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容朝编年史

来源:科普中国-科普融合创作 2017-04-21     

  1.

  容朝五十八年,夜。

  通译府里冷冷清清的,一阵风又透过窗户缝隙吹了进来,蜡烛的火苗抖动了几下。冯步尘急忙伸出手,护住了微弱的火苗,同时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他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是下半夜了。

  “怎么,冯卿,还没休息啊?”随着话音,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

  “啊,容王。”冯步尘急忙长鞠一躬,道,“这么晚了,容王还没休息?”

  “今天太高兴了,睡不着。目色国和墨国都派使者前来朝贡,表述称臣之意,从此边境应是再无战事了。”容王走到蜡烛跟前,火光映照出他坚毅的下巴和虬髯,魁梧的身材和略显削弱的冯步尘形成了鲜明对比。

  “确实,两邦求和,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实乃我大容国的一件幸事。”冯步尘又是一鞠躬,“恭贺容王。”

  “哎,这又没外人,你就别这么多礼了。来,坐。”容王拉着冯步尘一起坐下,说道:“步尘,两国求和,这些天不停的文书往来,可是辛苦你了。”

  冯步尘哂然一笑,“这是臣子分内之事。”

  “哈哈,如果人人都能像你这样,早就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了,哪里还能有什么战事。对了,既然和谈之事已经办妥,你还在这里忙什么?”

  “哦,我在查找以前的典籍,看能不能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

  “还是因为……那个事?”

  “是,这也是师父在临死之前,念念不忘的一个心结,我希望能完成他老人家的遗愿。”

  “这个事,有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容王,你看,”冯步尘拿起毛笔,随便写了几个字,“语言先暂且不论,我们使用的文字出现的却是太突兀了,竟然找不到发溯的源头,甚至,连一个过渡的中间阶段都没有,这让臣百思不得其解。另外,根据以前的典籍来看,所载的历史也十分短暂,距今不过百余年而已,那在这之前,我们又是什么?或者说,我们从何而来?这段时间目色国和墨国前来求和,文书往来之间,我也借阅了他们的一些典籍资料进行研究,虽然他们的语言和文字都迥异于我大容国,但对于历史的记载却出奇的相似,这让臣更疑惑了……”

  容王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你要让他带兵打仗,他二话不说,身先士卒,可要让他思考这些东西,那真是要了命了。容王摆了摆手说:“我实在搞不懂你们这些读书人,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何用,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衣穿。你就跟着本王,睥睨天下,一统群雄,成就一番伟业,不好吗?”

  “好是好,然而……”

  “哎,别然而了,小心过度思虑伤身。对了,你和淑姬的婚期快要到了,与其在这里研究这些东西,还不如多花点时间陪陪她。”

  “可是我……”

  “冯卿,这是王命!”

  “……是,臣领命。”

  2.

  夜凉如水,群星浩瀚。冯步尘和淑姬并肩坐在一起,抬头看着星星。淑姬是容王的妹妹,长得却跟她哥不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剽悍的影子,相反却是玲珑剔透,小鸟依人。她一脸仰慕地看着坐在旁边的这个男人,问道:“听说在前天的和谈会盟上,都是你负责跟那些目色人,还有墨人交流的,是不是啊?”

  “呵呵,”冯步尘笑道,“当然了,我就是干这个的。”

  “哎,哎,”小姑娘来了兴致,“我听说他们的话可难听懂了,你是怎么学的啊?”

  “其实啊,也并不是很难,只不过大家的语言组织方式不同罢了。咱们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说,他们不是字,是用单词,并且这每个单词都是由26个字母组成……”

  “你说这些我都听不懂……那你告诉我,目色人向别人问好,怎么说?”

  “问好的话,是How are you?被问好的人要回答I'm fine thank you,and you?然后问好的的那个人再回答I'm fine too。这才能完事。”

  “哎呀,这么麻烦啊,不好学,不好学。”淑姬撅起了嘴,接着又莞尔一笑道,“那你告诉我,我喜欢你,怎么说?”

  冯步尘俏白的面孔微微红了些,道:“I love you。”

  “I love you。”淑姬重复了一遍,发音竟然十分地道,“这个好记,一下就记住了,不像问个好,还得翻来覆去这么麻烦。对了,那些目色人,眼睛真的是有颜色的吗?”

  “嗯,有的是蓝色的,有的是褐色的,还有一些是碧绿色的。”

  “哇,太神奇了,他们为什么会长成这个样子?对了,对了,那墨人的话,也是全身发黑了?”

  “如果他们不张嘴,保证你在晚上看不见他们。”

  “为什么?”

  “因为他们全身上下都是黑的,只有牙是白的。”

  “哈哈哈……”淑姬被逗的笑了起来,露出一排贝齿。冯步尘看着她说:“你的牙齿也是白的。”

  淑姬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脸色绯红,低下了头去。闻着女儿身清秀的香味,冯步尘也慢慢地靠了过去,就在他的唇刚要贴近那温软的脸庞的时候,小姑娘却一下子大叫了起来,“快看,闪流星!”

  冯步尘差点被她的一惊一乍吓得背过气去,他顺着淑姬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颗闪流星,正在一闪一闪的划过天际。这种流星与普通的流星不同,它们不是拖着一道明亮的尾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而是一明一灭的逐渐消失。冯步尘还听一些目力极好的人说过,一颗闪流星其实并不是只有一个地方闪光,它是有好几个闪光点的。

  “快,我要许愿!”淑姬双手合十,对着闪流星闭上眼睛,神情十分激动。他们都相信,对着闪流星许愿格外的灵验。

  “呵呵,别急,”冯步尘笑道,“闪流星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失呢,够你许好几个愿的。”

  过了一会儿,闪流星消失了,淑姬这才睁开了眼睛。冯步尘问道:“淑姬,你许了什么愿望?”

  “哼,我才不告诉你呢,”淑姬撇了撇嘴,“要是说出来的话就不灵了。”

  冯步尘苦笑着摇了摇头,面对这个古灵精怪却又单纯无比的小姑娘,他也只有怜爱的份儿。淑姬问道:“步尘哥,闪流星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个……”

  “是不是也像月亮一样,是圆的呢?”

  冯步尘忽然心中一动,拉起淑姬就要走,淑姬问道:“干什么去?”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冯步尘拉着淑姬来到了通译府,从文书柜里拿出来了一个圆球状的物体,上面斑斑驳驳的,还涂绘着不同的颜色。在圆球状物体外围还有一个弧形的金属支架,嵌合的十分巧妙,用手一拨,圆球便能转动起来。

[责任编辑:李阳阳]

上一篇:天劫
下一篇:沾血的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