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200615537872983262.jpg

被低估的气候灾难:危险的极端湿热天气比预期早几十年出现

科学辟谣 2020-06-15

  湿热是最被低估的局部气候变化灾难,过去科学家认为几十年后才会出现的极端湿热天气已开始出现,并日趋频繁,提醒我们不得不早一些注意致命风险。

  

  来源:图虫创意

  作者 | 祝叶华

  大多数人都知道,在酷热的夏日里湿热比干热更让人感觉难受。

  现在,一项新研究发现,难以忍受的高温和高湿天气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出现,比预期提前了几十年。除南极洲外,所有大陆都出现了数千次异常或前所未有的极端高湿热。

  这种情况不仅会破坏经济,甚至可能超过人类生存的生理极限。

  高湿热破坏身体冷却系统

  高温和高湿度的危险组合困扰着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使户外工作者面临着更大的与高温相关的疾病或死亡的风险。

  在炎热的天气里,人们通过出汗来降温。从皮肤蒸发的汗液会使身体降温,但当空气中湿度增加时,人们的体感反而是更热,这是因为空气中的水分阻止了汗液的蒸发,就像置身蒸汽房里一样。

  科学家用将湿度考虑在内的湿球温度,来衡量湿热天气对健康的潜在影响。湿球温度的测量方法很简单,用一块湿布裹住温度计并暴露在空气中,当温度计度数不再变化时,得出的就是湿球温度。

  湿球温度通常比“干球温度”(实际气温)低,二者相差越小表示湿度越大(排汗越难)。湿球温度要与干球温度一起来看,是衡量高温热浪天气危险性的重要指标。

  如果湿球温度超过35℃,汗水将不再是人体有效的冷却机制,身体会很快过热。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一个人能退回到有空调的房间,否则身体的核心热量会超出其狭窄的生存范围,器官开始衰竭,严重者会导致死亡。

  即使是较低的湿球温度,影响也不容小觑。如26℃的湿球温度就足以将已经存在健康问题(如呼吸系统疾病、心血管疾病和肾脏疾病)的老年人,以及从事繁重的户外劳动和体育活动的人,置于较高的健康风险中。2003年欧洲出现了致命热浪,28℃的湿球温度造成了5万人死亡。

  

  湿热的海滩;来源:instagram

  提前到来的极端湿热天气

  多年来,科学家一直警告说,气候危机可能会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在本世纪晚些时候暴露在湿热的潜在致命威胁下,到21世纪末,对于任何在户外呆上几个小时的人来说,热量和湿度的结合可能会达到致命的极限[1-2]。

  但新研究发现,这种致命的威胁居然已经发生并逐渐成为常态[3]。

  为什么气候学家以前没有发现这一点?这是因为新研究使用了不同的研究方法。

  先前研究通常查看的是更广泛地区几个小时内的平均热量和湿度,而新研究是基于1979年以来来自7877个气象站每小时的数据进行模拟测算。

  结果发现,自1979年以来,全球湿球温度超过30℃的次数已经翻了一番,其中,31℃湿球温度记录的次数约有1000个,33℃湿球温度约有80个,甚至有两个气象站记录到了超过35℃的湿球温度。

  之前的观察表明,35℃的门槛从未被打破,只有少数湿球温度超过33℃的记录。但现在,新研究揭示,科学家们认为几十年后才会出现的情况已经出现,并且这些事件持续的时间将会增加,它们影响的地区也将会增加,这与全球变暖直接相关。

  受影响地区广泛,致命风险日增

  新研究结果显示,随着全球变暖,本世纪末在某些地区,35℃左右的湿球温度可能变得更加普遍,预计会危及数亿人。

  目前,亚洲、非洲、澳大利亚、南美和北美,包括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已经出现了数千次罕见或前所未有的极端高温和潮湿天气。例如,波斯湾沿岸的最高读数记录了14次,那里蒸发的海水提供了大量水分,被热空气吸收。

  在更内陆的一些地区,潮湿的季风或大面积的农作物灌溉似乎起着同样的作用。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澳大利亚西北部、红海海岸和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湾也多次记录到高湿球温度。

  不过,到目前为止,“热魔”仅限于局部地区,持续时间也只有几个小时,但是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

  

  一半烈火一半雨;来源:图虫创意

  湿热是最被低估的直接的、局部的气候变化风险。随着海平面上升和沿海洪水,我们已经被锁定在极端湿热事件的频率和强度的大幅增加中,其风险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要大得多。

  在一些城市中,这种情况可能比研究结果显示出的更糟,因为气象站不一定会注意到有吸热混凝土和路面的热点,我们的安全边际正在迅速消失。

  新研究已经发出了警报,如果全球气温比工业化前的水平高2.5℃,超过35℃的极端湿球温度将在世界上的一些地方变得普遍。有些增长在短时间内是不可避免的,这就进一步提醒我们,遏制气温上升和适应已经发生的事情都很重要。

  参考文献

  [1]Suchul Kang , Elfatih A. B. Eltahir. North China Plain threatened by deadlyheatwaves due to climate change and irrigation[J].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8,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8-05252-y.

  [2]Ethan D Coffel, Radley M Horton, Alex de Sherbinin. Temperature and humiditybased projections of a rapid rise in global heat stress exposure during the21st century[J].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2017, https://iopscience.iop.org/article/10.1088/1748-9326/aaa00e.

  [3]Colin Raymond, Tom Matthews, Radley M. Horton. The emergence of heat andhumidity too severe for human tolerance. Science Advances, 2020; 6 (19):eaaw1838 DOI: 10.1126/sciadv.aaw1838.

责任编辑:王超

科普中国APP 科普中国微信 科普中国微博
科学辟谣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