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珩:我国著名的应用光学家

科协改革进行时 2018-12-18

  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是中国科学院及工程院院士,他是“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何梁何利基金优秀奖”的获得者。他筹建了“光学精密机械仪器研究所”,与多名科学家一起向国家建议实施“863”计划,还参与倡议成立中国工程院,并为“大飞机”等许多国家重大项目殚精竭虑。他就是我国著名的应用光学家王大珩。

  

  1915年2月的一天,王大珩在日本东京气象台附近的一个普通和式住宅里诞生,襁褓之中便随父母返回祖国。他的父亲王应伟是一名学者,在数学、物理、天文等方面多有成就。在父亲的指导下,王大珩从小就对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前往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学习,成为了一名光学研究生。

  

  1942年的一天,王大珩在英国的好友带给他一个消息:伯明翰昌司玻璃公司实验部急需找一位实验物理师,专职从事新型光学玻璃的开发研究。光学玻璃是制造一切光学仪器的基础,但在当时的中国,尚没有制造光学玻璃的技术。王大珩深深感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我的祖国需要这种技术!”为了学习制造光学玻璃的真正本领,他毅然放弃了在读的博士学位,受聘于昌司玻璃公司,做了长达五年的实验物理师。

  

  为了探索被公司严格保密的光学玻璃配方,他艰难地进行了约300埚玻璃熔炼实验。这段时间里,他不仅发表了多篇论文,获得了两项与光学玻璃配方有关的专利,还将其发展的V—棱镜精密折射率测定装置制成了商品仪器,获得了英国科学仪器协会“第一届青年仪器发展奖”。1948年4月,王大珩终于实现心愿,放弃了在英国优越的条件,义无反顾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在新中国成立以前,我国应用光学领域是一片空白——全国只有少数科学家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光学工厂寥寥无几,没有自己生产的光学玻璃,光学仪器更是无从说起。1950年,政务院决定在中国科学院设立仪器馆。王大珩欣然领命,于1951年被聘为仪器馆筹备处副主任,接过了国家赋予的筹备仪器馆的重任。经历了一番艰难的筹备和创业,中科院仪器馆于1953年正式成立。在王大珩的带领下,仪器馆熔炼出了第一埚光学玻璃,从而结束了中国没有光学玻璃的历史,实现了他当年在英国时的报国夙愿。

  

  之后,王大珩带领长春光机所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相继研制出我国第一台电子显微镜、第一台高温金相显微镜等一大批高水平的光学成果,史称“八大件一个汤”一举改变了新中国在光学领域一片空白的局面,直接将我国光学精密机械仪器送入国际先进行列。

  

  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是为数不多的同时参与了原子弹和卫星研制工作的科研人员。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进行爆炸试验,需要高速摄影机记录核爆火球直径与时间的关系,由此推断出原子弹的威力。王大珩亲自上阵,在一没有经验、二没有参照物的情形下,他征调了一批国内已经有的进口高速摄影机作为主机,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装,增大了摄影机4倍视场面积,实现了特定要求的高速摄影方案,圆满完成了研制任务并节省了时间。在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研制过程中,他被任命为卫星地面设备组组长、卫星总体设计组副组长,参与了总体设计工作。此外,他还带领团队为返回式遥感卫星及导弹的研制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光学观测设备:用来测量中程地地导弹轨道参数的我国第一台大型靶场观测设备;以及我国第一颗可回收对地观测卫星所用的对地观测系统……直到今天,在我国“神舟”系列飞船的发射中,王大珩当年带领大家研制的光学电影经纬仪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那个特殊时期,国内许多科研机构工作停摆。为了保护科学事业,王大珩向聂荣臻提出请求部队保护光机所,并主动要求扫厕所。“就是堵住他们的嘴,这也是一个策略吧。只要是对所里有好处的事,不管是大事情、小事情、累的事情,还是动头脑的事,我都能干,”若干年后,王大珩这样提起这段历史。其实,这都是他为国防科学的发展保留火种而做的隐忍和努力。

  

  80年代,国际上正处于迎接新技术革命挑战之际。已退休在家的王大珩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一个发展的关键期,遂与陈芳允、杨嘉墀、王淦昌三位科学家向国家领导人联名上书:“须知,当今世界的竞争非常激烈,稍一懈怠,就会一蹶不振。此时不抓,就会落后到以后翻不了身的地步……在整个世界都在加速新技术发展的形势下,我们若不急起直追,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建议书获得了领导人的首肯。不久,国务院组织专家讨论制定了《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这便是举世瞩目的“863”计划,至今依然影响着中国科技发展进程。

  

  作为“863”计划的建议者之一,年高体迈的王大珩依旧亲自点拨一些重点领域的发展——在航天技术领域,他提出要采用系统工程的方法,搞好载人航天应用;在发展高级空间光学系统时,他提出要打破常规,采用非球面方案的意见。上万名科学家在各个不同领域,协同合作,各自攻关,很快就让“863”计划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不止是“863”计划,王大珩还为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提出过许多重要的建议。从1986年起,他就与其他科学家一起,多次联名上书,推动了中国工程院的成立;2001年,他又与几位老院士一起,给温家宝总理写信,要求发展“大飞机”。开展激光核聚变研究,加强原子、分子尺度上的纳米技术研究......这些重大决策中都能见到他的身影。直到晚年躺在病床上,王大珩仍牵挂着国家科技事业的发展。他曾经这样写道:“我们这些老科技工作者的最高追求就是为国家、为民族负更多的责任,尽更多的义务。今年我已95岁了,仍希望为祖国和人民服务鞠躬尽瘁。”

  

  这些年来,只要身体允许,他便一刻不停地参加各种报告会、咨询会,不断在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他谦虚地说,这样的称呼,置他的老师叶企孙、严济慈等人于何地?2011年7月21日,王大珩耗尽了生命的最后一束光华,溘然而逝,享年96岁。

  

  旅英十年苦求学,筚路蓝缕垦新地,始终走在科研路上的王大珩深知,落后就要挨打。他倾注一生,一定要让祖国科技事业走得快、走得稳、走得远。王大珩曾经给自己填过一首词,这首词在光学界里流传甚广,这首朗朗上口的词,是他对自己从事光学一生的真实写照:光阴流逝,岁月峥嵘七十。多少事,有志愿参驰,为祖国振兴。光学老又新,前程端似锦。搞这般专业很称心!

  

  本文整理自 | 老科学家学术成长采集工程资料

责任编辑:王超

科普中国APP 科普中国微信 科普中国微博
科协改革进行时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