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沾血的义体

来源:科普中国网 2017-04-20     

  我挺内疚的,不该怂恿他一起来这鬼地方当雇佣兵,现在钱没还没到手,他身体都没了。

  他本来不叫瓦力的。

  只是现在他活脱脱像放大版的机器人瓦力。生锈的履带,简单的机械手,一双大大的电子眼。

  我问他你的大脑放哪在,他指了指腹部,说大脑安放在这里。

  我又问他现在呆在这么一副铁盒子中是什么感受,他吱吖一声地转过头来,红通通的电子眼面无表情地盯着我,说没感觉,是真没感觉。

  我想也是的,只剩这么一个大脑还是他自己的了,不仅没触觉,就连调节人情绪的激素也没了,在冰冷的机器里冷静地思考,没有快乐,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

  不知道你们听说过以前海盗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没。在海上漂泊的日子里,他们抢劫商船,杀人抛海喂鱼,遇到其他海盗时还经常火并,就连海盗团队内部都经常有大副反叛船长的事,上岸后则是拿着分来的大笔财富肆意挥霍,喝酒,赌博,和女人鬼混,等到身上的钱花光了就再次启航,直到死在海上。

  我觉得当雇佣兵和海盗差不多,每天过的都是“擦枪走火”的日子,杀过人也被放过血,体会过被枪顶着脑袋读秒的时刻,每次干完一单生意后也快活过。

  刚来时我也想过离开这里,我曾带着当时还是人体的瓦力,去找那个领我们来这边做雇佣兵的中年男人,他喜欢戴墨镜,听完我们急不可耐想要离开的陈述后,他招牌动作似得推了推墨镜,一改以前看到的猥琐中年男人的神色,表情凌冽起来,把合同给我们看,在密密麻麻的合同不起眼的一行上写着:为期三年。

  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墨镜男身后两名肤色黝黑身材健硕的壮汉走向前来挑衅地看着我们。

  墨镜男对这种情形见怪不怪地笑了笑:“在我这里干的有中国人,有非洲人,有俄罗斯人,有印度人。看在大家都是中国人的份上我给你们安排进一个好一点的班子,活命挣钱的几率大些。”

  于是我和瓦力进了老强的班子。老强手下有四个人,分别叫刀疤李,流氓张,快手王,毒师陈,都是干这行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墨镜男颇为恭敬地招待老强,把我们交给老强,老强看我们都是生手,有点不太愿意,但还是接受了我们。

  我们中埋伏的那个晚上是这三年来舔着刀口过日子的转折点。

  那天我们七个人刚运完一批货,正坐在荒郊野外的火堆旁吹B打屁,哗啦啦的烈酒就着烤蛇肉一下肚,撒完一泡热尿后什么话都说出来了。老强他们几个,流氓张是被通缉的杀人犯,老强自己是退伍后的痞兵,快手王是耍老千纵横各大赌场最后被追杀,刀疤李是职业杀手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毒师陈是某大学化药教授,被查出制毒贩毒,总之各个都是亡命之徒,相比之下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跟瓦力都是体院毕业的学生,因为欠债想还钱才来的这里。

  我问老强,你是当兵出身,怎么走上这条路,你现在钱也挣够了,应该回去享福去啊,怎么还在这儿。

  老强叹了口气,失落地不像平时的他,“来钱来快惯了,不喜欢过那种每个月等着几千块工资的日子,也不喜欢坐着等死的生活,没意思。像现在这样,有酒喝,有肉吃,有兄弟陪着,风吹日晒赚些沾血的钱,身体憋不住了去城里找些黑姑娘玩玩挺快活的。我将来要是死了,一定是死在战场上。”

  瓦力凑了过来,大块头的他把我挤在一旁,愣头愣脑的说,“对对对,是这样的,以前我和一陪酒女喝完酒把她放倒后也问她,你这么漂亮有气质,干嘛要干这个浪费了大好青春,她也说快钱来惯了受不了正常的工作,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要不多买点酒吧。我心一紧,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给她了。”

  我们一脸看着傻逼的表情看着他。

  就在这时,从黑暗处出现了几个人影,端着枪慢慢走近。

  我们武器都不在手上不敢妄动。

  对方一共五个人,穿着破旧的短袖军装,清一色的黑人,眼神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我们。

  一个个子稍矮的家伙背上枪,把我们的武器一一缴了去,其余四个人呈四角状6把我们包围。

  那个矮个子开始搜刮我们身上的装备了,他拿枪指着刀疤李,叫他把身上的东西给他。

  刀疤李从腰间拿了个手榴弹,嘴里的口香糖还在嚼着,接着,他拉开了保险栓。

  那黑人愣了一会,像见了鬼似得看着他。

  刀疤李把手榴弹轻轻抛向半空中,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五个人现在四散开来,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们清楚,那不是炸弹,而是闪光弹,对面可能也清楚,但对面毫无防护装备。

  闪光弹爆炸有不到三秒的间隙,我们熟练地戴上军用护目镜和特制耳塞,向远处趴倒,一气呵成。

  爆炸声响起,一时荒野的黑夜亮如白昼。

  几秒后,我们从地上爬起来,流氓张捡起枪,朝地上或昏迷不起或惨叫连连的五个人扫射几枪,完事后还骂骂咧咧了几句。

  跟着老强干就是好,我们这几年从杀鸡都手抖的菜鸟变成了现在能从容应对各种状况的老滑头,这和老强拿命换来的珍贵经验还有精良的装备是分不开的。(节选)

   该作品为第六届“光年奖”原创科幻小说大赛参赛作品。想了解更多,点击:
   http://club.kedo.gov.cn/portal.php?mod=topic&topicid=51

  “光年奖”由蝌蚪五线谱网主办,旨在提供科幻竞技平台,发掘科幻新作家,提升人们对科幻的关注。比赛通过在线征集、公众投票、权威点评等方式评选和推荐优秀科幻作品。

[责任编辑:李阳阳]

上一篇:
下一篇:穷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