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国医大师王琦:传承中医做“潮人”

人民日报 2018-04-16

  

  王琦,今年七十过五,国医大师里的“年轻人”。

  他力主行医不能只看人的病,更要看病的人,把辨体、辨病、辨证结合起来。

  他说,中医要被认可,要靠疗效,要靠原创的理论体系。他开创中医体质学,用体质辨识助医生治病,帮普通人读懂自己的身体,进行自我健康管理。

  他主张中医走出去,要以充分的解释力为前提。为此,他积极接触现代医学,与基因学专家合作,寻找基因与体质之间的互通桥梁。

  一个中年汉子坐在了王琦的对面。

  脸色青黑,但已泛着微微的血色。年前他从江苏赶来找到王琦时,虚弱得几乎不能走路。现在,已经能稳稳端起一盆水。

  今天,他来复诊。

  跟诊的学生掏出自己的智能手机放到了王琦面前,初诊的病历、药方,还有服药之后的效果,在屏幕上一页页划过。一边看,一边想,王琦开始写方。

  75岁的王琦,瞧病已经离不开手机。

  来找他的患者多,外地又占大头,初诊开了方子,复诊来回折腾,路上很受罪。

  老爷子想到了手机,不光自己存了很多病人的信息,也让学生跟患者加微信,一对一追踪病情,方子如果吃着好,就在当地抓药继续吃;非要来复诊的,也让学生提前把病情、药方、药效理清,提高看病的效率。

  王琦,第二届国医大师,江苏高邮人,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终身教授。他常常对患有疑难杂症的病人讲,不要着急,我们会帮你想办法。“这不仅仅是一种安慰,更是中医的责任。”

  “是看病的人,还是看人的病?”

  中医如何被认可?王琦一直在想路子。

  首先得讲疗效。“如果病都治不好,那人家肯定会说中医不行。”王琦说,“疗效就是硬道理、疗效就是话语权、疗效就是贡献度。”而要实现愈人之病,在王琦看来,不能只看病,更要看人。

  “我们行医,是看病的人,还是看人的病?现在可能更多的是看人的病,丢掉了病背后的人,这是不行的。”王琦说。从人体的综合视角入手,他致力于改变中医的思维方式,采用辨体、辨病、辨证相结合的诊疗模式进行治疗,并倡导“主病主方论”,以此论述62种疑难病的诊疗。

  能治好病就够了么?王琦觉得未必,中医要被国内外认可,首先当然基于临床疗效,但这只是“术”的范畴,还要上升到“道”的层面,必须形成自己原创的理论体系。

  王琦仍把目光聚焦在人的身上。

  在40多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