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攻壳机动队》:赛博格技术未来预言

来源:科技日报 2017-04-21     王麟

  素子身穿白色紧身衣从高楼之巅一跃而下,进入了庞大的计算机网络构建的赛博空间之中。在这个独立于物质世界的电子脉冲宇宙中,犯罪与追捕轮番上演,黑客幽灵无孔不入,赛博格战士临危受命,联合起来打击网络犯罪。《攻壳机动队》展示的是一个充满灰暗金属质感和颓废苍凉的末世,也是一部纠缠于人与非人模糊界限的科幻名作。原著作者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用冷峻的绘画风格,一扫御姐与萝莉组成的ACGN(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的英文缩写)世界,将略带变态性幻想并迷恋其中的读者唤醒,直击技术如何改变人类社会这个核心主题,冰冷的画风包含着钢铁般的硬度,仿佛一瓶60度的“套马杆”,让人在酒精的强烈刺激下大呼过瘾。

  而正在热映的同名电影中,斯嘉丽·约翰逊的扮相酷似押守井版本的动画女主人公,只不过多了一丝妩媚,少了一些冷漠。与原著角色最大的差别就是,她对自己成为半机械人的事实无动于衷,更没有陷入认知的狂乱中迷失自己。如果说士郎正宗的漫画,重点探讨的是技术改变人类造成的后果,则押守井的动画专注于对赛博格技术的哲学解读,而英国导演鲁伯特·桑德斯却将这部主题深刻的赛博朋克名作,拍成了老套的美国版正邪对立的主旋律。

  对于非《攻壳机动队》的粉丝而言,有女神斯嘉丽·约翰逊担纲,故事只要简单清晰,打斗激烈热闹,音效惊天动地,就足以值回票价。但是对于该漫画原著的铁杆拥趸来说,电影所要传递的信息,就少得可怜,他们不满意,也情有可原。实际上,作为风靡了五十年的科幻小说和电影主题,赛博格这个概念从诞生起,一直到现在,其蕴含的意义要远超我们的想象。

  经过多年发展,赛博格技术距离电影中人机合体的未来场景依然非常遥远。毕竟,人类还是血肉之躯,通过外科手术向身体里植入人造设备风险极大,更遑论将一个活的大脑装入钢铁躯壳了。

  然而,这并不能阻挡我们对人机合体的向往。想想看,半机械人具有远超常人的爆发力、持久力、敏捷性和高智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些吸引人的要素,让赛博格题材成了科幻中的热门,经久不衰。

  与电影中素子反抗暴政被改造成半机械战士,从而变成政府的杀手和工具不同,真正深入人心的赛博格技术,应该是模糊了无机和有机的界限,模糊了自然与人工、物质与精神的界限,突破了人类和动物的界限,超越了人与机器的界限。按照美国学者唐娜·哈拉维的观点,赛博格最终就是要超越由于族群、种族、性别、阶级等身份认同造成的彼此矛盾冲突的困境,建构一个“多元、没有清楚的边界”的新主体。这是一种未来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大同,是一种理想的新人类。

  电影里面,不但刻画了生活在现实中的半机械人,还对网络赛博朋克进行了描绘,在真实的现实与虚拟的网络之间,人们通过接口就可以实现自由通行。实际上,抛弃肉体,将思想上传到网络空间中,是赛博格技术发展的更高阶段,真正能够实现人类千万年来苦苦追寻的永生。

  赛博格技术没什么不好,只要技术可靠,改造自己获取更大的能力,也是水到渠成之事。毕竟,我们人类“好不容易利用智慧存活到现在,如果现在不动脑筋、积极思索生存之道那将是非常愚蠢的行为。而进化则是为了更好地适应生存环境,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漫画原著作者士郎正宗一语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