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

科普中国-科普文创 2020-07-31 作者:张海媚

  (一)

  地球纪7280年3月25日。

  天黑之后。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没长眼睛啊?”

  这是澜澜今天第13次撞到路人。

  在低头道歉后,她终于摆脱了刚刚不小心撞到的人。

  新闻部昨天发布了一条消息,由于天体相撞,太阳光线被水星和陨石挡住,地球陷入“永夜”,而此时只有开始进入极昼现象的北极极昼圈内还能受到太阳光线的照射。

  地球唯一的能源太阳能,以500秒一次到达,澜澜睁大眼睛望向天空,祈愿能有太阳光线到达。

  可入眼是一片漆黑。

  患有先天性夜盲症的澜澜,此时和一个瞎子没什么两样。

  新闻说,航天局已经派遣宇航员出发,企图将陨石清理出行星运行轨道。

  澜澜的父亲也在里面。

  两天前——

  “爸爸,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澜澜哭着说,她一点也不想父亲去,地球联盟政府的人竟然要求宇航员驾驶飞船去将陨石撞开!

  “孩子,这是命令。”

  澜澜泣不成声,只能目送父亲离开。

  如今只有政府里还能用上发电机,甚至连街上的路灯,也在昨天上午开始停止工作。

  从她收拾好行李出门,已经过去十五个小时了,澜澜甚至没有走出市区。

  可她不会放弃。

  她一定要前往北极极昼圈,利用父亲的工作牌进入北极天文研究所。

  。

  包里藏着的能源补充剂只剩下两包了,因为无法使用卫星定位导航,澜澜也不太清楚她现在的具体位置。

  只能从巴黎这个城市推测她应该是在北纬50度左右。

  澜澜无比庆幸,她赶上了一趟中欧班列,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前往芬兰。

  “你怎么回事?”

  突然,她被一个高大的男人狠狠地推倒在地上。

  澜澜急急忙忙捂住自己的包,这里太黑了,她什么也看不清。

  “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道歉还没来不及说完,一个清爽的声音打断了她,“长的人高马大的,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秦野注意到澜澜很久了,一个小姑娘,竟然在这么混乱的时期乱跑。

  而且看样子,还想去北极研究所,也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

  高大男人仔细地辨别秦野的模样,确定他不过是个普通的东方人,轻蔑之意渐渐浮于表面。

  “黄猴子,少管闲事!”

  他直接上前推搡了一把秦野,而秦野猝不及防被推得一个趔趄后退了半步。

  “我今天就是要多管闲事,你能怎么样?”

  秦野实在是看不惯有人恃强凌弱,更何况,他认识澜澜。

  澜澜的父亲是宇航员,曾在他的学校开过讲座,秦野当时受益良多。

  解决了高大男人,秦野拉着澜澜迅速离开了这里。

  “你为什么要帮我?”

  澜澜疑惑,她再不敢相信任何人。

  昨天,一个年迈的老奶奶假意帮她扶了一会车,借机顺走了澜澜仅剩的一根半蜡烛。

  照明灯的电剩余不多,这个时候也买不到能源补充剂。

  “你要去北极研究所?”、

  秦野答非所问。

  澜澜一句话都不回,秦野也不恼,直接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车上。

  “你不用这么防备我,”秦野侧过身子拿了一小袋面包撕开包装递给澜澜,“吃点。”

  澜澜不为所动。

  秦野暗自咬牙,“不管怎么说,我会把你送到北极研究所的,这是我的任务,你接不接受我都要做到。”

  “谁派你来的?”

  这是澜澜问的第二个问题,秦野依旧没有回答。

  他启动了驾驶器,飞车如离弦之箭飞跃而出,转眼之间出了巴黎。

  (二)

  “爸爸,我们为什么要去北极啊?”

  面对女儿的问题,苏盛华不敢说出真正原因,只能哄道:“因为爸爸要带你去看北极熊啊!”

  “可是书上说北极熊已经灭绝了啊,还能看到吗?”

  苏晴不解。

  苏盛华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绕开话题并哄睡了女儿。

  他是联盟天文研究所的副所长,这次陨石挡住太阳光线的事件,远远不是联盟政府新闻说的那么简单。

  半个月前,联盟天文研究所就观测到了一颗彗星,只是研究所推测出它的行进路线距离地球很远,就没有再花费更多的精力观测。

  刚巧苏盛华的课题是彗星研究方向,便自告奋勇地继续监测这颗被命名为“闪逝”的彗星。

  只是,越监测,得出的结果愈发令人心惊。

  这颗彗星的质量居然比水星质量还大,它可能不是一颗彗星。苏盛华立刻将结果报告给上级,并且推演出这颗“彗星”将会与水星相撞。

  可研究所的其他人认为,这颗“彗星”并不会对水星造成多大的影响。

  结果却是这颗“彗星”撞上了水星,并且“粘”在了水星上,还刚巧不巧地挡住了到达地球的太阳光线。

  联盟政府问责研究所,苏盛华被推了出来顶锅,他问到研究所的其他人对这颗“彗星”的态度是直接利用能源炮炸毁,发现没办法毁了这颗“彗星”之后,研究所又提出让宇航员开着飞船将它推离水星运行轨道。

  可根据苏盛华的监测,这颗“彗星”正在融入水星,准确的说,它在“吞噬”水星。所以,研究所的提议都是没用的。苏盛华被关押后,想方设法也没能把这个监测结果传送出去。

  直到他的女儿苏晴出事。

  苏盛华最后只能逃。

  他要去北极研究所,如今,北极研究所近在咫尺,却因为没有入所密码和身份,他只能徘徊在外。

  “晴晴,你听爸爸说,爸爸要进这个研究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告诉任何人你是我的女儿。”

  苏盛华找到他以前的一个学生,替苏晴办理了一个新的身份证。

  北极极昼圈在渐渐扩大,苏盛华不清楚那颗“彗星”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是联盟政府以及天文研究所出的声明不可信是事实。

  苏盛华一边叮嘱苏晴,一边寻找北极研究所的安全通道。

  联盟的研究所建造都是统一规划的,不会有太大差别,他早前在别的研究所待过,安全通道建在后方,很容易就找到了入口。

  “爸爸,不去不可以吗?”

  苏晴哭着说,她虽然只有十一岁,可自小独立惯了,一个人生活其实也不是接受不了,更何况苏盛华都为她安排好了。

  只是,她也清楚,苏盛华一旦进入了北极研究所,那他们可能就再难见面了。

  “晴晴,照顾好自己,记住爸爸告诉你的事情。”

  苏盛华坚定地进入了北极研究所。

  (三)

  澜澜在北极研究所附近的一个地下商场重新遇见了苏晴。

  “你真的是澜澜姐姐吗?”

  苏晴惊喜地抱住澜澜。

  “苏伯伯呢?”

  澜澜发现苏盛华不在,苏晴一个小女孩在这地下商场也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磨难,从他们分开,也有一个星期了,苏盛华不可能随便抛下苏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从苏晴的说法来看,苏盛华明显是知道一些内幕,如今他留下女儿独自进入北极研究所,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而且这些天她一直用便携式天文望远镜观看水星,不知道为什么,澜澜总觉得水星似乎变大了一些,只不过因为光线不足,她的夜盲症又实在严重,而且也没经过精密仪器的计算,便不敢确定。

  “晴晴,你能告诉我们苏伯伯是怎么进北极研究所的吗?”

  苏晴睁大了眼睛,她也想一起去。

  “如果你们带上我,我就告诉你们。”

  秦野一听就直接拒绝了,“太危险了,晴晴你还小,就留在外面。”

  “可是,我想和爸爸在一起。”

  苏晴的泪珠顺着脸颊淌下,她一个劲儿地恳求两人带上她,“我不会添麻烦的,让我一起去吧!”

  澜澜最后同意了。

  但是她父亲的工作牌只能带一个人进入,于是三人决定依旧从苏盛华知道的那个安全通道入口潜入研究所。

  然而,他们三个才刚刚进入研究所,全所就响起了警报声。

  “怎么回事?”

  三人迅速地躲入一个厕所隔间里,忽然,脚步声由远及近。

  似乎是有人在排查,“里面是谁?”

  澜澜还来不及想出办法蒙混过去,苏晴突然打开门冲了出去,澜澜来不及拉住她,只好一起出去了。

  “爸爸!”

  秦野迟疑了一瞬,还是决定再看看情况。

  实在太巧了,他们刚刚躲进来,苏盛华就出现了。

  如果苏盛华是进来监测水星和撞上水星的陨石,不应该会这么及时地发现他们。

  “苏伯伯,是我们。”

  “晴晴,你怎么进来的?快出去!这里你不能待!”

  苏盛华这几天除了监测那颗“彗星”,其余的时间一直在担心苏晴,可他一点也不想在研究所里见到苏晴。

  “澜澜,我拜托你一件事,带晴晴离开这里,不要靠近北极研究所。”

  “苏伯伯,你发现了是吗?它长大了。”

  苏盛华痛苦地捂住了脸,“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彗星,是能吞噬其他星球、以星球为养料的行星。”

  “什么?”

  澜澜从来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她喃喃问:“那我爸爸呢?他在飞船上……”

  “真是令人感动啊!”

  忽然有掌声响起,澜澜看过去,发现是研究所的研究员。

  “可惜,你们没机会出去了,都留在这里做我们的实验体吧!”

  “什么实验体?”

  澜澜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不行!她们还小,而且都是女孩子,也不符合实验体的要求!”

  苏盛华毫不犹豫地反对。

  “他们不行,里面那一个总可以吧?”

  男人的话音刚落,突然冲出了几个全副武装的人,“你们难不成还想离开?”

  秦野知道自己暴露了,索性从隔间出去,不过他不清楚这些人是只想捉住他,还是有什么别的阴谋。

  他们被带到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然后一个一个单独被带出去盘问。

  秦野担忧地说:“这北极研究所太不对劲了,刚刚的人完全不像是一个研究所里应该有的武力。”

  澜澜早就注意到这一点,而且她以前见过北极研究所的负责人,那是一个温和宽容的学者。

  “等会有人进来,我就绕到后面控制住他,你趁机抢过武器。”

  秦野和澜澜都不会轻易放弃,他们商量一番后,决定逃出去,至少要找到北极研究所里的人。

  。

  “秦野!快跑!”

  澜澜又惊又惧,她紧紧地拽着苏晴,回头望着逐渐被包围的秦野,注意力却是不离控制台。

  他们好不容易才进了控制室,却想不到苏盛华为了苏晴竟然反水。

  原来,北极研究所已经监测到那颗“彗星”正在吞食水星。

  研究所的人将它命名为“食水星”。

  北极研究所的人因此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应该将研究结果上报,并且寻求最佳解决方法,另外一派认为他们不能激进,最好能等“食水星”停止吞食后,再开展接下来的研究。

  可事实是,“食水星”吞食的速度太快了,就像是古地球传说中的神兽“饕餮”,毫无节制、危害巨大。

  澜澜偷偷地看了这颗“食水星”的监测报告,发现事态比想象中的严重,联盟政府派遣的宇航员已经失联,“食水星”的质量和体积越来越大。

  北极研究所是唯一能够有足够能源24小时全天候监测的研究所,却因为一些研究员的可笑猜想,毫无作为。

  秦野为了让他们能抢到控制台,孤身一人去当诱饵引开了所有人,澜澜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回来,如今控制室里只有她和苏晴。

  “晴晴,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关于研究所的事情?”

  澜澜试着突破北极研究所的安全密钥。

  可是苏盛华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他压根就没和苏晴提过任何东西,只能靠她们自己。

  万幸澜澜最终破解了密钥,也控制住了北极研究所。

  只是,苏盛华和秦野都没等到那一刻。

  澜澜夜以继日地监测着“食水星”,不断推演实验,可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才不过半个月,这颗“食水星”几乎把水星全部吞食了,就像是一只蚂蚁,蚕食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面包,最后把面包里的所有营养消化成自己的。

  她尽全力把监测报告送出去了,可澜澜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忽然,北极研究所的能源中断了,永夜开始了……

  天真的黑了。

责任编辑:科普云

科普中国APP 科普中国微信 科普中国微博
科普中国-科普文创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