心疲惫,一走进这个房门就会感到头疼。不过今天毕竟是特殊的一天,一周年了,他心里总觉得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说不定能有什么突破。这个案子已经让他患上了“强迫症”,想到这他苦笑了一下。一年前的事情在他脑海里浮现……

  那是2018年3月21日,发生了一起命案,北大考古系教授谷君如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是化学毒剂中毒造成的窒息死亡。当天这个消失就在网络和媒体上热议。谷教授平时性格桀骜不驯,常有出格言行,深受领导和同事厌恶,人们猜想也许是他得罪了什么人,被报复致死。这种案件一般都是一时引人瞩目,而过些日子就逐渐被人忘却了,可接下来的连续三起命案(准确地说是一起投毒、一起失踪和一起自杀)让事件变得扑朔迷离。3月22日,社科院汉唐研究室女研究员李玲也以同样的方式被毒死在自己家中;3月23日,社科院汉唐研究室副研究员,李玲的丈夫江武信离奇失踪;3月24日,社科院汉唐研究室主任石永逸在办公室自杀。这四起案件无疑深深触动了人们的神经,各种猜测和小道消息像瘟疫一样在大众中传播,甚至传出是由于三角恋和情杀之类的,一时沸沸扬扬。一种看法是石永逸由于与李玲有婚外情被江武信发现而毒杀姜武信,可惜失手错杀了李玲而自责自杀。可这根本无法解释姜武信的失踪,更不能解释谷君如的被害。于是大众将希望的目光转向警方,可是一年以来案件进展不大,人们也渐渐地淡忘了此事,只不过偶尔传出一些报道,但是大家对它的兴趣已经减弱,再也激发不了人们的情绪了。那时的刘东林还是刚工作一年的新警察,初出茅庐的他总想崭露头角,可惜平时在刑警队最多也就抓抓小偷小盗,少有大案要案。这个连环案件对于年轻的刘东林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主动请缨要求加入调查此案的专案组,领导本来不打算让他加入,一来是他刚参加工作不久缺少经验,二是年轻人心高气傲需要好好沉淀一下。但是局长力排众议让他加入了专案组,人们清楚地记得局长在会上说:“年轻人有这个热情,应该鼓励嘛,我们有些老同志总喜欢论资排辈,压人家一头,这样年轻队伍怎么锻炼啊?既然要培养后备力量,就要放手让他们去干!”说着看了政委王泉一眼。大家都听出局长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些责怪老政委快退休了还不退二线的意思,于是也就没再说什么。这样一来,刘东林就成了这场博弈的“幸运儿”,他倒不关心局里高层的人事安排,他关心的是还有一个人也由于这句话进了专案组,那就是和他同时参加工作的余文雅。余文雅是刘东林的大学同学,班里唯一的女生,于是也就成了“班花”,当然她这个班花是名符其实的,而不是其他班所谓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样难免被众多男同学暗恋,刘东林就是其中一个……

  专案组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决定分头调查四个子案件,每天晚上开碰头会。而刘东林和余文雅被分到了同一小组负责调查石永逸。其实把他们分在一个小组是专案组负责人老寇的决定,同事都说老寇平时和老政委王泉关系比较亲密,也许是王泉授意让他把局长所说的年轻“后备力量”弄到一起,让毫无经验的他们出丑好让局长难堪。但这只是人们无聊的猜想,老寇其实并没有这个意思,这样的大案全国瞩目,他是断不敢马虎的,身为专案组负责人他压力极大,这个老警察深知石永逸是全案的重中之重,于是亲自挂帅,同时还邀请了国内著名侦探吴兴汉加入。有两位前辈带队,“石永逸组”实际上阵容并不弱,不但没有让他们出丑的意思,反而是老寇想亲自带一带这两个“后备力量”。刘东林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想赶快把案破了,对于余文雅他倒是觉得有些碍手碍脚,虽然内心深处对她有些暗流涌动,但是对于这个他自认为的“大好机会”,他并无暇顾及其他。对于工作上的事,刘东林是有些小看余文雅了。实际上这也不怪刘东林,余文雅自从工作以来表现平平,并没有体现出什么出众的能力。老寇当然看出了这个年轻人内心的小九九,在吃饭的时候不咸不淡地对刘东林说:“小刘啊,可不要小看人家小余,她能看到的东西我们未必能。”刘东林咽下一口同样不咸不淡的饭,心里想起余文雅神气十足的口头禅“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很快,刘东林就发现自己把这个案件想的太简单了,在他们夜以继日的工作中,虽然线索不断涌现,但是谜团也越来越多。专案组几乎把与这四个人相关的一切都调查了一遍,却无法参透其中的真相。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大家陷入了绝望,老寇的压力最大,每天人们都能看到他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瞪着带血丝的眼睛,带着沙哑的嗓音忙碌于各处之间。说他们没有进展也有失公正,其中最重大的发现是这四个被害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虎符”研究项目组的成员。(节选)

    该作品为第六届“光年奖”原创科幻小说大赛参赛作品。想了解更多,请点击:
    http://club.kedo.gov.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390

    “光年奖”由蝌蚪五线谱网主办,旨在提供科幻竞技平台,发掘科幻新作家,提升人们对科幻的关注。比赛通过在线征集、公众投票、权威点评等方式评选和推荐优秀科幻作品。

[责任编辑:李阳阳]

上一篇:回光
下一篇:盖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