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去宁夏,解锁宝藏世界!

原创

宁夏

绝对是你意料之外的

“宝藏”省区

它是中国唯一一个

被不同历史时期的长城

几乎完全包围的省区

“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名言

也是在此成文

(宁夏及周边长城分布示意,制图@王申雯&张威/星球研究所)

它是中国唯一一个

拥有西夏帝王陵墓的省区

其中的主体建筑

被誉为“东方金字塔”

苍茫旷野之上

巨型夯土“金字塔”

以巍巍贺兰山为屏

屹立千年

竭力地呈现着

一段神秘而雄浑的往事

(请横屏观看,晨光中的西夏陵,摄影师@丁俊豪)

它还是中国唯一一个

全域属于黄河流域的省区

以黄河为源头

历朝历代在此开凿引水渠

形成大量古代水利工程遗产

让银川平原蜕变为

“塞上江南”

从高空俯瞰

即便被众多沙漠围堵

宁夏却依然呈现生机盎然的绿色

(宁夏卫星影像,制图@张威&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然而

以上这些不过是

“宝藏宁夏”的惊鸿一瞥

近30万件可移动文物

和众多的不可移动文物

以及它们背后所代表的多彩岁月

才是宁夏历史文化的底蕴

宁夏

究竟有多少惊喜

等待我们去发现?

01

长城

今天的宁夏

坐落于我国正中偏西北一带

数条自然地理分界线

从宁夏横穿而过

南北迥异的地理环境

在此共存

(宁夏与中国三大自然区划、中国温度带区划、中国动物地理区划示意,制图@王申雯&张威/星球研究所)

由此回溯数千年

其南部的东部季风区

年降水量基本稳定在400mm以上

适宜耕种农田、生产粮食

北部的西北干旱、半干旱区

年降水量基本在400mm以下

草原与荒漠在此广布

基本只能放牧、游猎

(贺兰山岩画拓片中的围猎场景,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降水的多寡催生出

游牧与农耕两大族群

族群之间的摩擦不断升级

直至爆发战争

(出自《诗经·小雅·六月》,记载了周宣王时期在陕西、宁夏一带征伐戎狄的战争)

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部分春秋战国青铜兵器,摄影师@丁俊豪、刘思尧,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在战争的驱动下

降水量形成的界线

逐渐在大地上具象化

中国最古老的长城之一

在宁夏诞生

无数英雄豪杰

带着雄心与热望

踏上这片苍茫大地

战国时期

秦国北部的游牧部落

义渠戎作乱

秦国宣太后设计诛杀义渠王

并在宁夏南部修建长城

(秦国宣太后是中国第一位“太后”,下图为战国秦长城,摄影师@刘杰,标注@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秦汉之际

长城关隘之中的萧关

(今宁夏固原市东南)

已经极富盛名

它与配套的长城主体等

一同守护关中大地

(萧关、长城及关中平原关系示意,制图@王申雯&张威/星球研究所)

西汉时期

汉武帝遣名将卫青、霍去病

配备弩机等先进武器

挥师北越贺兰山

直捣匈奴王庭

随后汉武帝在宁夏大规模修筑长城

并六次巡视宁夏

“望诸国,月氏臣,匈奴服”

(上文出自汉乐府《上之回》,下为汉代青铜弩机及其原理示意,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郑伯容、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魏晋南北朝时期

天下大乱

宁夏逐渐成为

羌、匈奴、鲜卑等民族的杂居之地

前赵(匈奴)、后赵(羯)

前秦(氐)、后秦(羌)

夏(匈奴)、北魏(鲜卑)

北周等政权在此先后登场

(部分北魏、北周士兵俑,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众多游牧民族

在宁夏等地角逐、厮杀

最终胜出的突厥

建立突厥汗国

大有一统天下之势

可惜

它遇上了大唐

唐朝将士仅用20年的时间

便击败了突厥汗国

其投降的族众

大多安置在河套地区(包含宁夏平原)

唐太宗李世民亲赴灵州(今宁夏吴忠市)

安抚归附的草原少数民族部落

各部落首领尊称他为“天可汗”

(上文数据出自《突厥汗国与隋唐关系史研究》,下图为部分唐代武士俑,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丁俊豪、刘思尧,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之后

唐玄宗指派王维

慰问守边将士

途经萧关一带

王维眼前天地壮阔、胸中一片豪情

提笔写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再之后

宋与西夏对峙

萧关一带又成为战争前线

宋廷不惜人力、物力

在宋夏边界重筑萧关

又增设了30余个寨堡

(西安州古城遗址,位于宁夏海原,图片源自@视觉中国)

南宋名将岳飞

向北遥望、立下宏愿

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请横屏观看,岳飞笔下的贺兰山非常有可能不是如今的贺兰山,学界对此仍有争议,但毋庸置疑的是,岳飞这首词极大的提高了贺兰山的知名度,下图为贺兰山归德沟长城,摄影师@郭志洪)

另一方面

以武备立国的西夏

实力亦不容小觑

它的夏国剑

以当时的尖端工艺制成

独步天下

就连宋朝的皇帝也佩戴此剑

(夏国剑,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它的瓷蒺藜

即内置火药的陶制品

表面如海胆遍布尖刺

类似如今的地雷

主要用于对付骑兵

(西夏瓷蒺藜,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李鹏,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然而

宋与西夏都不是最终的赢家

更北边的蒙古崛起

首领成吉思汗率领铁骑南下争霸

却在六盘山(位于宁夏海原)辞世

蒙古部众继承其遗志

进而席卷天下、建立元朝

七百多年后的长征途中

毛主席翻越六盘山

远眺长城

留下千古名句

“不到长城非好汉”

(请横屏观看,关于成吉思汗逝世地点学术界有所争议,主流观点认为逝世于六盘山,上文诗句出自毛泽东《清平乐·六盘山》,诗句中长城为下图中的彭阳战国秦长城,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标注@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元朝之后

明朝作为极少数

自南向北统一中国的朝代

以极为艰难的战争路线

将蒙元势力赶出长城之外

(明代铁锁子甲,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明王朝犹嫌不足

还在长城沿线

重修、加设了一系列军事城堡

供戍边将士长期居住

专门打击蒙元残余势力

(长城与城堡的关系示意,制图@王申雯、张靖/星球研究所)

于是

在萧关故址附近的固原古城

成为明朝的边防重镇

夸张的双层高墙

让其固若金汤

(明代固原古城复原示意,地形仅为示意,非真实场景,制图@王申雯、张靖/星球研究所)

在明朝立国将近300年的岁月中

修筑长城的工程几乎从未中断

尤其是宁夏的长城

影响了今日宁夏将近一半的区界划定

(宁夏明代长城分布示意,图中的萧关为汉代萧关故址,在明代萧关已废弃,制图@张威&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至此

众多朝代的长城

依次在宁夏登场

当我们回归原点

重新审视引发这一切的降水量

就会发现

降水量如同一只无形的手

默默操控着长城与战争的走向

(宁夏长城与降水量分布示意,长城的分布与今日的降水量线惊人的重合,仅为示意,制图@张威&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不过

这片降水量相对稀少、长城遍布的土地

并未因战争而贫瘠

反而成为中国西北最为富庶地区之一

这是因为宁夏拥有

另外一种强大的力量

黄河

02

黄河

今日的宁夏周围分布着

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地、乌兰布和沙漠

如无意外

宁夏很可能出现大片的荒漠戈壁

但是意外发生了

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黄河

一头冲进宁夏

并一路向北

沿途形成数个漂亮的“Ω”型

(宁夏黄河,摄影师@余明)

加之发源于贺兰山的水流

对于山下的平原也有所补给

拥有相对丰沛水源的宁夏

从远古开始

便是众多生灵的家园

距今3-4万年左右

巨型野牛在此栖息

(牛头化石,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丁俊豪,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鸵鸟在此繁衍

(鸵鸟蛋化石,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早期人类也在此觉醒

他们开始审视这个世界

并尽可能地将所见所感

记录在岩壁之上

譬如以多重线条

表现快速运动中的野牛

(贺兰山岩画拓片,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在岩石上

留下自己的手印

(贺兰山岩画拓片,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以及一张张

或笑或静的脸庞

(贺兰山岩画拓片,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这是一项极其费时费力的工作

因为宁夏先民们没有锋利的工具

只能用石头刻画岩壁

但两者硬度接近

只有反复磨蚀才能刻出线条

他们就是这样执着地

在天地间留下曾经存在的痕迹

(贺兰山岩画拓片,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宁夏早期文明的遗址

大多在黄河

及其支流的周边出现

(宁夏石器时代遗址分布示意,制图@张威、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随着社会的进步

古人以更高超的技艺

继续记录这个黄河哺育的世界

譬如以制陶技术

再现水鸟的身形

(偏口彩陶壶,形似水鸟,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以黄金铸造技术

再现猛兽撕咬猎物的瞬间

无论从顶面还是侧面

都能清晰地看到

这个惊心动魄的场面

(动物纹金扣饰,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以青铜铸造技术

再现出一个众鸟高飞

鹿群与羊群肆意奔跑的缤纷世界

尽显生命的活力与灵气

(部分动物形象青铜饰,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宁夏先民不仅观察动物

更狩猎动物、驯化动物

还给马匹套上辔[pèi]头

配以青铜装饰的长车

用作交通工具

与今天我们在博物馆看到的不同

这些铜片制成之时

并非是锈蚀的绿色

而是金灿灿的黄色

神秘的几何形图案

将马车装饰得华丽无比

(请横屏观看,车马器复原示意,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周扬宋丹、健忘的行摄世界,制图@郑伯容、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黄河助力宁夏先民

创造丰富的文化

而人类也开始

更大规模地利用黄河之便

(一边是黄河湿地,一边是荒滩,摄影师@卢文)

自秦代开始

人们逐渐开凿出秦渠、汉延渠

唐徕渠、昊王渠等引黄水利工程

目前宁夏14条引黄干渠中

仍有11条是以古渠为基础整修

沿用至今

(宁夏主要引黄古灌渠,制图@陈志浩&王申雯&张威/星球研究所)

借助引水渠

人们灌溉土地、开垦农田

(鎏金铜牌饰,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对于收获的粮食

一家老小全部上阵

父母一边背着孩子

一边为稻米去壳

(北宋碓米图砖雕,碓为图中的臼与倾斜的杵,主要作用是为稻米去壳,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一个光屁屁的小朋友

还极力帮助大人

推动比自己还要高的磨盘推杆

劳作的场景极为鲜活

(推磨图砖雕,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在一代又一代宁夏人地不懈努力下

银川平原的耕地面积

从汉代的50余万亩

逐渐上升到明清的200余万亩

(上文数据出自《宁夏农牧业发展与环境变迁研究》,下图为银川平原耕地面积变化,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塞上江南”一词

也逐渐成为银川平原

甚至宁夏的代名词

(请横屏观看,平罗县西大滩的沙湖生态旅游区,摄影师@娄广臣)

要知道

在毛乌素、腾格里、乌兰布和

等三大沙漠的围堵之下

宁夏约有3/4的土地

处于干旱、半干旱状态

而宁夏依靠黄河与贺兰山

硬生生地击退了沙漠的入侵

创造出了中国古代规模最大的

“人造绿洲”

堪称奇迹

(请横屏观看,宁夏黄河流经的银川平原,上文数据出自《黄河史诗:大黄河风采·宁夏卷》,摄影师@陈剑峰)

直到今天

银川平原依然是

西北地区重要的粮食产地之一

宁夏的黄河沿岸城市也最先发展

以全区43%的面积

创造出90%以上的GDP

(上文数据出自2021年的《宁夏统计年鉴》,下图为宁夏银川主要水稻产区,制图@陈志浩&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黄河水哺育了人民

还浇灌出一个“塞上江南”

而“宝藏宁夏”的奇迹

远不止于此

03

奇迹

早在公元前2世纪

以张骞凿空西域为伊始

一张途经宁夏的伟大道路网

横贯欧亚大陆

这张路网上的商品

以丝绸为大宗

因此后世称之为

“丝绸之路”

(请横屏观看,陆上丝绸之路示意,制图@张威&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沿着丝绸之路

汉、羯、匈奴、月氏

羌、氐、鲜卑、吐蕃

铁勒、柔然、高车、突厥、粟特

回鹘、党项、蒙古等众多民族的

商旅

与驼队往来不息

(牵马俑与马俑、彩绘骆驼俑,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徐剑锋,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众多政权的货币

也在此流通

(部分钱币文物,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北周时期

身居宁夏的李贤夫妇

便“剁手”了从丝路传来的奢侈品

譬如在当时价格媲美黄金的

波斯萨珊风格的玻璃碗

(玻璃碗,图片源自@柳叶氘、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还有奢华精美的鎏金银壶

将壶身的人物图像横向展开

一幅连续的古希腊神话故事

便显露在我们眼前

(鎏金银壶,第一组图案为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将金苹果献给希腊女神阿佛洛狄忒;之后,阿佛洛狄忒帮助帕里斯邂逅斯巴达王后海伦,第二组图案为海伦手拿珠宝首饰盒与帕里斯相约私奔;然而,斯巴达国王怒火中烧,发动特洛伊战争,以“木马计”取得胜利,第三组图案为头戴盔帽的斯巴达国王迎回妻子海伦,图片源自@孙志军、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行商为生的粟特

(今塔吉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

史姓家族

还长期定居在宁夏等地

或进入仕途

或继续经商

(请横屏观看,宁夏固原南塬隋唐墓葬分布示意,制图@王申雯&张威/星球研究所)

从他们墓葬中出土的

蓝色宝石印章

与金覆面等

都带有明显的异域风采

(史姓家族墓葬出土的金覆面,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其他粟特民族的墓主人

也佩戴有金面饰

额头的饰带正中

可以清晰地看出圆形与半月形

有专家推测

这也许与粟特人崇拜日月的信仰有关

(金面饰,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众多胡商及其后裔

沿丝路将各地的风物带入长安

进而风靡天下

唐朝的女孩可以穿着胡服

身骑马匹、自由驰骋

(绘骑马女俑,图片源自@李鹏、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由丝路传入的旋转舞蹈

即胡旋舞

在唐朝盛行一时

身姿妖娆的舞者

还向自己的舞伴眉目传情

(石刻胡旋舞墓门,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沿丝绸之路而来的

不仅有商旅更有

僧侣

众多宗教的遗迹、文物

在宁夏有所留存

(皈依罐又称“魂瓶”,是一种与宗教相关的随葬器物,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其中影响最深远的外来宗教

莫过于佛教

初创于北魏时期的须弥山石窟

是其重要遗迹之一

(须弥山石窟,摄影师@陆虎)

宁夏境内

建筑规模最大的古寺庙群

牛首山寺庙群

亦属于佛教

(牛首山寺庙群,摄影师@刘思尧)

在佛教之外

其他宗教的建筑

亦可圈可点

(纳家户清真寺,摄影师@刘思尧)

而宁夏的中卫高庙

与灵武高庙则更为特别

它们为儒佛道三教合一的宗教场所

主体建筑坐落于高台之上

姿态舒展、层叠错落

(灵武高庙,其正殿共分为三层,一层为大雄宝殿,放置如来等;二层放置玉皇大帝等;三层放置太上老君等,摄影师@李鹏)

而一场由

帝王

推动的大融合

更是惊艳世人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

命令大臣野利仁荣

创立西夏文字

其既吸收了汉字的结构和笔画

又融入了西夏人对语言的理解

(西夏文大号字木雕印版,图片源自@宁夏文旅厅,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李元昊主持兴建的陵墓

也别具一格

其既承袭唐宋陵墓的传统

又基于草原民族

中间崇敬鬼神的思想

使得陵园的中轴线稍偏西侧

(请横屏观看,李元昊墓复原示意,对于L3陵墓是否为李元昊的陵墓,目前学术界还有争议,有待进一步研究,制图@王申雯&汉青/星球研究所)

陵园的主要建筑

巨型陵塔

有专家推测可能是依据佛教思想而建

因形似锥体

而被称为“东方金字塔”

(陵塔结构分析示意,摄影师@丁俊豪,制图@王申雯&汉青/星球研究所)

这种文化融合

与宁夏人民的生活

相与为一

这里

民族多元

(宁夏部分人物形象文物,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娱乐丰富

(清代杂技俑,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制图@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岁月沉淀出这片土地

开明、包容的气韵

而时光流转到今天

这样的“宝藏宁夏”

也更值得我们去探索、去保护

04

尾声

猎猎西风

吹度长城内外

曾经千军万马守护的宏伟高墙

逐渐归于荒野

金戈铁马的英雄豪气

消散于风沙之中

(贺兰山与长城,摄影师@郭志洪,标注@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1958年10月25日

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

此地近30万可移动与不可移动文物

都有了新的归属

(修缮中的西夏陵,摄影师@赵润宏)

历史留存的一点一滴

得到精心的呵护与保存

(文物修复场景,图片源自@星球研究所)

当我们回望银川平原

宁夏人将自己奋斗的历史

镌刻在大地之上

看似普通的田野背后

是一代又一代人“开荒拓土”的奇迹

(宁夏银川平原,摄影师@陈剑峰,标注@王申雯/星球研究所)

当我们漫步贺兰山区

岩壁上的痕迹依然清晰

如同一座时空走廊

先民们参照自身刻画的面庞

还是数千年前的模样

仿佛从他们到我们

只是弹指一挥间

(贺兰山岩画,摄影师@健忘的行摄世界)

当我们走进宁夏的博物馆

边塞的战争风云

灌渠的富饶源流

民族的碰撞交融

又重新走出历史

呈现在我们眼前

这片无言大地

所负载的黄河的豪迈

长城的雄壮与文明的浪漫

永远都不应被忽视

这就是宁夏的故事

6.64万平方公里的宝藏

(须弥山石窟第51窟,其始建于北周时期,规模堪称须弥山之最,窟内的佛像保存完好,共有7尊,每尊都高达6米以上,摄影师@李文博)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夏宁

编辑:所长

图片:昼眠

地图:张威

设计:王申雯、郑伯容

封面源自:陈剑峰

审校:陈景逸、弱子菌、撸书猫

本文由 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 特约制作

【参考文献】

[1]宁夏通志编纂委员会. 宁夏通志[M]. 方志出版社, 2010.

[2]薛正昌. 黄河文明的绿洲:宁夏历史文化地理[M]. 宁夏人民出版社, 2007.

[3]郭来喜,刘毅主编. 黄河史诗:大黄河风采·宁夏卷[M]. 科学出版社, 2010.

星球研究所

以地理的视角,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THE END···

评论
无限探索者
少师级
宁夏,是丝绸之路的塞上江南,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承载着中华民族璀璨文化,是很多人心中向往的地方。
2022-05-19
李玉芳翁
少师级
宁夏,绝对是你意料之外的“宝藏”省区,它是中国唯一一个被不同历史时期的长城,几乎完全包围的省区
2022-05-19
CZH科普
少师级
宁夏历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是中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有很多宝藏值得人们去挖掘开发、探索研究
2022-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