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在“帝王谷”的猜想,揭秘古老而神秘的图坦卡蒙王陵墓

2017-12-07 来源:大美科学

  在埃及,除了蜚声世界的金字塔外,还有一处令人向往的地方,那就是“帝王谷”。

  尼罗河以西的底比斯丘陵地区的山谷(红色箭头位置)

图片来源:Wikipedia

  帝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坐落于离古代埃及都城底比斯遗址不远处的一片荒无人烟的石灰岩峡谷中。在那断崖底下,就是古代埃及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70年~前1090年)安葬法老的地点。这里曾经是一处雄伟的墓葬群,一共有60多座帝王陵墓,埋葬着埃及第18王朝到第20王朝间的64位法老。

  The Valley of the Kings, Thebes, 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Egypt, North Africa, Africa

  埃及帝王谷

  古埃及的金字塔原是法老们企求死后的“永生”之所,但金字塔内豪奢的陪葬品很快沦为盗墓贼的天堂,不但宝物被劫掠,许多法老的木乃伊也遭到损毁。古埃及人相信灵魂不灭,只要尸身保存完好,死后便可获得“永生”。

  帝王之谷的全景,从KV11的山上俯瞰

  而欲将生前荣耀带入来世的埃及法老们,害怕死后得不到安宁,所以停止金字塔的建造,转而选择在尼罗河西岸的一个荒凉山谷里凿岩成墓。自图特摩斯一世起,新王国时期60多位法老的墓室都藏在这个小山谷里,于是,它被称为“帝王谷”。

  The Valley of the Kings, Luxor, Egypt, 20th century.

埃及帝王谷,20世纪

  这些墓室分布在山谷两旁,依地势开凿,并用乱石堵住洞口,外面不留痕迹,并立许多假墓以迷惑盗墓者。但就算如此煞费苦心,法老们仍无法如愿安息。在接下来的三千多年里,隐秘的帝王谷频遭历代盗墓者的洗劫。直到19世纪,一些欧洲探险家们前仆后继地来到埃及发现,几乎所有的陵墓都被盗过,帝王谷变得千疮百孔。

  标注有帝王陵墓的帝王谷地图

  从1902年到1914年,考古学家们在帝王谷先后发掘了近30座帝王陵墓,但是让人遗憾的是,这些王陵早在学术性的调查进行之前就全被盗墓贼洗劫一空。这个时候,学界很多人都相信,帝王谷没有王陵再可挖掘,所有的王陵都被盗过。但偏偏有个人不信,这个人就是英国人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

  霍华德·卡特

  (Howard Carter)

  罗德·卡纳冯勋爵

(Lord Carnavon)

  1922年,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在努力了10年后,终于发现图坦卡蒙的陵墓。而卡纳冯勋爵作为霍华德·卡特的赞助者,赞助他多年,期间还经历一战,他们始终用旁人无法理解的执着坚持着。

  考古队成员在拉美西斯九世墓前的合影

左数第四为霍华德·卡特(1923年)

  卡特坚信一定仍有尚未被发现的陵墓,他花了很多年在帝王谷进行挖掘工作。1922年11月4日的早上,考古队在拉美西斯六世陵墓附近发现一条向下的石阶。

  The steps to the tomb of Tutankhamun, Egypt, 1923.

图坦卡蒙陵墓入口

  11月5日傍晚,在往下挖掘直到第16阶台阶时,卡特发现尽头是一扇被密封的门。门上的封印证实了这座王陵没有被盗过。

  KV62 in the Valley of the Kings

  俯瞰帝王谷中的图坦卡蒙王陵墓(KV62)

  Outside the tomb of Tutankhamun, Valley of the Kings, Egypt, 1922. Artist: Harry Burton

  图坦卡蒙王陵墓外,1922年

  Closing the Tomb of Tutankhamun, Valley of the Kings, Egypt, February 1923

  11月26日傍晚,他们打开了那道神秘的石门,石门后面是图坦卡蒙的陵墓。这是3300年来惟一一个完好无缺的法老陵墓,也是埃及最豪华的陵寝,更是埃及考古史乃至世界考古史上最伟大的发现。

  1923年2月16日 仅有的两张霍华德卡特(左侧)和卡那封勋爵在墓中的合影之一;他们站在部分拆除的前厅和墓室之间的门口。卡那封勋爵拍摄完这张照片后不到2个月内死去。

  图坦卡蒙(英语Tutankhamun,埃及语“阿蒙的形象”之意)(前1341-前1323年)是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第十八王朝的第十二位法老,在位时间约为公元前1332年到公元前1323年左右。

  根据木乃伊复原的图坦卡蒙

  图坦卡蒙9岁登基,当他登基时,大金字塔已经有1250年的历史了,他死时只有19岁。(这一时期,中国正处于商王朝)

  Scene of mourning at the funerary temple of Tutankhamun, Egypt, 1325 BC (1933-1934).

  在寺庙哀悼图坦卡蒙葬礼的场景

  The mummy of Tutankhamun crossing the Nile for the last time, Egypt, 1325 BC (1933-1934).

  图坦卡蒙的木乃伊最后一次穿过尼罗河

  图坦卡蒙是古埃及十八王朝最后的王室血脉,这个王朝是古埃及延续时间最长,版图最大,国力最鼎盛的朝代,也是这个王朝的法老们开创了在山谷里建造地下墓穴的传统,“帝王谷”由此而来。但所有的陵墓都已被洗劫一空,只有图坦卡蒙的历经3000多年完整保留了下来。

  图坦卡蒙的金棺

  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

  图坦卡蒙并不是古埃及历史上功绩最为卓著的法老,但是因为他的陵墓保存完好,出土了大批陪葬品所以成为现代最著名的的法老。

  图坦卡蒙在位短短八年就拥有如此盛大、丰富、昂贵的墓葬,而古埃及历史上,比他执政时间长的法老多的很,如果他们的陵墓不被盗窃而保存至今,不知会有多少惊人的发现。

  因为被拉美西斯六世法老陵墓的瓦砾所覆盖(他的陵墓位于拉美西斯六世的陵墓下方,恩……压了三千年……),图坦卡蒙王陵得以毫发无损地保存了下来,成为迄今为止封存最好、出土文物最多的古埃及法老陵墓。

  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Position of the tomb of Tutankhamun in the Valley of Kings, Egypt, 1933-1934

  图坦卡蒙王陵墓在帝王谷的位置

  拉美西斯六世(Ramesses VI)是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第二十王朝的第五任法老,在位期间为公元前1145-1137年。他的陵墓霸占了拉美西斯五世的陵墓(说的好听一些,是“拉美斯西六世共用了拉美西斯五世的墓室”死后也要抢地盘,也是醉人啊)。

  图坦卡蒙王陵墓空间示意图(模型示意图)

  图坦卡蒙王陵墓原状复原

  卡特与一名工人正检查棺材内部,彩照显示出镀金木棺的不同颜色。

  图坦卡蒙棺椁巨大而精美。棺椁共分七层,其外是三层巨大的木制圣柜(外椁),层层相套,几乎充满整个墓室。最外层的圣柜的空间足以容纳一辆SUV汽车。

  七层棺椁示意图

  图中照片拍摄于1925年11月份,显示当棺盖打开后,图坦卡蒙戴着面具的遗体完好地躺在棺木中。

  陵墓出土了5000多件珍贵的文物,其中不少是稀世珍宝。数以千计的随葬品布满了除棺椁室外的其他各室,有家具、雕像、武器、包金战车、王杖等,精美绝伦。尤其是那张木制银贴面的狮腿宝座,被霍华德·卡特称赞为“迄今为止埃及出土的最美丽的文物”。

  Golden throne of Tutankhamun

  狮腿宝座,这是图坦卡蒙法老的御座,相当于我国古代的龙椅。椅背上的图绘是图坦卡蒙和他的妻子安克珊帕在一起的场面。

  安克珊帕顿是王后纳芙蒂蒂的女儿,也是图坦卡蒙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这种在中国人看来不合人伦之理的事情,在古埃及却是寻常。

  黄金颜面人形棺,是由整块22K黄金打制而成。呈人形,长1.85米,厚3.5毫米,大约重110.9千克。守护女神的羽翼环抱着金棺。右图为羽翼细部近照

  牛神梅赫特-韦赖特 (Mehet-Weret) 的镀金像守护着图坦卡蒙墓室宝藏

  图中是图坦卡蒙墓室前堂中的照片,可以看到狮子床下有几个箱子和盒子,还有乌木和象牙椅子,可能是图坦卡蒙儿时使用过的。

  埃及狗头神阿努比斯(Anubis)的塑像也在墓室宝藏中出现

  1922年12月份拍摄的图坦卡蒙墓室前堂照片。前堂中雕刻华丽的大理石花瓶用于存放香水。

  图:坦卡蒙墓中发现的古埃及时期方解石材质的精雕细琢的香水瓶

  大量战车堆放在墙边

  墓室中发现的模型船。整个墓室中共发现35艘这种船的模型,它们象征着运送法老王穿过冥河回归。

  有感而言

  说到底,这些遗迹和物品的意义,不仅在于所发现物品的物质价值或是新发现所带来的兴奋与新奇。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我们与几千年的人们发生了不同时空的关联。

  跟现在的我们一样,几千年的他们也有同样的欲望和需求,他们的欢乐、愁苦与恐惧,也跟我们有着同样的缘由。考古的意义,就是了解过去人们的生活,搭建起我们和他们的桥梁。与过去接触,使我们更有人性。

  或许这就是历史的意义吧,让我们了解过去,珍惜现在。

  往期精彩

荷花,分明就是玉雕界德艺双馨,颜值与内涵共存的人民表演艺术家!

  “钻”不透的深邃地壳,“石”化后的炫彩魅力——一篇关于钻石的正经科普

本文由四川传媒学院教授郑高鹏进行科学性把关

 

责任编辑:李阳阳

大美科学
是中国科协为深入推进科普信息化建设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内容建设为重点,充分依托现有的传播渠道和平台,使科普信息化建设与传统科普深度融合,以公众关注度作为项目精准评估的标准,提升国家科普公共服务水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