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立面 | 琉璃厂文化街

2018-01-26 来源:大美科学

  琉璃厂位于西城区。琉璃厂西起南北柳巷、东至延寿寺街,全长800米。辽金名为海王村,元、明时这里开设官窑烧制修建皇宫用的琉璃瓦件,故称为“琉璃厂”。

  琉璃厂东街、西街地图

  清康熙至乾隆年间,逐渐形成了集古玩精粹的著名文化街。清乾隆年间停止烧窑,“琉璃厂”的名字保留至今。是一处著名的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书画艺术的历史文化旅游景区。

  这条街,那么的古老,经历了五六个世纪的变迁,给我们留下了无数斑驳离奇的故事,形成了独特的传统文化氛围。

  帝都以东,为何独它琉璃厂凌驾于“九市”之上,集传统文化之精粹?

  琉璃厂传统文化圈到底又是如何形成的?

  书肆文化为根基的“琉璃厂文化”

  琉璃厂文化街原名“海王村”,最早是辽代城郊的一个穷僻小村。元代定都北京后,开始在这里设窑烧制皇宫用的琉璃瓦,因此而得名。

  自清朝中叶起,琉璃厂逐渐地热闹起来,每逢科举会试,文人雅士常常聚集在这里。于是,商人小贩开始在这里开铺设摊,当时以书铺为最,古玩、字画、文房四宝等次之。

  《清代待试图》中描绘清朝考生等待进入试场的情况

  旧时还没有今日图书馆之说,所以文人所需的图书资料,只得来琉璃厂寻找。外地来京应试的文人举子也常来这里购买自己所需要的书籍,于是琉璃厂俨然已成为京都的文化中心。再加上明清科举制度的兴起,极大的刺激了琉璃厂书肆的发展。到乾隆年间四库馆的开设也是的书肆的规模逐渐扩大趋于成熟,逐渐形成了今天琉璃厂的格局。

  南新华街路东厂甸(海王村)的旧书摊,琉璃厂“中国书店”前身,1940

  中国书店,琉璃厂东街,2017

  到了今天,琉璃厂很多店铺依旧沿袭着书肆经营传统,仍保有着北京旧书行业的经营特色。很多学者将琉璃厂称为“开架的图书馆”和“免费的博物馆”。

  琉璃厂的书摊,1933年~1946

Morrison,Hedda

  改革开放后,琉璃厂文化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世纪70年代末国家对这条街进行了翻修。这次翻建属第一期工程,地处南新华街中段东西各五百米(即东、西琉璃厂),改建面积为三万四千平方米,安置了五十四个老字号商店。

  南新华街天桥上东眺琉璃厂文化街

  其中有中外驰名的“荣宝斋”;我国最大的古旧书店“中国书店”;有国家特许,全国独家经营超年代古旧文物的“悦雅堂”;经营历代和现代知名书画家作品及缂丝刺绣、团扇折扇的“宝古斋”、“墨缘阁”、“虹光阁”;经营金石锦瓷、景泰蓝制品及竹木牙雕等器物的“韵古斋”、“萃珍斋”;藏有历代碑刻拓本、拓片、不同时期的纸墨笔砚和名人篆刻的各种印章的“庆云堂”、“观复斋”等等,都在这里占有着重要的营业位置。

  来熏阁书店,1962

  来熏阁是家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古书

  来熏阁经常送书上门为学者专家的学术研究服务,这是他们把书送到何其芳(左)的家中.

  从传统文化落地实践方面讲,琉璃厂可以说是现在全中国最大,最有特色的传统文化用品销售集散地(文房四宝,珍本古籍,古董文玩),也是现在北京甚至全国最为重要的传统文化展示窗口。

  画家们经常来琉璃厂寄售字画,欣赏名作。这是在荣宝斋休息室里的一些国画家,左起:陈半丁、周怀民、王友石、胡佩衡、吴镜汀、关松房

  在琉璃厂,你与书的关系就不是简单的读与被读,若是不能将它视作玩物品鉴,那么你还是回去看你的参考资料吧。在琉璃厂里面“看人”要多过“看书”。

  民间风俗时代风貌的展示地

来到琉璃厂,光是品书、文玩是不够的。

  自清朝起,一年一度的厂甸集市也在这里举行。从此,琉璃厂也是研究北京民俗,风俗,时代风貌的极佳材料。

  厂甸其位置就是现在东、西琉璃厂之间十字路口东北角的中国书店所在地,即1917年正式开放的海王村公园旧址。

  海王村公园是厂甸庙会最热闹的场所。厂甸集市有着它独特的手工艺产品,如早期的琉璃制品,风筝空竹,玩具,乐器,通过这些手工艺品不难看出这条街能反应出的文化风貌。

  1961年春节,北京逛厂甸庙会的孩子们最感兴趣的是大串糖葫芦

  琉璃厂的工艺品店铺

  厂甸的小吃也有着它独特的魅力。大糖葫芦、豌豆粥、艾窝窝等这些在老北京脑海里记忆犹新。外国友人也把大糖葫芦视为北京的象征之一。

  琉璃厂,1957

马克.吕布(Marc Riboud)

  最为奇怪的是,琉璃厂的小吃似乎都有着丢不掉的文化气息。比方说享有盛名信远斋酸梅汤。

  早年间,信远斋的酸梅汤制成后,主人将它们全都倒在一个白底蓝花的大瓷缸子里面。在一只老式绿漆的大冰桶子里镇住。当人们在琉璃厂品鉴古玩字画之余,信步来到此处,伙计们会用白铜勺给您甄上一勺,放在一个白瓷青花的大碗里。这一口下去才真的称得上是“沁人心脾”。

  如今北京信远斋食品厂的前身是信远斋蜜果店,始建于清乾隆五年(1740年),原址在东琉璃厂,创办人姓萧,该匾额是溥仪的师傅朱益藩所写。一式两块分别是“信远斋”和“蜜果店”,悬挂在门楣之上

  这也难怪,在1932年鲁迅先生回京省亲时,敌人阴谋逮捕他,就这样的危机关头,鲁迅先生还专门跑了一趟琉璃厂买了蜜饯,琉璃厂的魅力可见一斑。

  如果鲁迅先生有朋友圈,很可能是这个样子 ↑

最早让世界看清中国文化的文化输出窗口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区:英国有伦敦的弗业街;法国有巴黎的塞纳河畔;日本则有“书海”之街神田町;在中国,那就是北京的琉璃厂了。

  琉璃厂是全中国唯一一条可以与巴黎塞纳河畔,伦敦有弗耶街,日本神田盯共同称之为“文化街”的街道。

  民国时期琉璃厂古玩摊

  北京画摊,1930左右

琉璃厂与文求堂

  郭沫若先生曾经说过:“大约在日本人中,但凡研究中国学问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田中文求堂”。这文求堂与琉璃厂到底有什么关系?

  “文求堂”是本世纪初坐落在日本东京的一家汉籍专营书店,主人田中庆太郎先生(1880-1951年)是一位汉学者、版本学家,对日中文化交流作出重大贡献的日本文化人。

  田中庆太郎与田中壮吉

  “文求堂”书店在本世纪初,把中国的出版物输入日本,向“文求堂”供书的中国书店有“来薰阁”、“翰文济”等。

  地震后重建的文求堂书店

  田中回忆自己在北京逗留间的琉璃厂时说道:这些书店(也就是那些书肆)的掌柜都是些相当了不起的人才。琉璃厂与东京的学者先生似乎无甚关系,但是像狩野先生和内藤先生这样知名度高、受人尊敬的学者,他们都是琉璃厂书店的好朋友。如果书店里没有好朋友,就不能收集不到好书。

  书店,1933年~1946

Morrison,Hedda

  田中的能力,莫过于他看清了琉璃厂。他自己本人也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将这种情致带到京都,东京。从此文求堂就成为了琉璃厂走向世界的跳板。

  1955年郭沫若访日时,与田中遗孀

在旅日十年间,郭沫若的考古学著作全部由文求堂书店出版,总计九部

  田中还亲自为郭沫若先生出版过10余部甲骨文和金文的研究著作。而这些著作的史料源泉都来自琉璃厂。

  从那以后,琉璃厂也逐渐适应了世界出版新形势,通过中国的著作家,版本目录家与世界上经营汉籍的书商、出版家进行交往,建立起来了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桥梁。

  琉璃厂文化街

“墨香二百载,溢味遍九州”

  琉璃厂留下了一种文化风貌,一条将民俗文化写在一砖一瓦中的街道。

  琉璃厂带给老百姓的是一种文化氛围,一种传统文化底蕴的现实表现。

  琉璃厂带给世界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一个向世界展现中华文化的窗口。

  当你步行在琉璃厂,你又有什么样的感触呢?

本文由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防火研究所副所长吕振纲进行科学性把关

 

责任编辑:刘帮勇

大美科学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