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界是一首诗,有人看见了科学,有人抽象出了艺术。 实际上科学和艺术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自诞生之日起就紧密相联,并等待在巅峰相见。科学与艺术之歌,站在科学与艺术的交汇点,共寻自然本真之美。

在许多学生眼中,彭兴跃教授是最具活力的老师之一:专攻细胞微环境研究领域的同时,他还是音乐的行家,会演奏多种乐器,并担任厦门大学学生交响乐团的指挥与教学工作。最初尝试的振动材料是铁丝,就像拨琴弦一样...

蒙德里安后来创建的“新造型主义”一词也是从“造型数学”而来,他把“新造型主义”解释为了一种手段:“通过这种手段,自然的丰富多彩就可以压缩为有一定关系的造型表现,艺术也成为一种如同数学一样精确表达宇...

奥斯特瓦尔德将纯色、理想黑和理想白作为三个顶点建立了“等色相三角形”,黑白边是这个色彩空间中最重要的坐标,以其为固定中心轴改变色相,也就是三维意义上旋转三角形能得到一个上下左右皆对称的双锥体。奥斯...

如果某种颜色可获得,艺术家就会使用它。” 艺术中心的引入并没有打破传统的土著树皮绘画技术,而是“为这些创新艺术家提供了一个适应现有情况并将其用于自身实践的又一个例子”。

画框中的羽毛像是在“慢动作”运动。但事实上,它运动得相当快——在加入一些光照和震动设计后,由于人类的视觉感知存在极限,使得它似乎正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慵懒节奏摇曳生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