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现代人有口香糖,古代人要怎么对付口臭呢?

来源:视知TV 2017-09-11     二鹅

    不管嚼口香糖被人为赋予了多少好处,譬如清洁牙齿、防止蛀牙、瘦脸、锻炼小脑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还是为了防止嘴巴无聊,以及清新口气,拉近距离。

  有词为鉴。清人陆求可曾作《月湄词·相思儿令》“一点樱桃娇艳,樊素不寻常。何用频含鸡舌,仿佛蕙兰芳。座上吹罢笙簧。徐徐换羽移商。晩来月照纱橱,并肩私语生香。”

  虽然全篇不曾提“嘴”,却始终围绕着佳人口香。若佳人吹完笙曲儿,樱桃小口微启,气味竟令人难以忍受,请问男主人公要以何种心情与其在窗前月下幽会?不不不,剧本一定不是这么写的!

  不过在既没有绿箭又没有益达的古代,怎么避免口臭成为破坏人类繁衍的元凶呢?答案也在这首词里,“频含鸡舌”指的就是嚼口香糖的动作。这里的“鸡舌”指的是中医所说的“鸡舌香”,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丁香。

  衔丁香以避口臭的方法其实颇具历史。由于丁香原产于域外,西汉张骞通西域以前无从考,东汉《汉官仪》载:“桓帝侍中迺(“乃”,姓)存年老口臭,上出鸡舌香与含之。鸡舌颇小、辛螫,不敢咀咽。嫌有过,赐毒药,归舍辞决……僚友求眡(“视”)其药,出在鸡舌,咸嗤笑之。”老大臣挨了同事们一顿嘲讽,证明在汉朝,朝堂官员用丁香防口臭已颇为普遍。

丁香:药用,又称“鸡舌香”

  丁香的药用成分存在于其花蕾与果实的挥发油当中,其中所含的丁香酚主要功能就是抗菌。

  汉以后,丁香成了“口香糖”界代表性的存在。三国时曹操写给诸葛亮的一封书信,称“今奉鸡舌香五斤,以表微意。”明为送礼,实为从蜀汉挖墙脚,暗邀葛亮与自己同朝为官,一表“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求才愿望。

  此后含鸡舌香更在唐诗中衍生为典故,隐含在朝为官之意,如王维“何幸含香奉至尊,多惭未报主人恩。”、白居易“对秉鹅毛笔,俱含鸡舌香。”

  除丁香之外,原产自恒河流域、后传入古中国的胡椒与荜拨(又称“长胡椒”),亦有镇痛消炎去除口臭的效果,东南亚地区及我国岭南地区还有嚼蒟酱叶的古老习俗。

胡椒、荜拨、蒟酱叶

  历朝历代中医经典中记载了更多五花八门的“口香糖”。最早者如东汉《神农本草经》记载了“水苏”的对去口臭有奇效。

  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七窍病”专卷内,有专门针对口臭、身臭的“含香丸方”,比如以丁香、甘草、细辛、桂心、川芎,研磨成粉后用蜜练成丸子,“临卧时服二丸”。

  到了宋代,朝廷命医家学者编撰出《太平圣惠方》与《圣济总录》,其中有一味“含香圆”,采用十五种香药研成细末,以蜜和之成圆。

  通过现代科学检验,其方中大多香药含有挥发油成份,能抗菌杀虫、生津润燥、止痛消肿,故而对口腔卫生保健有良效。只不过配方当中含有名贵药材,在当时只怕平常人家消受不起。

  古人追求香口的步伐远超于此,除了这些药剂,还有日常的香茶(以香料烹茶叶)、熟水(直接用香料煮水)、香汤(制法比熟水更为复杂)、清露(蒸馏花果中的香露香精)等。

  联想起《红楼梦》中宝玉挨打后王夫人所赐“木择清露”和“玫瑰清露”,只是一小茶勺就香得不得了;宝钗所用“冷香丸”虽为治病,也使得行止间幽香相随;而在十九回中,宝玉闻见黛玉袖中发出的香气,不禁神魂颠倒。

  欧洲、中亚地区的人也会用各种香料、树胶来清洁口腔和增加香味,不过和古代中国一样,这都是上流社会才能享受的奢侈品。就说曹操挖诸葛亮的例子,你能想象今天腾讯的hr拿五斤益达去挖阿里的副总裁吗?

  参考资料:

  1.严小青,《中国古代植物香料生产、利用与贸易研究》,南京农业大学,2008年6月。

  2.刘云华,《谈丁香的药用价值》,《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1年第四期。

  3.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卷六:http://www.zysj.com.cn/lilunshuji/beijiqianjinyaofang549/index.html

  4.杨惜义,《唐诗笺注一则》,《贵州文史丛刊》,1987年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