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中国
公众科普,科学传播。

蚂蚁的小伙伴们

人呆手户

图源:antwiki

蚂蚁分工明确、团结合作、武力不俗,是昆虫界惹不起的存在,自然有很多小昆虫使出浑身解数,期望得到蚂蚁的保护甚至蚁巢的庇护,因而蚂蚁也结交了不少好基友!

那你知道蚂蚁的好基友有哪些吗?哪些是友善和睦的,哪些又是居心叵测的呢?

半 翅 目:

蚜虫

图源:antwiki

我们都知道蚂蚁会放牧蚜虫,它们会充当“挤奶工”的角色,使它们排出含糖物质。蚂蚁用触角抚摸蚜虫,刺激它们释放蜜露。

图源:antwiki

蚂蚁放牧蚜虫以确保蚜虫的安全,如果捕食性昆虫或寄生虫试图伤害蚜虫,蚂蚁会积极保护它们,有些蚂蚁甚至会破坏蚜虫捕食者(比如瓢虫)的卵。

图源:antwiki

此外,蚂蚁也会尽职尽责以保障蚜虫得到充足的食物来源。

玉米根原蚜Protaphis middletonii喜欢以玉米植株的根部为食。在生长季节结束时,蚜虫在玉米植株枯萎的土壤中产卵,玉米地中的蚂蚁收集蚜虫卵并储存过冬,之后会将新孵化的蚜虫带到田间,并将它们存放在临时寄主一种杂草(蓼)上,这样它们就可以开始觅食了。一旦玉米植株开始生长,蚂蚁就会将它们生产蜜露的伙伴转移到它们偏爱的寄主植物玉米上。

图源:bugguide.net

玉米根原蚜 Protaphis middletonii

介壳虫

图源:researchgate

蚜虫之外,有蜜露分泌并且会被蚂蚁取用的昆虫还有很多,比如介壳虫。

图源:antwiki

然而这对好基友相遇的结果也往往令人糟心。近几年澳大利亚圣诞岛的细足捷蚁大暴发,究其原因竟是南亚的黄胶蚧的到来,这些介壳虫为细足捷蚁提供了稳定的碳水化合物资源来源(蜜露)。

图源:www.piat.org.nz

细足捷蚁Anoplolepis gracilipes与黄胶蚧Tachardina aurantiaca

研究表明,若是阻止细足捷蚁进入黄胶蚧生活的树冠来阻止它们收获蜜露,与可以自由采集蜜露的对照区域相比,细足捷蚁的数量在短短几周内下降了 80% 。

而若是将监测区域的细足捷蚁用杀虫剂清除,在12个月内,被清除蚂蚁区域的黄胶蚧竟全部死亡。

图源:wikipedia

与蚂蚁共生的桉树毡蚧Eriococcus coriaceus

可见,蚂蚁和介壳虫这对好基友都为彼此带去了更好的生活,这便说明为什么在介壳虫生活的区域,往往有蚂蚁的存在。

角蝉

图源:见水印

蚂蚁通过采集角蝉分泌的蜜露,也与其建立了亲密关系。角蝉通过振动进行交流,并且每个物种都有不同的振动模式,振动能够通过树枝并传播到一米开外,这就是它们与同一物种的其他成员甚至蚂蚁交流的方式。

图源:www.si.edu

若是遇到捕食者,它们会集体振动,并向蚂蚁求救“嘿!周围有掠食者!”

图源:www.arkinspace.com

角蝉不仅与蚂蚁互惠互利,还会模拟它的好基友。球结拟蚁角蝉Cyphonia clavata是著名的拟蚁角蝉,它的外形就像3个相连的球从其前胸背板直接伸出,而这样做的目的是模拟蚂蚁的攻击姿态,以吓跑捕食者。

图源:见水印

其实,除了蚜虫、介壳虫、角蝉,半翅目的蜡蝉、沫蝉、粉虱、木虱以及一些蝽,也与蚂蚁建立了取食共生的亲密关系。

鳞 翅 目:

灰蝶

图源:news.ncbs.res.in

部分灰蝶幼虫和蚂蚁是营养共生关系,幼虫有专门的蜜腺(喜蚁器),能够分泌一种散发甜美气味的氨基酸混合物,对蚂蚁极具吸引力,灰蝶幼虫以蜜露来交换蚂蚁的保护庇佑,对双方来说是共赢的好事。

图源:twitter

比如,曲纹紫灰蝶的幼虫主要危害苏铁属植物,依靠分泌含糖奖励来吸引蚂蚁,得到蚂蚁的照料。

图源:见水印曲纹紫灰蝶Chilades pandava的幼虫

不仅如此,有些灰蝶幼虫会分泌和蚂蚁幼虫相似的信息素,当蚂蚁经过时,发现幼虫宝宝遗落在外,便会立马把它们带回巢穴。比如一些霾灰蝶属的幼虫。

图源:www.ukbutterflies.co.uk

快把我带回家

鞘 翅 目:

隐翅虫

图源:www.eurekalert.org

然而有些好基友,却喜欢背后捅刀,比如,前角隐翅虫亚科的好蚁隐翅甲属Pella的成员,它们主要靠分食其寄主的猎物或捕食病弱蚂蚁为生,在与寄主蚂蚁相遇时,会被工蚁攻击,它们依靠移动迅速或者防御性的对策来保护自己。

帽儿山好蚁隐翅甲Pella maoershanensis(箭头指示)

还有更聪明的隐翅虫则通过释放具有诱惑性质的化学信息素来欺骗寄主,它们侵入了蚁巢产卵,并在蚁巢中孵化。除了从蚂蚁口中获取食物外,孵化的幼虫通过吃蚂蚁幼虫而生长。

图源:blog.livedoor.jp获取寄主蚂蚁的喂食

喜蚁隐翅甲属Lomechusa的成员可以分泌迷惑、安抚蚂蚁的物质,不仅能让寄主误以为自己是同伴,还令它们十分着迷。

图源:blog.livedoor.jp

曲喜蚁隐翅甲Lomechusa sinuata

蚁甲

图源:见水印

虫如其名的蚁甲,也与蚂蚁大有渊源。它们当中的某些类群生活在蚂蚁的巢穴中,并且进化出了产生蚂蚁信息素的能力,这些信息素使它们可以自由地控制蚂蚁的地盘,包括进入蚁巢以及在那里毫不客气地在蚂蚁幼虫身上进餐。

图源:www.vice.com

甚至有些蚁甲是由蚁群中的工蚁口对口液体喂养的,并由工蚁运输到蚁巢中的“育婴室”,在那里以蚂蚁卵和幼虫的表皮分泌物为食。

图源:twitter

双 翅 目:

巢穴蚜蝇

图源:bugguide.net

巢穴蚜蝇同样栖息在蚂蚁巢穴中,依赖蚂蚁生活。其幼虫半球形、贝壳状,像个乌龟壳,也像在蚁巢中炫酷的装甲车。

图源:twitter@Nick Porch

它们有不同的取食行为:有的种类取食巢穴中的碎屑;有的取食蚂蚁幼龄幼虫和将要死亡的幼虫;有的则既取食蚂蚁幼虫也取食蚂蚁蛹。

图源:www.myrmecos.net

之所以能在蚁巢畅行无阻,是因为巢穴蚜蝇幼虫的奇特模样就是按照蚂蚁蛹整容的,先从视觉上骗过对方;再次,而且这种结实的“装甲”造型,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防御。

图源:见水印

而且巢穴蚜蝇幼虫身上有和其蚂蚁寄主相同的信息素,告诉对方是“咱们一家人,别动粗“。

图源:twitter@Nick Porch

蜚蠊目:

蜚蠊

图源:© Insects Unlocked

你可能想不到,一些小蟑螂也与蚂蚁关系匪浅。

比如生活在切叶蚁的巢穴中菌栖蚁巢蠊Attaphila fungicola,它们体型非常小巧,只有 3 mm左右,以切叶蚁的表皮脂质或“种植”的真菌为食。

图源:见水印

菌栖蚁巢蠊 Attaphila fungicola

因为能够可以模拟蚂蚁的气味,所以它们能够安然无恙地生活在巢穴中而不被蚂蚁攻击。此外,菌栖蚁巢蠊非常善于“搭便车”,它们会选择年轻的雌蚁作为“交通工具”,并在其进行婚飞、结伴、寻找新巢穴时一直骑在它的背上。

图源:见水印

直 翅 目:

蚁蟋

图源:twitter

蚁蟋通常与蚂蚁共生,生活在蚁巢中。

图源:见水印

蚁蟋可以释放气味信息让蚂蚁误以为是同类,并且能够通过模拟蚂蚁行为,让蚂蚁反哺食物。

图源:见水印

你还知道蚂蚁的哪些“好基友”呢?

留言告诉小编吧!

参考资料:

https://www.antwiki.org/wiki/Honeydew_Gatherers

https://www.thoughtco.com/aphid-herding-ants-1968237

https://www.si.edu/stories/beautiful-and-bizarre-treehopper

科学网—那些与蚂蚁亲密接触的半翅目昆虫 - 谢强的博文 (sciencenet.cn)

图片来源:Google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本期小编:空凤小仙

《植物保护学报》

来源:人呆手户

微信截图_20211126102647.png

评论
传承解惑
少傅级
蚂蚁和介壳虫这对好基友都为彼此带去了更好的生活,这便说明为什么在介壳虫生活的区域,往往有蚂蚁的存在。
11.26
科普老兵闻向东
少傅级
生物多样性为我们构建了美好的地球家园😊
11.26
CZH科普
少傅级
蚂蚁分工明确、团结合作、武力不俗,是昆虫界惹不起的存在,因而蚂蚁也结交了不少好基友,有很多伙伴。
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