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日历
每天一物种,带你看世界。

花了好几个星期,我们才把寄生虫扯离病人的身体

物种日历

之前我写的一篇物种日历是科莫多龙,而今天带给大家的也是一种生活在现实世界的“龙”,但和科莫多龙这种“巨龙”不同的是,今天故事的主角是掌握了“暗黑魔法”的“龙”,它的名字是:麦地那龙线虫。

麦地那龙线虫 | CDC / Wikimedia Commons

这种生物就犹如它的名字一样让我们一头雾水,它到底是什么生物?是龙还是虫?而它的名字也困惑了我好久,到底是麦地那·龙线虫还是麦地那龙·线虫?拉丁文学名Dracunculus medinensis揭示了答案:麦地那·龙线虫才是正确的读法。

最大的线虫

龙的体型非常巨大,而继承龙之名的麦地那龙线虫,同样也是已知最大的线虫之一,体长可以超过一米。我们的祖先有一句至理名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试想在不知不觉当中,你体内潜伏着一条“恶龙”,它不仅无情的吞噬着你的血肉,还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释放强烈的“暗黑魔法”让你痛不欲生,想想就会让我不寒而栗......

医生正在从患者体内移除麦地那龙线虫 | Wikimedia Commons

麦地那龙线虫的幼虫生活在水中,它们会寄生在一些微小的桡足类动物(通常俗称为剑水蚤,大型种类也被作为观赏鱼的活饲料也将其称为青蹦)体内,当人喝了含有剑水蚤的水,就会被感染。剑水蚤被胃液消化掉后,龙线虫的幼虫会钻入消化道的表皮,通过循环系统进入你的体内,吸收人体组织生长发育。当然“恶龙”会分泌一些物质混过免疫系统,同时也抵消疼痛感,这样即使恶龙的体长达到1米,我们也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

各种水蚤 | Andrei Savitsky / Wikimedia Commons

当恶龙发育成熟之后,它会爬到我们体表皮肤附近,并开始释放暗黑魔法,你的噩梦也自此开始......

当雌虫体内的卵囊发育成熟,它们需要将卵产入水中以传宗接代,然而人怎么会乖乖听从恶龙的引诱呢?它们会让我们的表皮产生非常剧烈的瘙痒、疼痛,并且开始产生水泡和溃疡,这种剧烈的火辣辣的疼痛,会让人忍不住泡到清凉的水中以缓解灼烧一般的疼痛感,此时恶龙也正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将卵产入水中。

麦地那龙线虫的生活史 | CDC / Wikimedia Commons

麦地那龙线虫一般会爬到人体下肢,比如脚踝、大腿或者阴囊等部位,但偶尔也有一些路痴会迷路,它们会爬到任何能去的部位,比如关节、眼睛、心肺甚至大脑,遇到这些情况的人轻则残疾重则丧命......

龙线虫的防治

虽然我们有战胜恶龙的方法,但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受到相当可怕的摧残:用干净的水清洗破口,引诱线虫将头部伸出,这时需要用一根细棍将其缠绕,以避免缩回体内,之后就是一个漫长的拉锯战,一点一点的将线虫缓慢的从体内轻轻的拽出来,如果用力稍大,线虫的身体可能会断裂,剩余的部分会导致伤口感染等其他创伤,而这个过程可能会长达一周,甚至有极端记录达到了两个月,患者无一例外将这个过程视为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强烈的痛苦......

移除龙线虫的过程十分痛苦 | humanosphere.org

然而更可怕的是,人体内的寄生虫可能不止一条,最多可能有几十条,它们的潜伏期也长达数个月甚至数年。也就是说一次偶然饮水感染的麦地那龙线虫,可能会分批次的在数年内出现,让你的痛苦分为n次降临......

我们的祖先就曾经经历过麦地那龙线虫的痛苦。考古学家在3000多年前的埃及木乃伊身上找到了感染麦地那龙线虫的痕迹,而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圣经中记载的会攻击幼儿的“火蛇”,也是感染麦地那龙线虫而引发的症状......

恶龙虽然可怕,但终将被勇者击倒。麦地那龙线虫的症状虽然可怕,但只要注意饮用水的卫生就能很好地预防,比如将饮用水过滤或煮沸。而恶龙肆虐的地区也多是那些经济落后的国家,由于饮水卫生不能得到保障以及基础卫生设施的落后,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些国家中感染率极高。通过人们的各种努力,麦地那龙线虫患者的数量正在减少。1986年,16个国家中共有350万个病例,至2010年,这个数字已经降到1000余例,恶龙似乎已被封印。

干净的饮用水源是预防龙线虫感染的有效方法 | www.dvidshub.net

与寄生虫的战争

作为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80后,我们的生活和寄生虫几乎毫无交集,甚至连很多医生都没见过寄生虫。记得有个新闻:一位福建的年轻人感染了牛肉绦虫,医生给他开药时,甚至希望能把排出体外的寄生虫带回医院制成标本教学使用。其实在几十年前,也就是1950年代,我国南方人民也深受寄生虫之苦,“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就是对当时情景的真实描写,然而在我们党和政府领导下,我国人民多年艰苦努力,终于将血吸虫病消灭。

手术后的患者 | Mulugeta Ayene / Flickr

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宜居也最幸福的地方,你可以放心的在街上漫步、你不必为干净的饮用水而忧虑、也不会有“恶龙”出现打扰你的梦境。而只有富强而安定的国家才能给人民带来幸福而平静的生活,不会让你生活在恐惧和忧虑之中。

我为我能生在今天的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而感到幸运。

防治血吸虫的标语 | Vmenkov / Wikimedia Commons

我是从@蘸盐 老师所写的文章《勒托-福尔贝克与东非战争》中第一次知道麦地那龙线虫这种寄生虫的,它和传播昏睡病的萃萃蝇、能吃光人脚指头的恙螨、钻到人小腿中吸血的扁头蜱都是当年我挥之不去的噩梦,并且我对于蘸盐老师渊博的知识和待人谦和温良也是非常敬佩。后来我有幸能够认识蘸盐老师,也是在他的鼓励下也开始写东西,虽然至今为止我的水平并不怎么样。希望在这里能向@蘸盐 老师致以最高的敬意和感谢。今后我也会和大家分享更多的有趣故事。

评论
基层科普传播人
太傅级
太可怕了,人体内的寄生虫可能不止一条,最多可能有几十条,它们的潜伏期也长达数个月甚至数年。
10.19
杨伟升:杨梦彬爸爸
庶吉士级
已完成
10.19
初心 使命
进士级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