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现实

2017-12-20 来源:科普中国-科普文创

  2012年12月19日,离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还有2天,恰好是周末,所以和朋友约好去爬山。第二天一大早,和同学买好票,坐上开往华山的大巴。

  大巴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而过,车上大家都在讨论着世界末日的话题,我仰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自言自语道:“真是一帮无知的家伙,这么好的天,怎么可能会世界末日呢”。车子下了高速,马上就到华山脚下了,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人被撞的七荤八素,顿时冲司机大喊起来,“你会不会开车,怎么开的车。”司机无奈地解释道:“真是抱歉,前面的路塌了,车是过不去了,还有100米,大家只能从旁边的小路走过去了。”大家无奈地走下车,浩浩荡荡的向目的地走去。刚走到山脚下,天空电闪雷鸣,天空一片乌云密布,路也开始跟着摇晃起来,还不时地看到有巨石从山壁掉落。大家一阵唏嘘。

  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个人大喊道:“快跑啊,大水重来了!”话音刚落,这个人便被大水冲跑了。大家慌乱地高处跑去,人们你推我我推你,生怕落在后面被水冲走,而我和同学也因此被挤散了,我暗骂一句“真倒霉了,不会真的是世界末日了吧。”说完,也向高地跑去,此时,在山间的缆车也停止了工作,缆车上的人惊恐地叫喊着,而雷声也响个不停。就在此时,一道巨型闪电劈中了电缆,缆车坠入了山间。人们慌乱地向山上爬去。山体在摇晃,也有人因为没站住而从山上坠落。后面的水在山脚下不断的聚集,我们望向远处,来时的大巴因为地裂已经掉了进去。此时的人们已经顾不得别人,拼命地向上爬去,而此时山脚下的水也一点一点的涨高着。终于爬到了半山腰的一个空地上,大家面面相觑,有人呜咽的说道:“真的是世界末日了,我不想死在这儿。”顿时引起一阵慌乱,这时有人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了信号,场面更加混乱了。我喊道:“都闭嘴,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有哭的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自救呢。”顿时场面安静下来。我接着道:“现在原路返回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往山上走,看看另一条路能不能下山吧。”此时的我已经对另外的路失去了信心,但是哪怕有一丝的机会我也要试一下。就这样,我们向山顶爬去。

  雨还在下着,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停,也没有人敢停下来,都为了那渺茫的希望攀爬着。山体时不时地摇晃着,仿佛要倒下一般。我们手脚并用地稳住自己。望着山下,远处的路面裂开一道道黑漆漆的口子,仿佛是一张恶魔的嘴,要将地面的一切吞噬掉。房屋也一栋栋地倒塌,人们在路上绝望的跑着,有的人摔倒了,就再也没站起来过。看着山下发生的一切,人们慌了,惊恐地向山上爬去,而山脚下的水也在一点点的上涨,好似要将山体吞噬。就这样,我们爬到了山顶,衣衫褴褛的我们坐在地上,望着山下发生的一切,已经麻木了。人们脸上没有了表情,只是呆呆地望着远方,嘴里不停地嘀咕着“我要回家”的话。山顶的我们失去了和外界联系,只能依靠自己了。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我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起身向另一处下山的通道走去,幸运的是,还有一条摇摇欲坠的小栈道可以向对面的低峰走去。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蜂拥而至,我拦住道:“现在这个栈道还不知道牢不牢固……”,还没等我说完,已经有人向栈道跑过去,边跑边喊到:“我不管了,我不想死在这,我要下山。”大家屏住呼吸,看着他向对面跑去。栈道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塌掉一般。他边跑边喊:“哈哈哈,我要过去了。”话音刚落,栈道的一个木板突然断裂,他从缝隙中掉了下去。他最后的惨叫依然萦绕在我们耳边。没有人再敢向栈道走去,就这样,大家绝望地坐在地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从每个人的脸颊滑落。就这样,大家静静地坐着。我望向远处,灾难依然继续发生,有的人在废墟下面压着、有的人站在废墟上面绝望地喊着、还有的人飘在水上……

  我望着天空,露出一丝苦笑,难道玛雅人的预言真的应验了吗?望着摇摇欲坠的栈道,我和几个男人决定,试一试能不能慢慢地走到对面去,因为这是唯一的出路。于是我们两人一组,小心翼翼地扶着栈道的铁索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就这样,一个10米的栈道仿佛走了一个世纪。终于,我们到达了对面,内心一阵激动。呆在原地的人看见了,一阵欢呼,我们在对面喊着,让大家两个人一组,慢慢的向我们这边移动。栈道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断裂一般。就在最后两个人快要通过栈道时,栈道一下子断裂,两个人不停地大叫着:“救我,救我啊!”他们抓着铁索不敢放手,只能悬挂在半空中,望着两人,大家露出惊恐的表情,时不时地望向悬在空中的二人却无能为力。最后,我们只能试着将铁索试着向上拉,慢慢地,两个人被救了上了。他们的手上留着血,胳膊上一片淤青,但是,劫后余生的他们已经感受不到这种疼痛,只是静静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天渐渐黑了,雨也渐渐停了。大家身上湿漉漉的坐在地上,我试探性地说了一句:“你们说,要是真的是世界末日来了……”,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人开始哭了起来,不停地说:“不要,我不要呆在这,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有的人苦笑着说:“不管是不是世界末日,要是能回家看一眼父母、看一眼老婆孩子这辈子也值了”。也有人说:“不管怎样,一定要活着,活着就是希望!”就这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看了一眼表说苦笑地说道:“还有4个小时就6点了,到时候希望太阳还能照常升起吧。”大家默不作声,我又说道:“不管明天太阳明天是否升起,我们好好休息一下,就算抹黑也要下山!”

  我和旁边的一个人聊了起来,他叫华子,一个登山爱好者,本来是周末打算出来放松一下,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还失踪了一起来的两个同伴。我问他怎么不找一找,他苦笑道:“这种情况下,能自己安全就不错了,哪里还能顾得上别人”。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也想起来了和我一起来的同学,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就这样,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了不知多久,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6点了,虽然有了一点点的光明,但是却没有见到太阳升起的迹象,只能借着这点亮光小心翼翼地下山。通往山下的阶梯小路一片漆黑,就像一张通往恶魔身体的通道,等着把美味吞进去。本就是原来被人们走了无数次的小路,仿佛是一条不归路一样,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你会见到遇到什么……

  大家向山下缓慢地移动着,谁也不敢擅自行动、不敢脱离队伍,生怕有什么意外不能被救。在这里,一分钟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其实,我也不知道山下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条路有没有被毁掉。但是我不敢说,因为给大家留一点希望也是坚持下去的动力。一个人,只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有知道自己的目标才会有动力向着目标出发。尤其是处在绝望中的人们,只要有希望,哪怕很渺茫,人们也会为之不懈努力。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个发生在沙漠的故事,一个老教授带领大家去沙漠勘探,在返回的路上,仅剩下了很少的水,老教授告诉大家,要节约用水量,每个人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喝一口,终于,大家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沙漠。最后大家将剩下的水袋打开后才发现,里面是老教授装的沙子,水其实在第二天就已经喝完了。试问如果老教授从一开始就告诉了大家没有了饮用水,或许这一队人就会在沙漠变成一堆枯骨了……

  幸运的是,通往山下的这条小路,至少在目前还是好的,还可以支撑着我们走下山。但是山下是什么情况,我自己也不敢多想,我不敢想象山脚下的残垣断壁、不敢想象山脚下的洪水、更不敢想象在一下山的瞬间会发生地裂把我们吞噬。我知道,现在的我们跟外界没有任何的联系,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只要到了有信号的地方才能得到救助。所以,我只能压制住我内心的不安的想法,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山下一定有救援队。就这样,大家步履蹒跚地移动着。时间一点一滴地逝去,天空依旧是那仅剩下的一点点光明,看不清远处的任何东西,只能走近了才能看得清楚前方是什么。不一会,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仿佛是有人在为我们哭诉着,透露着一股绝望的气息。有的人哭了,雨水夹杂着泪水从脸颊滑落,边走边抽泣起来。顿时,众人的气氛有些开始变了,没有了那股斗志,没有了之前的动力,我和华子互相看了一眼对方,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知道不能让这种气氛继续下去了,否则还没到山下,我们就会被自己打败了。于是我和华子大声地安慰道:“不要哭了,这里发生了这么的事情,一定会有救援队的,我们到了山脚下一定会有人来接我们的!”有人质疑道:“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来人啊,要是有救援队早就上来了”。我顿时被她的话噎住了,华子见状说道:“大家好好想想,山路现在这么难走,而且山下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山下的人死的死,逃的逃,谁还知道我们在山上,只有我们自己走下去了,才会被人发现,难道你们自己现在就要放弃了吗?!”华子的声音在最后有些声嘶力竭。大家沉默了,渐渐地有了斗志,我和华子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或许山下的情况不如山上,可是在求生的意志面前,即使再没有希望的希望也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想抓住紧紧不放。就这样,大家又开始了机械性地运动,缓慢地向山下移动着。

  幸运的是,虽然下山速度很慢,但是终于走到了山脚下。但是到了山脚下,山脚下的情景让我们大吃一惊,所有人沉默了。路,已经断了,纵横的交错的沟壑告诉了我们山脚下发生的一切。尸体随处可见,惨不忍睹。人们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股绝望的气氛油然而生。然而,已经走到了这里,只能继续走下去,因为没有人在想回到山顶,因为呆在那里才是真正的绝境。大家缓和了一下情绪,打开了仅有的几个手电筒摸索着前进,而天空,依旧是没有那么的阴沉、昏暗。有些地方就好像被放逐了一般,四周被巨大的沟壑保卫着。就这样,我们一边找着出路,一边向市区的方向走去。期间发生过几次轻微的地震,引得人们一片惊慌,好在没有什么人受伤。就这样,大家就像一个迷失者在迷宫中找着那所谓的出口,小心翼翼,生怕走错一步便落入那万丈深渊。就这样,我们从下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个小时,期间走走停停,滴水未进。慢慢的,我们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食物也因为在过栈道时被迫仍在了山顶。突然,有人喊道,快看,前面有个超市的牌匾!顿时人们眼前一亮。我和华子顺着手电筒的灯光方向望去,发现有半截被埋在地下的牌匾孤零零的立在那里,我俩心里明白,超市,已经在之前的地震中倒塌了,至于食物只能看运气了。走到了牌匾前,我们看着废墟,知道只能将这些倒塌的墙体移开或许才能找到食物和水。大家顿时来了力气,没有了之前的失落,一起挪动着地上残破的墙体。有人在清理废墟时被划伤流血的也没有察觉,还有人的汗水不停地滴落在地上,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饿了一天的人们现在仅剩下了最原始的本能——找食物。十分钟、半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见到了货架,人们七手八脚的将货架上的石块移开,许多食品已经被压碎变成了碎末,除了几个罐头和被挤压的不成形状的面包还算比较完整的躺在废墟中,大家把能吃的捡了出来,还拿到了几瓶被泥包裹住的矿泉水,虽然不能让大家都吃饱,但是却可以缓解一下饥饿感。我本以为会出现大家为了抢夺食物而大打出手的场面,但是欣慰的是,人们坐在地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起来。想不到短短一天的时间,大家竟让从互不相识变成了一个团队。我和华子两个人吃着一个面包,华子说道:“我本来以为会交待在下山的途中,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苦笑了一下,和华子说道:“现在都20号了,还有一个小时就21号咯,看样子,现在的一切都是世界末日的前兆吧”。华子拍拍我的肩膀说:“别说丧气话了,你看现在不也消停了吗”。我沉默了,突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前方还有更大的危险等着我们,我不知道怎么和大家说,我不想给大家再次营造一种恐慌的气氛,另一方面我说了可能也不会有人相信吧。出发前,大家又在周围超市废墟周围找到了几瓶矿泉水和几个面包。带着这仅剩的面包和水,我们又向前走去,越往前走,我不安的感觉越强烈,我把华子拉到一旁,将这件事和他说了,没想到华子摇了摇头,拍拍我的肩膀道:“嘿,别像个娘们似得,别信什么感觉,快走吧,早点找到救援,我们就得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索性默不作声,在后面跟着队伍向前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依旧是一片荒凉,寂静的可怕。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哒哒哒”的声音,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在向这里靠近。就在这时,天空上的一点闪烁这亮光向我们这里驶来,突然有人喊道:“是不是救援队的直升机来了。”大家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拿出手电筒向天空挥舞着、大喊着。直升机好像发现了我们一般,向我们这里驶来,就在直升机快要到达我们这里时,我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突然,天空电闪雷鸣,雷声滚滚,一道闪电劈中了直升机。转眼间直升机就像火种洒落人间一样四散开来。瓢泼大雨瞬间降了下来,此时,地面剧烈的摇晃起来,我们用力的把住地上的废墟来固定住不要掉到周围的深渊之中,过了一会地面不在剧烈摇晃,本以为没事的我们放开了手。与此同时,地面以我们所站的地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裂开一道道巨大的口子,就这样所有人都掉了下去,借着闪电的光,我突然看到了表的指针正好指向12……

  “喂,快醒醒!”我睁开眼睛,看到同学和车上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同学说道:“就睡这么一会的功夫你都能做个噩梦,整个车里都是你的叫喊声”。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我同学随后说道“马上就要到了,准备好了下车把”。我应了一声。

  突然一个急刹车,我隐隐约约听到司机说了一句前面的路塌了,我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责任编辑:李阳阳

科普中国-科普文创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