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200120394550349804.jpg

澳大利亚山火波及科学研究

中国科学报 2020-01-20 作者:唐一尘

  1月15日,当消防员护送一小队生物学家进入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南部的科西乌斯科国家公园时,浓烟在空中弥漫,灌木丛还在冒烟。据《自然》杂志报道,在这个创纪录的火灾里,研究人员罕见获得了公园严格禁行政策的豁免,以防止澳大利亚最稀有的鱼类灭绝。

  天气预报显示,降雨可能会将大火产生的灰烬冲进山间溪流,使仅存的一种山地鲦鱼窒息而死。这种鱼在3公里长的tantangara溪中都能找到。这些研究人员收集了142条鱼进行人工繁殖,以防它们在野外消失。

  堪培拉大学的Mark Lintermans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它们比考拉更重要,因为我们不会因火灾而失去考拉。”自2014年发现这种手指大小的鱼类以来,Lintermans一直在研究它们。

  规模空前的大火继续在澳大利亚肆虐,整个破坏程度仍然未知。出于安全考量,受火灾影响的地区仍然禁止所有人进入。因此,一些研究被推迟了几个月或几年,被摧毁的科学设备和研究项目还面临一系列灾难性损失。

  昆士兰大学遥感专家Will Woodgate在东南部高山地区的巴戈国家森林管理一个站点,那里是陆地生态系统研究网络(TERN)的一部分。TERN是一个全国性的阵列,它收集陆地表面条件的数据,为全球气候模型提供数据。

  基地中心有一座70米的高塔,是网络中20座高塔之一,与传感器和设备相连,总价值50万澳元。当大火横扫现场时,20年来源源不断的数据流中断了。

  来自新南威尔士州林业公司的现场照片显示,森林的下层植被已经被摧毁,但树冠却完好无损。这座塔仍然矗立着,所以塔顶的传感器可能在大火中幸存下来,Woodgate说,但电源线和两个储存电脑、电池组及通讯设备的集装箱都被烧毁了。

  Woodgate说,基地的发电机和地面传感器也可能被摧毁,修复费用可能高达10万美元,更不用说让网站恢复和运行所需的时间和精力了。他说,科学家可能需要几个月才能获准对损害进行物理评估。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生态学家Ross Crates面临的情况也很糟糕。他对极度濒危的摄政王蜜食鸟进行了研究。由于大火可能已经摧毁了这种鸟20%的栖息地,所以寻找和统计这些食蜜者变得更加困难。他认为,要想知道它们的命运,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如果这种鸟因为火灾而迁移到新的栖息地,“几乎等于让我们的研究回到了原点”。他说,“这让人心碎”。

  迪肯大学野生动物生态学家Euan Ritchie指出,对于直接研究受影响物种的研究人员来说,火灾还会造成他们情感上的损失。“这就像你的家庭成员受到了强烈伤害,所以人们很难接受。”他说。

  堪培拉大学水生生态学家Ross Thompson表示,过去几天他一直在辅导那些研究受到火灾影响的学生。“如果你正在攻读一个3年半的博士学位,中途遇到了一场大火,这可能会对你是否有足够的数据完成工作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他说。

  尽管火灾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但生态学家正准备充分利用这种情况。“干扰是我们了解生态最好的方式之一。”Thompson说。

责任编辑:王超

科普中国APP 科普中国微信 科普中国微博
中国科学报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