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前沿 天文 自然 生命 人文 健康 心理 人物 解惑 军事 探索
886803908198168589.jpg

玩“过家家”也能学经济学?看芬兰怎么做

来源:新华网 2017-03-15     

  芬兰六年级小学生有一项特殊的学习任务:用一天时间体验如何运营自己的“城市”。

  这看起来像一个角色扮演游戏,但芬兰教育界很重视这个“游戏”。每年有4.5万名小学生参加这个活动,费用由政府和参与活动的机构企业包办;而对学生们来说,这大概是最令人期待的“课程”了。

  【严肃认真“过家家”】

  这是一个占地约558平方米的“迷你城市”:市政厅、银行、律师事务所、超市、消防局……一应俱全,各占一个隔间。约80名六年级小学生紧张地站立等待着,有的指指点点,有的低声交头接耳,对这个不同寻常的学习环境进行自我调整。

  对孩子们来说,一个小时后即将开始的活动好像一场大型而严肃的“过家家”:每名学生被分配一个职业身份,可能是记者、售货员或看门人;在对应职业的“隔间”里,每人要认真演绎自己的职业角色,直到最后一班于下午1时25分结束。

  孩子们对这天的“游戏”期待已久,提前几个星期就开始在教室里准备:学习企业运营知识、熟悉普通工薪阶层上班生活、了解如何行使公民权利监督甚至管理政府、熟悉一座城市经济体系如何运转……

  活动正式开始前一个小时里,这些十二三岁的孩子还在用平板电脑熟悉工作流程,就怕一会儿出错。如果有问题,他们可以咨询身边受过相关职业培训的大人。

  作为他们的老师,此时显得轻松多了。活动组织方鼓励他们坐在后排,以放松的心情观看孩子们活动。有些教师甚至选择溜出去,到“迷你城市”的小咖啡厅点上咖啡,轻松片刻。

  10时45分,“迷你城市”启动运行。有些孩子以轻松休闲的方式开始第一项任务:拿上“银行卡”上街“买买买”:可能是蔬果、一杯咖啡或上律师事务所寻求法律咨询。大部分学生则进入“工作”状态:公司老板要通过数字银行系统给员工“发工资”;与城市能源企业和垃圾处理公司签订合同;向“顾客”提供商品服务等。

  2015年在赫尔辛基一所小学教六年级的莫娜·帕拉宁说,她向学生们宣布将参加这个活动前,多数孩子早就听说过这个活动,确定参加后更是十分雀跃。帕拉宁破天荒头一次不用敦促学生们做作业。

  帕拉宁印象中,最兴奋的时刻是活动开始前“招聘面试”环节:她对前来“应聘”的学生提问,确保对方清楚第二天在“迷你城市”中扮演的角色、为这份“工作”做好准备。老师“面试”时一脸严肃,学生们事后纷纷表示有点被“吓到”。

  家长们也很重视这次活动。“面试”当晚,一名女生家长特地发邮件向帕拉宁提出请求:孩子因病无法到校,但特别想应聘“市长”职位,不知老师能否通过电话“面试”?

  【创新小学生社会实践】

  “我和我的城市”体验活动2010年开始试运行时,只有800名六年级学生参加,如今规模已扩展到每年4.5万名学生。整个学年,全国七成以上六年级学生必须参加。活动固定场所共8个,分布于芬兰不同城市。

  这项活动由芬兰已有70年历史的非营利组织“经济信息办公室”主办,经费由芬兰教育与文化部、相关市政府、私人基金会和植入“迷你城市”背景的几家芬兰企业负担。

  托米·阿拉科斯基是活动创始人,如今担任项目执行总监。他多年前就向“经济信息办公室”建议组织这种活动,但当时理事会成员认为这是个“疯狂的主意”,认为不可能在芬兰铺开。

  但阿拉科斯基没有轻易放弃。基于早年当小学教师的经历,他深知五六年级学生并不满足于坐在教室里看书写字,孩子们很渴望亲身体验学校院墙之外的真实世界,平常组织一趟森林远足或集体参观赫尔辛基美术中心,都会让孩子们兴奋不已。

  阿拉科斯基的想法是:芬兰小学生社会实践不应仅限于走进大自然和城市观光,还应体验企业管理和普通上班族生活。最终他说服理事会推出“我和我的城市”项目,还取得政府支持。

  【一个游戏成了国策】

  “我和我的城市”活动创新性在国际上受到认可,但模式实际上脱胎于美国青少年商业教育组织“青少年成就”开发的“商业城”项目。“商业城”让孩子在实践中体验各行各业、在模拟游戏中体验经济学,于2007年启动,如今累计数万名五六年级孩子报名参加。

  《芬兰课程2.0》一书作者帕西·萨尔贝里说,芬兰向来有从美国借鉴先进创意、然后进一步开发并在全国推广实践的习惯。

  至于“商业城”模式为何没有在发源地美国发展成全国性教育活动,萨尔贝里认为,这源于两个国家教育政策区别。“美国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大多是由各家学校理事会说了算”,众口难调。而在芬兰,整个教育系统会有一个经过协商、全国统一的指导政策,为整个体系统一设下“优先任务、价值观和主要方向”。所以,像“我和我的城市”这样的项目才得以发展为一项全国性教育活动。

  欧洲经济学教育协会2016年8月召开的大会中出示过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我和我的城市”项目教育效果颇为惊人。

  在这次调查中,900名芬兰六年级小学生在参加项目前后各接受一次测试,回答关于经济学知识和储蓄习惯的多项选择题,如“图书馆属于公共服务设施,它的运营成本从哪支出?”

  调研报告作者、芬兰瓦萨大学经济学教授帕努·卡尔米根据测试结果得出结论:参加“我和我的城市”项目能让学生们掌握更多经济学知识。75%以上的学生表示,参加项目使他们对经济问题和储蓄产生更浓厚兴趣。

  体验过“我和我和城市”的老师们也纷纷认可这项活动的意义。他们说,这个活动教学效果相当不错,孩子们能够更切实地体验他们生活的世界如何运转,而这或许才是学校教育更好的“目标”。(记者沈敏,编辑钱泳文,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