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你一生的故事

来源:科普中国网 2017-05-17     

    年轻的时候,我们会爱过一些人,不问来去何处,最后成为了我们生命中的过客,直到我们再次牵起一个人的手,度过余生。

  我是Yolanda,今年我78岁了,我的丈夫叫Laird,我们有一栋房子,不大不小,有一只狗,还有一双儿女,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

  我和Laird有一个约定,从我们年轻的时候开始便存在了,不去问相识前对方的事情。我们习惯了如今的生活,拥有彼此,习惯彼此。我们会依偎在夕阳下,我们会手牵手,我们也会想起我们各自的曾经。

  M星球,是我的故乡。

  50年前的今天,一月七号,对爱情充满了好奇与渴望的我,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了一位名叫Malcolm的男子,他瘦瘦的,穿着西服,手指纤细,皮肤白白的,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阳光帅气,一个转身,一个微笑,我决定今生今世追随他。

  他告诉我,他属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那里的人,每天忙忙碌碌,早出晚归,不会像M星球一样每天阳光灿烂,那里有黑夜,那里有雷雨,那里有复杂的情情爱爱,那里离M星球很远…… 第二天,他离开了,应该是回到了属于他的地方。

  爱上他是我的错,为了他放弃自己的生活也是我的错。

  十二月九号,我的19岁生日,晚上九点,我跟朋友路过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走了进去,那里有一面镜子,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好像有一点不一样,镜子里的我脖子上挂着一个铁项链,闪电状,而我摸摸自己的脖子,并没有摸到什么,好奇的我用手指碰了碰镜子里的项链,那一刻,我只能感觉到我的脑浆在脑子里打转,我的身体好像被一个无形的黑洞吸引过去,最后只听见朋友呼喊我的名字……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Malcolm的家里,他扶着我的头,说了句:你本不该来。

  后来的两年里,我成了Malcolm“不为人知”的女朋友。我们恩爱,但他却从不向别人提起我;我们浪漫,但却一直是在家里喝喝咖啡,看看电影。我深知,因为我的来历不明,他感受到了困扰,他不愿意别人知道我是谁,他并不是出于保护我,而只是为了他的所谓“一世英名”。

  终于有一天,受够了每天陷在家里的只为等他回来的生活,我走了出去,一个人,我漫步在公园里,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奔波忙碌,我开始崩溃,我想回去,但我已经失去回去的勇气。一个咖啡店的门口,我见到了Malcolm,他搂着一个女生,跟一群人从咖啡屋里走出来,他们欢笑着,他不停地向别人介绍她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快结婚了。他并没有发现我,当然,他回到家之后,也没有发现我。就这样,我们失去了彼此。
年轻的时候,我们会爱过一些人,不问来去何处,最后成为了我们生命中的过客,直到我们再次牵起一个人的手,度过余生。

  我是Yolanda,今年我78岁了,我的丈夫叫Laird,我们有一栋房子,不大不小,有一只狗,还有一双儿女,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

  我和Laird有一个约定,从我们年轻的时候开始便存在了,不去问相识前对方的事情。我们习惯了如今的生活,拥有彼此,习惯彼此。我们会依偎在夕阳下,我们会手牵手,我们也会想起我们各自的曾经。

  M星球,是我的故乡。

  50年前的今天,一月七号,对爱情充满了好奇与渴望的我,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了一位名叫Malcolm的男子,他瘦瘦的,穿着西服,手指纤细,皮肤白白的,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阳光帅气,一个转身,一个微笑,我决定今生今世追随他。

  他告诉我,他属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那里的人,每天忙忙碌碌,早出晚归,不会像M星球一样每天阳光灿烂,那里有黑夜,那里有雷雨,那里有复杂的情情爱爱,那里离M星球很远…… 第二天,他离开了,应该是回到了属于他的地方。

  爱上他是我的错,为了他放弃自己的生活也是我的错。

  十二月九号,我的19岁生日,晚上九点,我跟朋友路过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走了进去,那里有一面镜子,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好像有一点不一样,镜子里的我脖子上挂着一个铁项链,闪电状,而我摸摸自己的脖子,并没有摸到什么,好奇的我用手指碰了碰镜子里的项链,那一刻,我只能感觉到我的脑浆在脑子里打转,我的身体好像被一个无形的黑洞吸引过去,最后只听见朋友呼喊我的名字……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Malcolm的家里,他扶着我的头,说了句:你本不该来。

  后来的两年里,我成了Malcolm“不为人知”的女朋友。我们恩爱,但他却从不向别人提起我;我们浪漫,但却一直是在家里喝喝咖啡,看看电影。我深知,因为我的来历不明,他感受到了困扰,他不愿意别人知道我是谁,他并不是出于保护我,而只是为了他的所谓“一世英名”。

  终于有一天,受够了每天陷在家里的只为等他回来的生活,我走了出去,一个人,我漫步在公园里,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奔波忙碌,我开始崩溃,我想回去,但我已经失去回去的勇气。一个咖啡店的门口,我见到了Malcolm,他搂着一个女生,跟一群人从咖啡屋里走出来,他们欢笑着,他不停地向别人介绍她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快结婚了。他并没有发现我,当然,他回到家之后,也没有发现我。就这样,我们失去了彼此。

(节选)

该作品为第六届“光年奖”原创科幻小说大赛参赛作品。了解更多,请点击:
http://club.kedo.gov.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518&highlight=%E4%BD%A0%E4%B8%80%E7%94%9F%E7%9A%84

“光年奖”由蝌蚪五线谱网主办,旨在提供科幻竞技平台,发掘科幻新作家,提升人们对科幻的关注。比赛通过在线征集、公众投票、权威点评等方式评选和推荐优秀科幻作品。

 

[责任编辑:李阳阳]

上一篇:杀手
下一篇:论心灵相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