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

2017-12-20 来源:科普中国-科普文创

  我们都被囚禁于名为自我的监狱之中,成为了名为王的囚犯,又或者是名为囚犯的王。

  对他来说,从梦中醒来的那一刻仿佛刚刚降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更不明白自己这一刻的处境究竟是因何而起——

  身处的空间相当的窄小。自己正躺在墙角一张冰冷的硬板床上,伸出手去在青灰色的墙面上摸了摸,传来冰凉的水泥触感;在墙壁的另一边角落悬挂着几条铁链,上面拴着拳头般大小的铁球。下面则是白瓷制的洗脸池和马桶,至于光亮地像是从来都没人使用过这一点,在这样简陋的环境里难免会有些违和;至于这房间里最典型的标志,莫过于设置在三面水泥墙以外一根根并排竖起来的金属栅栏了。

  ……虽然难免有点震惊,至少自己的身份大致得到了确认。

  他仔细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服装,黑白条纹相间的囚服,国际性标配。只是这间囚室的风格看上去太过复古。自己莫不是被关在了世界上哪个已经停滞发展的角落里面,还是进了什么模拟旧时代监狱环境的娱乐场所。

  “有人在吗?”

  自己的回音清晰的传回到耳朵里,喊了几次都是无人应答。作为监狱来说这里实在安静的不像话,透过栅栏可以清楚看见外面一条望不到尽头的长廊,按照结构来说这一排至少该有十几个相同的囚室,但无论哪一间从始至终都没发出过任何声音,当自己不出声的时候,整条走廊一片死寂。死寂地就像是——

  他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太不吉利。按常理说,这样的设施有常驻工作人员看守才对。至于自己为什么困在这里这个问题……想必还需要一点恢复记忆和理性的时间。抬头看了看,既然走廊的灯光是亮着的,就意味着有人负责开关这些灯,也就理所当然有人会进来这里。对于自己来说该做也唯一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心里的诸多疑问固然亟待有人解答,不过已经判明自己无能为力的现在,再怎么着急也不过是自寻烦恼。还不如先好好的洗把脸清醒一下再做其他考虑。

  原来自己是这样一个冷静地不合常理的人。对于自己的崭新认知不由得让他心里暗自惊叹。双手捧着凉水浇在脸上,整个人顿时从残余的困意里解放出来,神清气爽。

  “不过真是安静的跟太平间一样啊。”

  该死,本来不愿意想象的东西甚至突然从嘴里说出来了。大概是放松过头了。

  “午安,先生。欢迎您正式启用本监狱的各项机能。我是负责照顾您的人工自律系统,正式称呼为芙莉德T-37。我将竭尽全力,为您接下来即将在此度过的余生提供最为完备的服务,祝您服刑愉快。”

  突如其来的广播女声响彻整个走廊,吓了他一跳。尽管声音可以说轻柔动听,可其中的确泛着AI那种明显的机械味道。至于这声音的内容更加令人困惑:这段话只是说给他一个人听,也刚好播放在自己醒来的这一刻,也就证明自己的确是在某人的监视之下被关在这里;另一方面这堪称服务业者的礼貌语气实在是充满了违和感;最后也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就是话语中所提到的刑期——

  “你是说,余生?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待在这种鬼地方?!这只是个恶作剧对吧?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赶快放我出去!”原来的这份冷静终究还是维持不下去,堪称荒诞的事态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心里那些乐观的想法也逐渐破裂开来。

  “很遗憾,我无法满足您的要求。”自称芙莉德的人工AI女声回答道。“为您这样的用户所准备的监狱——是没有出口这种设计的。您不能够离开这座监狱,也没有离开它的必要性。”

  “怎么可能会没有啊!”他大声呼喊着反驳。尽管心里已经出现了几个假设,然而对于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自己来说,老老实实承认现状才是真正的不可理喻。“我究竟是谁?我的罪名又是什么?如果说我不能离开这里,那这个原因你至少清楚吧!回答我!”

  “的确,您的信息在我这里登记的非常清楚。但同时表示抱歉,这些信息对您是保密的。本监狱如约执行了您入狱前所同意的事项——由我暂时保管您的记忆与身份,并为您在您的余生中提供服务。这是入狱前的您所期望的事态,因此我无法对现在的您轻易作出调整刑期的操作。”AI沉静地作出回答。

  他只觉得一阵一阵的头晕。那个失忆前的自己究竟是有多缺心眼才能签下这种神经病条款。一场连罪名都不清楚的服刑就这样被一股脑塞到了失忆的自己面前,难道除去接受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吗?那还真是够令人——

  “绝望。现在的您会这样认为吗?”AI如此提问。

  “……绝对不会。”

  “即使知道了自己已经沦为一介囚犯,失去了在这世上的一切自由也是吗?”

  “即使如此,我也不认为我已经无能为力。”他的回答依旧坚定如铁。

  “这一点和您入狱前的描述的确是一模一样。即使不合常理的事物接二连三,您也不会放弃希望,尽管这样略显盲目。”

  “是啊,毕竟乐观是我这个人唯一的优点也说不定了。”

  尽管话是这么说,头还是晕的有点厉害……

  “作为AI的我是很了解的,人类并不是能坚持自我的物种,因为他们对时间的概念太过渺小。如果我强制将您囚禁于此,想必只需要几年就足以磨去一般人类的希望了。”芙莉德原本的机械式音调逐渐变得逐渐连贯了起来,像是人性一样的内容正在逐渐填充进这台AI的话语之中。“但我并不能违背人类所制定的规则,因此对于仍然心存希望的您,将适用囚犯的特别标准。如果您能够切实的展现出身为人类的希望的话……刑期将会终止,准许您离开这座监狱。”

  “那……又怎么样才算展现希望?对AI来说这有点困难吧……”冷静之后他开始觉得有点虚。本来刚才那几句回答的那么快,也多少有些盲目。想着无论死活也要赌一把的那种决心推动了自己,有点歪打正着的意思。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这个AI目前没表现过不好说话的特质,自己交涉成功的几率还是有的。

  “既然您已经接受这项测验……”

  既然自己已经是无路可退。

  “那么首先……”

  那么答案其实早已确定。

  “您接下来……”

  我做好了一切准备。

  “是否需要先进餐呢?”

  “……是的,拜托你准备了。”

  毕竟只是普通人类,就算为了自由也得先吃饱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充分感受到了身为人类的无力和渺小。

  “人类的生存需要足够的空气、食物和水。只是因为它们太过易于获取就被遗忘了其重要性,所以在特殊情况下它们的价值可以高于一切。也许,可以高过自由?”芙莉德说话的语气像是在朗读报告。因为在她所见的影像里,正有一个倒霉的人类在狼吞虎咽。

  “%#¥@#@%……”

  “请您完全吞咽食物后再说话。其一是为您的健康着想,其二,我并不能理解您在说些什么。”

  “……人类当然需要自由,自由会带来更多追求,从而不断进步。”他只能把自己最直观的感受说出来,因为自己还要忙着把手里的另半截面包塞进嘴里。

  “是的。也正因为过分的自由,人类的追求无止境的膨胀。自然的恩惠是有限的,当这份恩惠已经无法再充分满足人类的追求时……”

  “停停停,你这资料库安装的是几十年前的公益广告资料了。人类当然清楚地球的极限,因此为了迎接这种情况开发全新的设备,为自然的自我修复机能提供了……呃……”

  记忆到了这里有些断片。提供了什么来着?本能在告诉他这个因素是他现在身陷囹圄的最主要原因,可是越去思考,连带着其他的记忆也会变得模糊起来。

  “看来您并没有全部忘记世界发生过的那一系列事情。是的,之所以人类的追求拥有止境,是因为同时拥有足够的危机意识。为了面对即将到来的自然过载,”芙莉德略微停顿,“人们通过更换自我的存在方式,来给予他们所生活的星球,用以自我修复的时间。”

  脑海中的模糊词汇清晰了起来,答案正是“时间”。但这个说法未免有点太绕口了。想要让地球恢复无疑就是星球移民,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星球发展恢复自然,等到千百年后,成千上万的运输飞船载着几代后的人类回来,到了那个时候大大小小的绿色藤蔓爬满了钢筋建筑,年久失修的城市街巷栖息着重新被自然选择的野生动物,这样一个几乎重新开始的世界在等着人类重建——

  “这么说我也许是在一艘宇宙飞船里,等待着它返航?”

  “您的思维很有跳跃性,不过我想我大概已经预测到您在想些什么了。目前可以提供给您的情报是:尽管人类从未停止过探索宇宙,但是在宇宙中生存对于现今的人类来说依然非常困难。”

  “……那就不知道了,放弃回答。”

  “别太着急下结论,先生。也许是线索过少,那么,请您闭上眼睛,5秒。”

  他闭起双目,开始倒数。“1、2……”

  “提醒您一下,擅自睁开眼睛会失去测试资格。请您千万注意。”

  “……!!!”

  真是千钧一发。刚刚还想着数到3的时候就睁眼看看在搞什么鬼。人类的好奇心真是可怕,身为人类的自己还是头一次对此有深切的体会。

  “好奇心会带来进步与发展,但也会带来灾祸。这是我的资料库里所留存的,由某位特殊的人类所记载的感想。”

  “还真是个老套的感想啊。”他不禁感叹。

  “也许,这位人类因为产生过和您一样鲁莽的意图,才会说出这样老套的感想。”

  看来在这个AI面前自己毫无隐私,他开始接受这个事实。

  “愿人类荣光永存,先生。请睁开眼睛。”

  与原先的封闭昏暗相反,亮的刺眼的纯白色覆盖了整个视界。自己依旧坐在那张硬板床上,而自己周围的空间却已经成倍的扩张。从地板到圆形围绕的墙壁再到天花板全部都是白色的,至于之前的镣铐等物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总的来说现在的环境已经与监狱相去甚远,更像是一间无菌病房。

  ……虽然依旧没有看见类似门那样的出口就是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您将在这座牢狱中享受着由我所制定的自由。而这座牢狱对您所施加的束缚,我想您看了这个就会明白了。”

  圆形的墙壁中间分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更加明亮的光从渐渐展开的空间涌入,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那是阳光,他对此十分确信。

  “请您亲眼见证吧——”

  眼睛已经适应了这阵突然的强光,他迫不及待地冲到窗边。

  “这就是——人类昔日的光辉,您曾经所生活的世界。”

  这一幕的确熟悉,熟悉到难以去真的相信。从自身所在的这座白色的尖塔顶向下所看到的地面正在不断的拉近。视界穿过云层,之前所看到的错综复杂的网也显现出了真面目。那是悬浮在城市上空的空轨。它们本来通过不同的高低与弯曲度呈螺旋式的连接在一起,是已经投入使用的运输轨道。而现在上面已经爬满了绿色的藤蔓,金属裸露在外的部分也布满了锈蚀的红褐色,有些轨道已经断裂开,顺着藤蔓的长势偏离了原本的形状,成为了这座钢铁之树的旁枝。随着一记尖锐的响声,一架废弃的缆车从摇摇欲坠的轨道上脱落,坠向这座同样已经被废弃了的城市;这里俨然已经成了建筑的坟场,常年的风化和锈蚀侵袭了钢筋水泥结构的每一个角落,至于攀附在这些结构上的植物根,就像是建筑体内的血管,从断裂处向外延展,而除了这些建筑以外,人类的生存痕迹已经再也找不到半分。栖息在地面上的物种有些叫得出名字,有些则完全没有印象。它们就在这城市的街头巷尾生存竞争,有的成功实施支配,有的只能曝尸阳光之下。

  那些曾经被称为为文明的事物,想必已经全部被埋葬于地下了。

  “愿人类,荣光永存——”

  他曾经听过这句话,这句悲愿的口号实际上更像是一句玩笑。在这个由人类所编写的故事里,无限接近于人类的个体们,为了更加地了解人类,去为了实际上早已灭绝的人类而战。他曾经非常讨厌这个故事,因为它并没有坚持一个令人绝望的结局——

  直到他也无比期待希望尽快降临的这一刻。

  “没错,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同时它也是,所犯下的最大错误……”

  “接下来请由我为您梳理吧。”芙莉德接着说下去。“面对即将过载的星球,人们仍然储存了相当过量的生存资源到地下。因为他们需要足够的时间来面对自然的崩溃与重建。鉴于无法离开这个星球,人类转而放眼地层。在您所看到的这副风景之下,依旧潜藏着生存的人类。”

  “而为了存续足够的时间,我们选择进入睡眠。地下建造了无数的睡眠舱。由舱体统一提供能源维持我们的生命活动,再由环绕地球的三座卫星循环播放人类的梦境频率。就这样建造出人类的梦境世界。”

  “当然在此期间无法避免从自然灾害到设备故障之类的意外。顺带问一下,您认为,最终会有几成的人类挺过这场灾难呢?”

  “应该……会有七成以上?”

  “您的乐观真是让我惊讶。人类也正是对梦境太过乐观才会吃到苦果。”

  他开始试着联系自己的这场梦境。因为自己受到了卫星所发出的梦境信号,在睡眠舱内陷入沉睡,随后从这个可以自由变换的有限空间内诞生了监狱的概念,这也正是他所身处的地方。睡着的自己失去了名字和记忆,从一间囚室中醒来。孤独的监牢,无限的刑期……

  “原来我们,已经无法轻易醒来了。”这即是他所到达的真相,也是人类所面对的现实。

  “能够逃出梦境的人,也许不到一成。人们从潜意识中对梦境进行调整,进而配置出自己所想要的世界。随着意识向深层潜入,他们的支配力会更强,而这一进度的最终形态,已经变得无限接近于现实,这样的又会有什么人愿意醒来呢,他们可是自己梦境里的国王啊。”

  大多数的人就这样沉溺于梦境,改变了自己的存在方式,他们并没有回到自己曾经身处的现实,可是在他们自己的眼里,他们活着的证明比任何事物都真实,并且难以放弃。

  “这也就是我,身为囚犯的原因……”

  “您被准许从这份梦境中醒来,因为您不能支配梦境,却能支配自己。这也正是人类希望的证明,我的程序中清晰的记录了这一条真理。”芙莉德继续沉静地说着。“只是,请您在此之前,认真考虑自己所能面对的极限。”

  “在我考虑之前,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当然可以。因为我为了人类而诞生,也为了引导人类的希望而存在。”

  “我想问的正是这份希望。”

  现在的他前所未有地冷静。

  “人类因为有危机意识而懂得规避危险,却不会规避困难;人类因犯下无数大大小小的错误而饱尝苦果,却从未放弃过生存。每个人类个体脆弱不堪,没有足以赢得生存竞争的体魄。而引以为豪的智慧,在没有群体的帮助下也苍白无力。我想不只是我,任何人都没有自信去面对这个已经失去人类的新世界。也就是所谓的‘绝望’。而当最后一名人类在睡眠舱中耗尽能源,这个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身为AI的我也考虑个这个问题,我想那个时候大概可以放个长假。”

  “可人类是没有你的时间概念的,你自己也说过。人们生活在满是同类的世界中,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渺小,而梦境又完美给予了人们所期望的事物,这么说来,这场属于全人类的梦境,是否才是‘希望’本身呢?”

  “希望的终点即是绝望,而绝望中同样潜藏着希望之种。”芙莉德回答,“人类在梦中抵达了自我需求的终点,尽管它是虚假的。”

  “所以,为了打破这份虚假的事物,我将义无反顾地选择从梦中醒来。”

  “无关希望与绝望,是吗?”

  “正是如此。”

  因为希望与绝望,终究不会带来救赎。

  “您是否怀抱着拯救人类的使命感?”

  “并没有。”

  因为这场救赎,是无数条自我所汇集的道路。

  “感谢您的回答。您的测试已经通过,刑期已经终止。想必接下来您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充斥了孤独,威胁与绝望的世界吧。很遗憾我不能再为您提供帮助与服务,但我真诚期望您的道路终会与他人相交,祝您好运。”

  “我想我们会再见面的,不会太长时间。”

  “感谢您的祝福,我会对此抱有期待的。”

  要说他所能留恋的,就是这台意外的通情理又会读心的AI了。

  “那么在最后,将您的记忆与名字还给您。请闭上眼睛。”

  人类因为选择而得以存续,也可能因为选择而饱受苦难。

  这正是所谓的主宰命运。而这把唯一的钥匙,每个人都曾拥有。

责任编辑:李阳阳

科普中国-科普文创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